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试问时光凉几许 > 第八节 仲肃之名

第八节 仲肃之名


  “少爷,不可!”赶过来的路明轲出言制止,见曲瑾凉似乎失了理智,便出掌推了曲瑾凉一把。
  重新呼吸到空气的秦淮滑坐在地,他猛烈地呛咳着,一边又大笑了起来。
  “我送你出府吧。”路明轲伸手去扶秦淮。
  秦淮站起身来,轻轻挥开了路明轲的手,他止住了笑脸,饶有趣味地看着曲瑾凉说:“这样你还不承认,她就是当年的仲肃?”
  曲瑾凉嘴角浮起一抹冷笑,他看着秦淮,目光里透着同情:“当年匆匆一面之缘,你除了知道她在肃家排行第二,才有仲肃之名,还知道什么?知道她是我赐了名字的妾侍苏婳?”
  秦淮微愣住。
  “你可又知道,为何除了她已故的父母和亡姐,世间无人知晓她的名字?”曲瑾凉说着,粲然一笑,“只因我曾说,女子的闺名,除了夫君,谁都不能告诉,所以,她从不与人提起自己的名字,除了我……”
  路明轲看了眼秦淮,他脸上的神情那般凄怆。
  “你大可以再念她十年,二十年,不过就算是到死,你也不过是一个连她的名字都叫不出来的路人。”曲瑾凉嘴角的笑容格外残忍,他看着眼神木讷的秦淮,心里却是恨极了。
  眼前这个男人,在明目张胆的觊觎他曲瑾凉的女人,可偏偏他清楚,拂儿从来都没有真正属于过他;所以,他才这么迫不及待地甩出自己的底牌,试图唬住自己的对手。
  此刻,曲瑾凉感觉自己才是败下阵来的那一方。
  “我是不知道她的名字,可我知道,她原是肃老爷高高在上的嫡女;”秦淮掸去了衣衫上的尘泥,理理衣襟说,“我还知道,是你亲手把她变成了一个卑贱的妾侍,甚至将来,你还要让她的孩子成为人人可欺的庶子。”
  秦淮说着,冲曲瑾凉露出笃定的笑容:“你信不信,她不可能永远留在你身边,没人比你更清楚她的性子,她那么心高气傲,那么不可一世,我就不信她甘于以一个姨娘的身份,烂在你这座冰冷无情的宅院里?”
  曲瑾凉冷笑,“所以,你觉得正房夫人的位置能帮你在她那里争得一席之地?”
  “至少我心里除了她,不曾容下其他女子,”秦淮一脸释然,“瑾凉你看,上天还是待我宽厚的是不是?如果我不是对她念念不忘,半生未娶,如今又拿什么去同你争呢?”
  秦淮讪笑着,又说:“看在兄弟一场,我希望你能护她周全,不过倘若你做不到,我也有的是办法。”
  秦淮转身离开,曲瑾凉的脸色别提有多难看了,见路明轲看着自己,便敛了敛神色说:“送他出府。”
  路明轲忙应了一声,朝秦淮的方向追了上去。
  “好端端的你又惹少爷做什么?”追上秦淮,路明轲问。
  秦淮瞧了眼路明轲,也没答话,一直到了府门口,路明轲才停住脚步,说了一句:“秦少爷慢走。”
  “你也看到了,他根本不会顾念打小的情谊,若不是你来,他当真能取了我性命,”顿了顿,秦淮一手握住路明轲的肩膀问,“我只问你,若是有一天我要带她走,你帮不帮我?”
  “她不会跟你走的。”路明轲笃定地说。
  秦淮狐疑地盯着路明轲瞧了一会儿,然后问:“你知道什么?”
  “我只知道,她心里根本没有你,昨晚你也领教了,她只会利用你对她的好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她根本就不是一般女子,你相信我,她根本就不适合你。”路明轲说。
  “你还没有回答我,你帮他还是帮我?”秦淮执拗地问。
  “少爷有恩于我,我发过誓今生追随于他,绝不会背弃。”路明轲斩钉截铁地说。
  秦淮冷哼一声,“听听,当年你虽是我秦府管家之子,但也是有雄心抱负之人,可如今呢,你却甘心情愿给他当奴才,曲瑾凉可真有本事。”
  路明轲还想说什么,秦淮扬手制止,只说:“不用送了,后面的路,我自己走。”
  曲瑾凉刚进屋,就看到曲老夫人正拉着曲明熹的手说:“我一听说你会比原先定的日子早到,一早就派了人去菩藤苑收拾,你先将就着在别院住些天,等菩藤苑修葺好了,你再搬回来,可好?”
  “一切听从母亲安排。”曲明熹回道。
  “这些年,苦了你了。”曲老夫人说着,又是泪眼婆娑。
  秦绯见了忙上前安慰:“娘,二少爷都回来了,好日子都在后头呢,您可别哭坏了身子。”
  墨染瞳和王兮婼也连忙出言安慰。
  “这些年在北境,承舅舅多番照拂,日子也不算难熬,好在熹儿现在回来了,母亲身体要紧,切勿再感伤,”曲明熹正说着,见曲瑾凉进来了杵在一旁也不说话,便说,“我走的时候哥你还未曾婚娶,如今却添了这几位嫂嫂,当真好福气。”
  闻言,曲老夫人也收住了眼泪,一一将几房夫人介绍了一番。
  一直等到曲老夫人安排下人伺候曲明熹去沐浴了,曲老夫人才叫住一脸心事的曲瑾凉:“凉儿,你这心事重重的样子,可是为了秦府命案一事?”
  “您知道了?”
  “苏婳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跟秦淮扯上关系呢?怎么还能摊上人命官司!”
  “没这回事……”
  曲瑾凉的话还没说完,秦绯接过话茬:“娘您有所不知,上次在我母亲寿宴上,我和相公不小心撞见他们两个在一起搂搂抱抱的,举止确有些暧昧。”
  墨染瞳听了,忙说:“事情真相还没有弄清楚,二夫人这番话教旁人听了,倒真要将苏妹妹当成穷凶极恶之人了。”
  “少夫人倒是一心护着四姨娘,少爷还没发话呢,您着什么急啊,”王兮若出言奚落道,“也是,上次她同秦家三少爷那苟且之事,您也是二话不说就要给她撑腰的,妹妹我就不明白了,您堂堂一个少夫人这样偏私一个贱妾,莫不是有什么把柄握在她手里了……”
  “够了。”曲瑾凉冷声打断了几个女人的争执。
  “此事官府自会查清楚,再三日就是中元节,到时候有你们几个忙的。”曲老夫人忙岔开话题。
  见状,秦绯揖了揖身说:“娘,中元节那日家里人要入祠堂祭拜,苏婳身份低贱原就不能参加祭祀,我方才又听闻,她受了家法正关于祠堂,怕她那个样子冲撞了祖先,便差人将她送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