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我家大橘是魔王 > 第二十七章有爱心的辛月

第二十七章有爱心的辛月


  什么叫光速打脸?
  这就是。
  迦衣红着脸给张大校草开门,辛月在后面笑的像黄鼠狼。
  门开了,张大校草脸上依然挂着自以为帅气的笑容:“啊哈,开玩笑的,我刚才似乎看见你家来客人了,一起去吃饭怎么样?”
  迦衣红着脸,指着辛月说:“这是辛月,那天在公园你们见过的。”
  张大校草一脸我认识的样子:“认识,辛月大美女可是校花榜前十的存在,谁能不认识呢,这下好了,能请两大校花一起吃饭,我真是太有面子了。”
  辛月笑呵呵的走过来,靠在迦衣肩膀上:“都是虚名,什么校花榜前十,你张大帅哥可是校草棒前三,一个校花、一个校草,祝你们早生贵子!”
  “讨厌!”迦衣推开辛月,一副恼羞的样子。
  张大校草对辛月的话很满意,对她的好感度上升了100,他大手一挥:“走,我们出去吃饭。”
  辛月一拜小手:“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
  “怎么了?跟我吃饭有压力吗?还是我这个样子拿不出手?”张大校草故作惋惜。
  迦衣也好奇的看着辛月。
  辛月看了两人一眼:“你们两个人一起吃饭叫吃饭,如果我陪你们去吃饭,那你们吃的是饭,我吃得可是狗粮!”
  迦衣一愣,随后瞪了辛月一眼。
  “喵!”
  众人低头一看,大橘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跟前。
  “喵!”大橘看着取而复返的张天林,心中很恼怒。
  大橘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辛月一把将大橘抱起,俏脸在大橘的头上蹭了蹭:“我就在这里陪大橘一起吃饭饭好了,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
  大橘听后,眉头皱成了川字。它眼睛看着张天林,眼中黑光一闪而过。
  笑嘻嘻的张大校草忽然愣了一下,接着他怀里传来了一声石头破碎的脆响,他又恢复了正常。
  张大校草看向辛月怀里的大橘,眼含深意。
  为了防止再次被幻术侵扰,张天林怀里揣了一块刻着法阵的玉石。
  他不动声色的摸了摸怀里,发现玉石已经碎掉了,他就明白刚才那只猫对自己用了幻术,还是等级不低的幻术。
  “啊哈……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今晚就不出去吃饭了吧,我还得回出租屋整理一些东西。”说着,张大校草果断的离开了。
  他知道,现在的身体状况,他并不是这只橘猫的对手。
  大橘看到自己的幻术失败,就知道张天林身上有东西。
  看到他灰溜溜的走了,大橘很开心,此刻它就像长胜将军一样,高傲的昂着头颅,睨视天下。
  张天林走后,迦衣有些诧异,关上了门后,心中居然有些小失落。
  “哎呦~你看你一脸幽怨的样子,舍不得就把他拉回来呀!”辛月抱着大橘,冲迦衣调皮的眨了眨眼。
  迦衣脸色一红,轻哼了一声:“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没有男人就过不下去啊?”
  辛月一阵挤眉弄眼。
  迦衣无视她:“我的假期终于结束了,明天去上课,也不知道我落下了多少课程。”
  辛月抱着大橘做到了沙发上,不再聊张天林:迦衣,你周末有空吗?”
  “周末?”迦衣掐着手指数了数,“后天吗?”
  好几天没上课,迦衣都快记不清今天是周几了。
  “是哒!如果没事的话下午陪我出去趟呗?”
  “干啥子?”迦衣皱了皱小鼻子:“我怎么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辛月抱着迦衣的胳膊,晃了晃:“人家资助了一个男孩子,后天有他的才艺展示,我想去看看。”
  迦衣睁大了眼睛,像不认识辛月一样,上下了打量了大量:“我天!小月月,你居然资助了一个孩子?真是太有爱了!”
  辛月家很有钱,所有辛月说她资助孩子,迦衣一点都没有惊讶,只是好奇,她的零花钱本来就不够花,哪来的闲钱。
  “看在你心地善良的份上,不管后天有没有事情,我都会陪你去哒!”
  “迦衣对我最好了!”辛月亲昵的抱住了迦衣,左蹭右蹭,看得大橘都有些吃醋。
  “好啦!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蕾丝边!说说那个孩子情况吧,我看看我需要带点什么东西过去。”
  迦衣拿出手机,打开记事本,一副要认真记录的样子。
  辛月侧过身子,拉过自己的包包,掏出了两张纸条,递给了迦衣一张:“给!就是他!”
  怎么看上去有点像门票?迦衣疑惑的接了过来。
  一看手里的东西,迦衣差点气的吐血。
  “演唱会门票!?”
  辛月掩面做羞涩状:“是哒呀,他就是我一直‘资助’的男孩子呀!”
  你这是资助!?第一次见有人把追星说的这么清新脱俗!
  知道真相的迦衣差点一脚把辛月踹到门外去!
  “看老娘不把你的屁股打成四瓣!”
  “嘤嘤嘤!女王饶命!”
  ……
  夜里,张大校草在新租的房子里刚刚睡着,忽然被一阵清脆的铃铛声惊醒。
  铃铛是他给房子布置的一个小阵法,当有外来人闯入时,塔会自动报警。
  他大概已经知道是谁来了。
  打开台灯,卧室门前就出现了两个绿色的灯泡。
  “我就知道是你,深夜而来,有何贵干啊?”
  张天林挪动了一下身子,让自己倚在床头。
  绿灯泡一步一步走近,一抹熟悉的橘色出现在灯光里。
  是大橘。
  大橘趁迦衣和辛月睡着后,来到了对面张天林的家里。
  来干啥?当然是来干你了!
  大橘跃到床上,蹲坐在那里,冷冷的看着张天林。
  张天林感觉室温有些下降,不由的拉了拉被子,没想到拉不动,伸头一瞧,呃,被橘猫压住了。
  张天林不怕这只恶魔会灭了自己,如果要灭,上次在别墅的时候就灭了,不用等到现在。
  “喵喵喵喵!(你搬到这里来干嘛!)”大橘发话了。
  张天林皱了皱眉头:“你在说什么?可以说人话吗?”
  “喵喵喵喵!(你接近本王的女人有何企图!?)”
  “你这样喵喵喵我是听不懂的。”
  “喵喵喵喵!(离我的女人远一点!)”
  “你如果不能说人话,你可以用笔写下来吗?”
  “喵喵喵喵喵!(你以为本王不想说人话吗!?)”
  “好吧好吧,服了你了,要不你先去找一个恶魔翻译过来?”
  “喵喵喵喵!(再皮,信不信本王灭了你!)”
  ……
  一人一猫,在黑夜里,用各自的语言说着驴唇不对马嘴的话,就像玩谁先住口谁就输的游戏似的。
  最终,大橘怒了,跳起来一巴掌糊在了张大校草的脸上!!
  “呃…”张大校草两眼一翻,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