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奈何桥畔摆个摊 > 第95章
清晨鸟鸣声听起来很是清脆,一宿都没有歇息的孟倾倾此时此刻正盯着躺在床塌之上睡的正熟的布衣一眨不眨。
  
  像是感知了什么似的,布衣终于是睡不下去从床上睁开眼睛,看见了一旁的孟倾倾“嘿嘿”一笑,“主人,你怎么在这里?”
  
  此刻的孟倾倾笑的很是温柔,那种温柔是白无常都没有见过的,更何况是布衣的!
  
  布衣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全身上下比平常更寒了些,他知道这是什么原因,这分明是危险的信号。
  
  “主人怎么了?”
  
  “布衣,阎王为什么会不见了?”一瞬之间,周围似乎安静的有些可怕。
  
  布衣目光有些闪躲,见孟倾倾仍是紧紧的盯着他便不自在的下了床开始洗漱起来,用官盐就开始刷牙,“真咸,还不如我们蛇类用唾沫刷牙!”
  
  孟倾倾:唾沫?那算是刷牙?
  
  待布衣一切收拾好,他也算是被孟倾倾那热切的目光‘烧了’一层子蛇皮了,他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孟倾倾会突然问他关于阎王的时候来,他记得他没有对别人说过的,也没有对孟倾倾说过。
  
  布衣说,“卿华大哥为救良成大哥被玉帝惩罚又受了天罚,”他说到这里抬眼便看了处于呆愣的孟倾倾便又垂下了眸子继续道:“我之所以会知道这件事,完全是因为地府去应劫的老阎王回来了,这几日神仙魔妖鬼五界都为老阎王送去了贺礼。”
  
  “老阎王?”
  
  布衣点了点头,“卿华大哥只是代替阎王一职而已,老阎王回来了他当然要回去天界了!”
  
  “天罚是什么?”孟倾倾像是才知道重点一般迷糊的问着布衣,她明明是能够想到那天界的厉害的,可她却突然不想知道那天劫到底如何厉害了。
  
  “丫头,你那么好奇的想知道天界是因为你没有去过天界,若是你去了天界定会时时刻刻都想要下界的!”记忆中有一个自称是她师傅的人对她说过那么一句话,可她却偏偏忘记了那个人。
  
  “为什么师傅?师傅去过天界吗?”一段模糊的记忆,像是被故意遗忘了一般,此时却不知为何又再次想起。那时的她,似乎还小声音之中还能够听出一些孩童般的稚气来,可偏偏此刻的她的双眼像是被烟雾缭绕一般看不清那个一大一小是如何模样。
  
  “很久很久以前师傅是去过的。”师傅说。
  
  那个稚气未脱的孩子声音之中带着向往带着兴奋带着崇拜,“师傅你是不是是仙人啊?你能不能告诉徒儿仙界美吗?”
  
  “小丫头,仙界不适合你,所以听师傅一句话永远都不要去仙界!”
  
  小丫头兴致缺缺的问着,“为什么啊,师傅?是不是天界如同地府一般?”
  
  只听那个被称为师傅的人很是耐心的为那小丫头解释着,“仙界与地府是有所不同的,地府黑暗无边唯有那‘日月珠’才能够分的清白天黑夜,而仙界则是仙雾缭绕白天长黑夜短。师傅之所以不愿让你去那仙界是因为仙界之人冷血无情与地府之人有过之而无不及,曾经师傅亲眼目睹过一场天罚,如今想来仙界还不如我们所在的地方。”
  
  “师傅师傅,什么是天罚啊?”
  
  “天罚分为天雷劫、天火劫、剔仙骨、抽仙筋等等,师傅曾经所目睹的一场天罚便是剔仙骨……”说到这里似乎是明显停顿了一下,接着便是无波无澜却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苍凉之感道:“他是师傅的一个故人,师傅曾欠他一个恩情!而他受此天罚时,师傅却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他受尽折磨!”
  
  “师傅他是谁啊?”
  
  “小丫头乖,答应师傅永远都不要去仙界,哪里太过冷情。”
  
  记忆的碎片,似乎是想要破土而生一般,一些记忆有时恨不得赶快想起,可偏偏总是会引得头痛不能自持;可偏偏总会有那么一些记忆顽皮的像个孩子,总会不由自主的玩起了捉迷藏,不想被找到的同时却渴望被找到或者是出现在你的面前。
  
  “师傅……”孟倾倾嘀咕着,眼泪也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她听的出来的那个稚气未脱的女孩的声音便是她所发出来的,而那个被她称为“师傅”的人,她只认得声音,却独独把他的样子的忘了。
  
  这让她不由得苦恼起来,开始慢慢的反思着,是不是她曾经所经历过什么,所以才会把记忆丢失了。
  
  她煮制的花茶明明能够把白无常的记忆唤醒,为什么却不能够把她的记忆唤醒。是不是真的如白无常曾经所说的一句让她至今想起汗毛还直立的话,“有些人的记忆若是用尽一切办法都想不起,只能说那人的记忆被封印了。”
  
  她那时听的津津有味,喝了一口彼岸花茶便问,“记忆还能够被封印吗?那如果真的被封印了,要怎么办才能解除封印呢?”
  
  “一般被封印记忆是有办法解除的,若是强制性封印记忆……”白无常看了她一眼手中的花茶皱了皱眉,“只能够让那被封印住住的记忆慢慢想起,万万不能强制解除的,不然就算不伤及性命也会削及修行。”
  
  “主人主人~”
  
  当孟倾倾回过神来便是一脸担心的布衣摇着她的手臂,她也能够感觉得到自己的脸上有丝丝冰凉,用手背去感知却是水渍,原来是她流泪了。
  
  把泪水擦拭去,却引得布衣有些自责的开口道:“主人,卿华大哥私自修改天命,只是受了天罚之后被关在了九霄云外。”
  
  听到这里孟倾倾更是自责,她万万是没有想到阎王会因为她如此,更或者她心中早已因为阎王那句,“如你所愿”而想到阎王会为自己而私自修改天命,可她却假装听不明白,仗着阎王喜欢她而强迫阎王?
  
  她后悔了,后悔让阎王管这件事了,她本该可以以命换命的。
  
  布衣看着孟倾倾一副自责的样子,顿时像是明白了什么一般诧异的看着孟倾倾,若是他想的没有错的话,良辰大哥之所以会活过来是因为自己的主人让卿华大哥修改了良辰大哥的天命?
  
  呃,他似乎知道了一个不得了的秘密,一个五界都在思考卿华大哥一向铁面无私却为何会私自改人天命的答案。不知道他若是把此答案告诉了五界众生,不知道会引起如此场面。
  
  他此刻已然能够看到他如果说了,会是如此场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