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奈何桥畔摆个摊 > 第96章

  就在布衣与孟倾倾想入非非的时候,问剑来了,说龙景天邀请她俩一起游西湖。
  五月的天气,空气之中还带着一丝清凉的气息,一湖面之上一眼望去便是绿悠悠的一片,其中甚至还夹杂着红色与若隐若现的红色。
  待孟倾倾一行人来到了湖边以后才发觉并非只单单她、布衣和龙景天而已,看到一些人才知道这次游湖的阵容有多大。
  因为便他们迎面而来的有卡布奇诺有娜尔瑶公主更有一个卡布奇诺身旁的一个随从,其实这些也不算有多少人。
  只是为何另一层迎面走来的是那本该是那该上早朝却没上早朝的龙项?而龙项的身旁并没有站立着王媚儿,可他身后站着的有叶良辰、花舞殇、千面还有欧阳木修更还有李尚书李明,这阵容看起来也算是足够强大的。
  只是孟倾倾看那李尚书李明在不停的看那娜尔瑶公主,便能够猜的出来,李尚书这次是故意要来去看那娜尔瑶公主的,毕竟那公主与她那难产而死的女儿实在是长的想的很。
  他也是爱女之心,思之以痛啊!
  还记得在李湘茹生下小阿玖的而死的时候,这位李尚书大人可是毫无在意他人的目光,直接是当着众多人的面哭的死去活来,更当众打了龙景天一耳巴掌,让在场的仆人丫鬟妾室们吓得直接跪在地上让龙景天原谅。
  “此刻的天气很是适合游湖,为何不直接去游船之上?”一旁来的龙项先笑呵呵的开了口。
  一行人才想要行礼便被龙项阻止了,只听龙项心情颇好的道:“尔等不必多礼,今日我们一同游湖是放松不论其它。”
  “谢圣上!”
  于是乎,一行人便上了游船之上。
  这游船从表面之上看起来并不是很大,可是踏入以后才知道里面的宽阔,只见船内有十几个席位,每个席位之上放满了糕点还有一壶茶水。
  行人入了坐,只见那游船的船蓬从中间断开缓缓朝着两端绽开,不一会的功夫那船蓬便不见了踪迹。没有了船蓬,四周的景色便入了眼中,比刚刚有船蓬的遮掩现在更是如虎添翼一般让几人兴奋起来,只听卡布奇诺好奇的问着龙项道:“我从未见过能够把船蓬遮掩起来的船只不知陛下是如何造就此船的?”
  “此船是一个故人想的点子,也是由那个故人进行监督与制造的,说起来也是惭愧的。”龙项看了一眼把茶水当做酒一杯杯喝下肚的龙景天笑道,还好他想的周到早把酒水换作了茶水,如若不然他可是能够想到会发生什么事情的。
  真是“情”字伤人啊!
  目光有撇向了同样坐在席位之上一动不动的看着某人的叶良辰,他的头就痛啊!为啥子,他身旁总有几个痴情人!再看看人家孟倾倾,简直被目光直勾勾的打量着仍然坐怀不乱的吃着面前的糕点,简直是没有注意到叶良辰以及那时不时就会看向她的卡布奇诺王子的目光啊!笨蛋!
  其实,龙项可是有些冤枉孟倾倾了,孟倾倾之所以没有注意到是因为她真的饿极了,她昨晚简直没有吃什么东西,而且最近她的胃口更大了不少,没一会便就饿了。昨晚的她实在是压抑着心中想要把布衣摇醒的冲动,于是便也忘了饿的,清晨也没有吃早饭便直接来这游船了。
  其实此刻最该庆幸的是孟倾倾还没有无视众人把面前桌上的食物‘风卷残云’一般。
  “奥,那不知那位故人可在?”卡布奇诺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水便抿了一口之后便仰头一干二净。
  龙项摇了摇头,脸上也是有些遗憾的,“那故人早已去世!”他之所以会遗憾是因为那来自未来的李湘茹简直是厉害的很,若是有她的一些点子,还担心天下有战乱吗?
  “那真是可惜了。”
  对于他们的对话,龙景天是默不作声的,他一杯杯的喝着茶水只是为了感知一些东西。
  一杯下腹,果然有热情似火的目光盯在他,他强烈的压抑住自己心中的雀跃,为了不让他们看出有些不对劲他甚至只是听着他们对话而默不作答。
  “听说娜尔瑶公主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昨日在殿前未欣赏一二,不知娜尔瑶公主是否能够让我等饱饱眼福。”为了这一句话,龙项可所谓让王媚儿商量了一番,只是商量的内容与这句话并没有什么相关。
  是这样的,昨晚喜宴结束的时候龙项便邀请几人今日一同游湖,几人答允。而李尚书李明在喜宴结束后便亲自找到了龙项乞求龙项今日游湖能否待他而来。
  这虽是李尚书因思念女儿想多看看娜尔瑶公主可也不能因他的要求,而得罪了和亲公主是不,毕竟不是每个公主都愿意被一个男人莫名其妙的盯着看的。
  于是龙项拒绝了,可李尚书不愿放弃啊,所以他们便有君臣交易。
  交易的内容是这样:臣李明如今年事已高,实在无法胜任尚书之职,只愿告老还乡,苟且而活度过余生。
  李尚书都这样表明强烈要见娜尔瑶之心了,龙项也不好寒了一代忠良之心,毕竟他还记得他中毒时,李尚书曾帮助过他之事。所以他当场答应了李尚书可以一同前去,不过告老还乡一事他是不答应的。
  于是,晚间他便于王媚儿商量要如何才能让李尚书李明接受他的嫡女李湘茹已死之事,二人商量来商量去终于还是一致认为让那娜尔瑶公主表演,让李尚书李明能够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经死了,那个娜尔瑶公主不是她的女儿。
  娜尔瑶跳了一只舞,龙项总以为李明能够想明白了,而当他看向李明的时候,却没有想到李明的脸上泪水纵横,看着那娜尔瑶公主简直一眨不眨。
  只听李明小声嘀咕了一句,“果然啊!果然和茹儿的生母一般跳出了广袖琉仙舞。”
  龙项扶额!
  娜尔瑶一舞终落回到席位的时候,孟倾倾明显感觉到的那娜尔瑶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她眼神那目光,简直是想把她直接戳死一般。
  她不由的颤了颤,这艘游船只有她两个是女子,原本她还想先把肚子填饱然后与那娜尔瑶公主打声招呼做个朋友什么的,可那万万没有想到那娜尔瑶那目光里的凶狠是对她。
  她记得自己似乎没有的最过她,好吧!她承认她想和她做个朋友更多原因还是因为那公主的样貌和那个李湘茹长的真的很像。
  “孟姑娘?孟姑娘?”一个熟悉的声音唤着她,当她回过神来便瞧见众人齐刷刷的看着她,她一脸的迷茫看向众人,引得龙项笑道:“卡布奇诺王子刚刚问你可都愿意当众献献丑!”
  孟倾倾“奥”了一声,便起身站在了游船的正中央刚刚那个娜尔瑶公主所站跳舞的地方,只听孟倾倾像是怀念一般道:“曾经有一个教了一首名为《手掌心》的歌曲,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如今唱的好不好,毕竟我很久都没有唱了,希望大家不要因为我唱的不好就贬低这首歌曲哈!咳咳,我要开始唱了!”说完,孟倾倾便闭上了双眼开始寻找感觉,游船的一侧是有乐师的,她也不知道那乐师能不能把这首曲子的曲调奏出。
  “一干而尽
  爱恨嗔痴的幻影
  我敬你
  一杯一干二净的黎明
  我在南极
  憧憬你的北极星
  我等你
  不信心心不相印
  你是天意
  你是达达的马蹄
  滚滚的我的红尘
  苦苦追寻冰天雪地
  一寸光阴一寸心
  一朵昙花一朵云
  一朵雪花一朵梦境
  一一捧在手掌心
  一颗尘埃一菩提
  一颗流星一个你
  一心一意捧在手掌心
  七世夫妻
  只是神话的魔镜
  第七夕
  只能再等一世纪
  你是天地
  你是风雨你是晴
  你是温柔的叛逆
  逆转我的一年四季
  一寸光阴一寸心
  一朵昙花一朵云
  一朵雪花一朵梦境
  一一捧在手掌心
  一颗尘埃一菩提
  一颗流星一个你
  一心一意捧在手掌心
  偏偏我越抱越紧
  偏偏我越爱越贪心
  偏偏要爱到万箭穿了心
  才死心
  左手掌握著空心
  左手掌握著痴心
  十指紧扣一本心经
  刻骨铭心著苦心
  可不可以不甘心
  可不可以不认命
  如果可以
  那我换给你”一曲终落,孟倾倾睁开了双眼,她的眸子也不由得红了起来,这首歌曲每每唱来总会带给她不一样的感觉。
  孟倾倾看着在场的十几人,只见十几人面无表情看不出是否欢喜,她战战兢兢的看了四下一遍,仍是没有人搭理她,所以一不小心她便受了刺激,回到了席位之上开始继续吃着被丫鬟端上来的一些水果。
  她吃的正是欢喜便听龙项的鼓掌声与夸赞,“倾倾唱的真是不错!”他夸赞完也有鼓掌声响起,孟倾倾像是得到了赞许一般抬头看向他们,笑的一脸甜蜜。
  终于,能够得到夸赞了。
  得到赞许的孟倾倾心情是极好的,所以吃东西的同时也是一脸很是开心的样子,也许她不知,因为她的一首歌曲,有个人盯了她很久。
  孟倾倾被某人盯着看,被盯的人没有在意,倒是让一人暗自心惊,因为他刚刚从某人的眼中看到了占有欲有欲望,他可不想孟倾倾若是被某人抢了去阎王对他的脸色啊!
  想必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出口,阎王便直接给了他死刑啊!
  “听闻卡布奇诺王子有了王子妃,不知为何却未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