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试问时光凉几许 > 第十节 禁足

第十节 禁足


  天刚朦朦亮,婵筝再次扰了苏婳的清梦,她生拉硬拽地将苏婳带到院子西边那片种了青竹的围墙下,指着泥巴地里的脚印对苏婳说:“四姨娘,我在你的房门口发现了脚印,一路找到这里,脚印就消失了,”婵筝把自己吓得不轻,双手环抱,不断摩擦着自己的胳膊说,“昨个夜里,菩藤院怕是遭贼了。”
  苏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就是曲瑾凉从这里翻墙进来的吗,曲府上下他哪里去不得,还要被筝儿这个傻瓜说成贼人。
  “四姨娘,你不怕吗?”婵筝惊讶地看着苏婳,见她并无半分惊恐。
  苏婳打了个哈欠,然后往回走。
  婵筝追着她问,又忍不住上下打量她:“四姨娘,那贼人的脚印可是出现在了你的房门外,你不怕吗?”
  “菩藤院上下哪有什么值得贼人惦记的,你不要自己吓自己了。”苏婳推开婵筝拽着自己的手,又有些担心她起疑,便说,“指不定你家大少爷思念你心切,跑来菩藤院找你了,不过没找对房间,你说是吧!”
  婵筝听了果然又羞又恼,不再缠着苏婳追问。
  眼见着苏婳又要回屋补觉了,婵筝又问苏婳:“四姨娘你不喜欢大少爷么?虽说大少爷极少来你房里,可也不见你盼他来,筝儿是真不明白,四姨娘既然不喜欢大少爷,为何要嫁与他呢?难道真如坊间传言的,四姨娘是哪个败落的家族千金?是被送来抵债的?”
  苏婳听了也不恼,却莞尔一笑,说:“筝儿聪明,什么都瞒不过你。”
  婵筝重重的叹了口气,这个四姨娘,似乎永远没有正形,十句话里头没有一句是正经的。
  “这事要不要告诉少爷啊?若真是有歹人闯进菩藤院,四姨娘你有个好歹,筝儿可吃不了兜着走。”婵筝又说。
  苏婳没了耐性,摆了摆手说,“你拿布尺量一量,这脚印就是你家少爷的!”
  婵筝尖叫出声,然后难掩喜色地问苏婳:“少爷昨夜在四姨娘房里过夜了?”
  “说什么呢,我就是不小心穿错了你偷偷给你家少爷做的那双鞋,出来溜达了一圈而已,那鞋子还在我床底下放着呢,回头你洗洗给你家大少爷送去,看看他还愿不愿收下。”苏婳说着,进了屋。
  婵筝在原地愣了许久,然后跟着苏婳冲进了屋里。
  果不其然,床底下真的摆着那双鞋子,上头还沾着院里的泥巴。
  苏婳再次窝到云被里,瞧着婵筝呆傻的表情,愈发感觉好笑。昨天夜里她就是懒得去打扫曲瑾凉留下的脚印,所以才偷偷拿了那双鞋去院子里沾了些泥巴而已。
  “四姨娘,你怎么知道,这是少爷的尺码?”婵筝缓缓跪下身,声音细如蚊蝇。
  苏婳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在床榻上靠着,她闭着眼睛,声音慵懒:“好歹你喊我一声四姨娘,我知道也不稀奇,”说完,她朝婵筝摆了摆手,“一双鞋子罢了,你要嫌脏,自己扔了去,别再烦我。”
  “其实这鞋子不是我做的……”婵筝还没说完,苏婳又摆了摆手,她这才作罢,拎着那双鞋出去了。
  婵筝回房之后悄悄哭了一场,她只觉自己满腹心事无人能说,哭完了,她又默默将鞋子擦拭干净之后将鞋子摆回窗边的案头上,婵筝也没深想,只觉得这四姨娘大概是误会她对少爷有意,为了捉弄她才把鞋子拿去穿的。于是,思量再三,她便把鞋收进了放衣物的箱子里。
  又过了几日,正是新夫人回门的日子,府里上上下下的又是热热闹闹的,谁也没把苏婳禁足的事放在心上,曲瑾凉对墨染瞳回门的事尤为看重,一应礼节物品皆亲自过目,一大早,就陪着墨染瞳出了门。
  曲瑾凉甚至答应陪她在娘家小住几日,此等宠爱,也是前所未有。他临走之前,交代府里事务交由秦绯主持,多的,也没说什么。
  秦绯自然得意,自觉这几日心口的积怨也少了几分,曲瑾凉前脚刚走,她就让手下管事的找了个由头惩治了几个菡萏苑的奴婢,其中有一个正是前几日被提到墨染瞳房里伺候的,蝶茗。
  蝶茗原也是菡萏苑的下人,之前还跟婵筝住同一间屋子,后苏婳搬走之后,她留在了菡萏苑,因着上次婵筝被罚,她去求了墨染瞳之后,那墨染瞳对她似乎格外看重些。
  这会子蝶茗因着一个不着紧的理由挨了一顿板子,心里着实委屈,就去了菩藤院找婵筝。
  进了菩藤苑,婵筝没寻着,倒是碰到了苏婳,她正坐在院里的雕花石桌前看书。
  苏婳素来与这蝶茗也不熟悉,只道是她来寻婵筝的,便唤了她留下,苏婳虽见蝶茗红着眼眶一脸的委屈,却也没多问,只告诉她,婵筝被叫去大院里做活了,让她等一会儿。
  蝶茗也在苏婳跟前伺候过,她知苏婳性子素来清冷,不与人亲近,前几日却为了婵筝闹得被禁了足,一时之间心生感慨,又抹起泪来。
  苏婳漫不经心地看了蝶茗一眼,见她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便又开了口问道:“好端端的,哭什么?”
  蝶茗听了,便朝苏婳走近了些,揖了揖身说:“四姨娘可知今日管事的把菡萏苑好些个下人都惩治了一遍?”
  苏婳摇头,轻笑着说:“我被禁足在这菩藤苑,如何知晓?”
  见蝶茗不说话,苏婳才敛起笑意问她:“挨板子了?”
  蝶茗点头,豆大的眼泪扑簌而落,模样甚是可人。
  “四姨娘,您可否去求了少爷,让蝶茗调来菩藤苑?蝶茗想留在您身边伺候。”蝶茗说着,跪倒在地,又连磕了几个头,抬起脸来的时候一脸梨花带泪的模样说,“四姨娘不知,不止今日这顿板子,往日里少夫人手底下的人对奴婢也是想骂就骂想打就打,根本不把奴婢当人看,前两日因着少夫人在园子里跌了一跤,奴婢浑身上下被打得没一处好。”
  苏婳听了却不以为然,“我倒是听筝儿说,少夫人挺喜欢你。”
  “奴婢不敢告诉少夫人,再说,就算少夫人知道了,也不会怎么样的。”蝶茗说着,低下头去。
  苏婳思忖了一会儿,然后又问:“可是古柠私底下欺负你?”
  蝶茗沉默着不言语,过了许一会儿才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挽起袖子来,只见她两只手臂都布满淤青,有些已经散的差不多了,有的却是青紫斑斑,甚是狰狞。
  苏婳想着,兴许是那个古柠嫉妒墨染瞳得宠,这蝶茗生得一副姣好的面容,又被墨染瞳收进了房里伺候,古柠大约是容不下她了。
  “我这里吃的用的可都不比菡萏苑,你与其来这里受罪,还不如想办法在少夫人跟前为自己挣个出路,留在我这里,更是不可能有前程。”
  苏婳话刚落,秦绯的笑声就响起来了。
  “苏妹妹可真是好人缘,连下人都眼巴巴地往你这菩藤苑跑。”秦绯笑意盈盈地出现,身边还跟着王兮婼,好几个丫鬟奴婢也都跟在她们身后,两个主子满身的绫罗绸缎,金钗玉坠,连跟的几个下人也都穿着整齐华丽。
  跪在地上的蝶茗忙磕头行礼,秦绯也不放在眼里,绕过她朝苏婳走了过去,她在石桌前站定,身后的丫头立刻将软垫在石凳上放好,秦绯方才落座。
  王兮婼只在一旁站着,然后语气尖酸地说:“这地方也能住人的吗?瞧瞧,连个人影都没有。”
  苏婳也不反驳,只是站起身子行了个礼,问秦绯道:“二夫人屈尊来我菩藤苑可是有什么吩咐?”
  秦绯见苏婳对王兮婼没半句话,却对自己客气,心里多少有些得意,便对苏婳说:“相公出门之前交代过我,说是虽可以解了你的禁足,但是,仍要罚你抄经百天,好磨磨你的性子。”
  苏婳闻言也没应声,只是沉默。
  “相公还说了,你这菩藤苑一应物件都欠缺,特许你每日往云歌院的隐风阁去抄写经文两个时辰”秦绯说着,又绕有深意地看了眼苏婳,“这可是莫大的恩赐,素来,隐风阁可是府里的禁地,连打扫都是云歌院的老人才能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