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奈何桥畔摆个摊 > 第59章

  孟倾倾到底也没有让阎王背着她,鹅毛般的白雪越下越大,街市之上的来往的行人步履匆匆,而有些行人则撑起了油纸伞与身旁之人窃窃私语着,大致的意思也就是,今年的雪比往年下的还要早还要多还要大。
  “嘭!嘭!”听着那很是震耳的声音孟倾倾也如来往的行人一般抬起了头。
  是烟火,那烟火在大雪纷飞之时绽放有着不同凡响的美丽让孟倾倾一时看的有些呆了,脸上冰凉的感觉倒也没有太多在意。身上像是被披上什么东西,孟倾倾低头一转便看到阎王那有些单薄的高大身躯,他把自己身上的大氅给了自己!
  “你不冷啊?”孟倾倾下意识的把阎王的大氅朝着自己那被厚厚的衣裳包裹着的身躯围了围。她因为要来这缘锁节一时太高兴了,所以忘了把自己那不亚于阎王大氅的风衣。
  阎王看着孟倾倾含笑低语道:“我若说我冷,你是不是便会把大氅还我?”
  只见孟倾倾听到阎王这句话良心大大的没有,先是摇头后又把大氅往自己身上紧了紧。
  “呵呵,你个小没良心的!”阎王很是无奈的为孟倾倾拂开那飘落在发的白雪,看着孟倾倾那有些微颤的身子便拉起了孟倾倾的手走在了前面,让孟倾倾只听得他说话之声看不得此时面容,“回去吧!此时天气如此恶劣想必他们也回去了。”
  “好!”孟倾倾就这样被阎王拉着倒也没有反抗。
  殊不知她们这和谐的一幕被恢复正常的城隍看到。与孟倾倾分开后城隍便也就恢复了正常,原本还想着自己差点伤了孟倾倾便也不好意思再去找孟倾倾,可偏偏这时下起了白雪,再想起孟倾倾那有些单薄(天冷了,对于自己所关心之人,那怕穿着像个大粽子,也会觉得她穿得少!)的身子便有些不忍,所以便用自己身上唯一值钱的玉佩买了一件女子所穿的风衣便打算给孟倾倾。可却不知找到了孟倾倾后所看到的便是她和阎王那和谐的一幕,渐渐的城隍的眸子便又泛起了红,那正常的大脑也再次变得不正常起来,只听他看着孟倾倾离开的背影喃喃自语断断续续道:“倾倾,倾倾,是,我的!”
  …………
  当孟倾倾和阎王回到他们的院落时,所看到的便是熊熊烈火,而一旁站着的有龙项、王媚儿、狐儿、布衣、以及叶良辰,其他人却不见了踪影。
  “嗞嗞,这大火来的倒也很及时,我正冷着呢!”身后的声音很是熟悉,因为能说出欠揍的话除了龙项就是他那同胞弟弟龙景天了。
  孟倾倾看着那场大火,像是看到了熟悉的场景一样居然不知不觉晃了心神,她记起了昨晚之时了。
  她昨晚被那只吓了她的鬼上了身,是阎王听到王媚儿那最后晕倒时的惊呼声便匆匆赶来看她怎么一回事。那时的她已经被鬼上了身,看到了急忙而来的嫡仙美人阎王那鬼便动了心思,用她的身躯直接把阎王扑倒在地!当然王媚儿那较为惊悚的惊呼声并不只单单把阎王吸引了过来,随阎王之后来的便是住的比较近的龙项了,看到她时便看到的是她在阎王胸前不停的辗转。
  而后,龙项的身后便出现了来看热闹的一干人等,首先发现她不对的狐儿,只听狐儿是这么一语惊醒被扑在地的阎王的,“咦,倾倾平常也并非如此开放,若不是这院子真有鬼?被鬼上了身?”阎王一听这话,便也顾不上把她扑倒在地的是不是她了,便一个利索起了身收拾好自己那被她弄乱的衣裳后凝眸冷视着她,而她身上的那只鬼得知自己已被发现便开始了疯狂的举动。
  是的,很是疯狂,因为她居然拿起了那在烛台上好端端燃着的烛火要自尽。还威胁说,让阎王当她的鬼‘夫人’,阎王听了那鬼用她之口的话居然笑了,而且笑的足以勾人,然后就在那鬼被迷的神魂颠倒之时,阎王出手把那鬼亲手送到了地府,这便是所谓的美男计!
  原本那鬼被阎王送回了地府,她也该正常一点了的,可有不知那根神经错乱的她居然迷糊之中把房中好几根带有明火的蜡烛全都放倒,说什么要为民除害把这鬼宅烧了。之后……她也只是用那蜡烛的明火烧了阎王那看起来价格并不便宜的衣裳。
  孟倾倾回过神来,微微叹了一口气,谁把这院子给烧了啊!
  “走水啦!走水啦!”打更的更夫路过他们这里时看着那正烧的很是欢快的院子便用梆子敲响了手中的铜锣,便喊便敲那声音比敲响的铜锣有过之而无不及,没一会便迎来了很多人,有的是离这院子不远的院子里出来了很多人,手中皆拿着木桶以及各种各样盛水的东西,而有些则是行人,是来看热闹的。
  那烧着院子的大火也终于灭了,那所谓的鬼宅也终于成了一片废墟,这场火倒也来的古怪,若不是因为这院子有着鬼宅之称大家建房之际离的较远,指不定这火也会祸及无辜。那租给阎王他们这院子的主人倒也来了,看着变成一片废墟的院子也只是摇头叹息并没有说些什么便打算离开了。对于阎王给的银两是怎说都不要的,还说只要人没事就好,反正这院子他也是不打算再要了,如今烧了倒也少了给拆迁的银两。
  听此,阎王也只好作罢。
  没有暖和的屋子了!这是孟倾倾想起自己昨晚所干之事后的第一个想法,虽然昨晚之事并不是她情愿的,但也是借她身。
  “姑娘?姑娘!”孟倾倾欲要再次陷入昨晚所做所为的之事时,一个听起来熟悉却又不熟悉的声音响起,孟倾倾回头便看到了一个看着熟悉却又想不起来是谁的面孔出现在了孟倾倾面前。
  那人见孟倾倾看着他迷茫不知的样子,便抱拳躬身一股子似书生却又不似书生的气质显露无疑,只听他语气之中含有笑意,“看来姑娘不记得在下了!若是姑娘不闲在下啰嗦,那便容在下再次为自己介绍一番,在下唐曾,来自江南之乡。”
  唐曾?孟倾倾想了想倒也觉得熟悉,她的记忆里也不算差,于是很快便记起那个在说书之时介绍自己被她完全无视的人!原来就是他啊!
  “你好,我叫孟倾倾!”别人都介绍自己了,孟倾倾便也不娇气的把自己取的这个名字也对唐曾道。
  “孟倾倾?果真是好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