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奈何桥畔摆个摊 > 第60章

  所住的院子被烧,一时也找不到所住的院子,若是去客栈住的也不知现在关门或者客满了没有,客栈人多混杂居心叵测所以为了安全起见便也最多租一间客房了(因为,快没银子了!),所以相比之下对于唐曾提出来去他在京城的院落去居住也是不错的。
  经过一致决定,大家便同意去唐曾的院落去租住了。唐曾的院落是处于京城最热闹的街市旁的一道小路旁,总的来说只要过了那小路便会看到唐曾那真正的大宅子,而出了那条小路便是最热闹的街市了。
  他们所居住的屋子也分配好了,当龙项拿着最后一锭金子给唐曾时却被唐曾拒绝了,只见唐曾目光寻向孟倾倾嘴角的笑容似要把飘落在她身上的白雪融化,只听他客客气气不卑不亢平易近人的道:“我与倾儿是朋友,你们又同是倾儿的朋友便也皆是在下朋友!”
  好一个“我与倾儿是朋友,你们又同倾儿的朋友便也皆是在下的朋友!”一个“我与倾儿”,一个“在下”,倒也这关系分的清清楚楚,总得一句话就是,你们只是倾儿的朋友,所以我便看在倾儿的情面上留你们住下。
  龙项听唐曾这么说便也只好“哈哈”一笑点头承认自己是孟倾倾的朋友,可心中却有着另一番心思,还好,还好没有接受,如若不然我可就穷了!
  这一夜无缘无故的大火终是注定让一些的睡意朦胧。
  第二天,当孟倾倾醒来的时候收拾好自己打算去吃早饭的时候便看到了唐曾守在门外,而与唐曾对立之人便是看起来明显心情不好的阎王。自孟倾倾想起被鬼上身时扑倒在阎王身上后,孟倾倾总觉得面对阎王时有些不好意思。
  “倾儿昨日睡的可好?”身后的房门被打开,唐曾便知道是孟倾倾终于起了床,笑容很是灿烂的回了头便看到了脸色有些绯红的孟倾倾,总算是醒了,不枉他等了一个多时辰。
  听着唐曾的话孟倾倾也只是点了点头。
  饭桌之上,唐曾对孟倾倾的格外的殷勤,好菜先让孟倾倾先夹,只要孟倾倾盯着鸡腿看便好不犹豫的把鸡腿夹给孟倾倾,让孟倾倾吃的格外满足之余还打了一个饱隔。
  “倾儿,吃饱了吗?”唐曾看着一脸满足的孟倾倾神情很是柔和语气很是温柔。
  孟倾倾点了点头,“嗯,隔~”
  “那不如我带你去街市玩?”在唐曾的眸子里似乎只有孟倾倾的存在,看着孟倾倾那只因吃饱而满足的样子让他心中那一片为她而留的地方软了软。
  他是江南丝绸庄的公子,家中是数一数二的商富之家。他今年已有二十之龄,他的爹爹为他的亲事操过心为他相了几户人家未出阁的女子,可他偏偏没有一个看得上的,为此他爹爹还说过他眼光高,注定唐家要在他这里绝后了。
  可那时他对于爹爹的话颇为不在意,说什么他还年轻遇到心仪的姑娘便会娶的,让他老人家不要太担心。谁会知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他真的遇到了自己喜欢的女子,孟倾倾。
  他之所以会注意到她是身旁的一个大爷为他拉的线,他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自己会对一个女子一见倾心,在她的身上他感受到了一种与众不同。
  她是那样不娇作,在他的面前倒不像平常女子那般娇羞。
  “好啊!好啊!”孟倾倾欣喜的点着头,完全都没有看到她身旁已经完全黑了脸的男人。
  “那我们现在就去吧!”说完,唐曾便放下了手中的竹筷视其他人如一无般便没得男女有别拉着孟倾倾就离开了堂厅。
  只听堂厅之中传出“咔擦”一声,几副竹筷应声而折断。
  布衣看着那两人离开的背影孩童般的脸上很是委屈不满,“连鸡骨头居然都不给我留一点!”
  “我去,都没有菜了怎么吃?”龙项看着面前几乎已经属于空盘的终于是忍不住把自己手中的那竹筷折断扔向了一旁,站起身便也拉着王媚儿离开,看着龙项快要走远的背影龙景天也急忙站起身嚷道:“大哥大嫂等等我!”
  花舞殇看着手中那被他‘不小心’也折断的竹筷有些愤恨不平的道:“那个唐曾也太欺负人了,居然这么一桌子的菜都被他喂给了倾倾,简直不给我们留一点剩菜!”花舞殇说完便被叶良辰斜了一眼,什么也不说的便也离开了这一开始很是丰富到了最后连菜叶都不剩的木桌,他也很生气!生气的程度不亚于他们,看到孟倾倾被唐曾牵着走的时候他都想把那不安分的手像手中的竹筷一样折了。
  叶良辰都离开了,其他五人便也没有了继续在吃着没有菜只有白饭的早饭。一直看起来就是脸色有些不对的阎王很是安静的只吃着碗中的白饭,对于几人的离开并没有多加阻拦。
  “主人的表哥,你为什么只吃白饭?”布衣是与狐儿坐一起的,按照孟倾倾那有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来说,布衣和狐儿同为妖,定当要在一起喽!那怕是忘了一只是蛇妖一只是狐妖。
  阎王对于布衣那不解的问题是这样回答的,“我并非凡人,凡人需要的吃食与我而言只是做做样子罢了!”
  一旁的狐儿听到阎王如此为布衣解释便笑了,这话听起来怎么有些不屑,还有些醋味!
  街市之上,唐曾带着孟倾倾左看看右看看,遇到了孟倾倾喜欢的便随手便买了下来。
  昨天因缘锁节慕名而来的人很多,有的过完了缘锁节便走了有的却也依旧留了下来打算过几日再走,所以这街市也比往常的热闹了许多。
  “卖花喽,卖花,谁买花!”一个女童的出现在了唐曾的视线里,看着那女童挎着篮子里的各种各样看起来很是鲜艳的花蕊后偷瞄了一眼孟倾倾便打算买一些送给孟倾倾。
  “小姑娘,这花怎么卖啊?”唐曾蹲在了那卖花的女童面前语气听起来倒有些孩子气,那女童便用着孩子气的声音指着唐曾身后又害怕又惶恐,“大哥哥,刚刚与你一起的那个大姐姐被人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