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我家大橘是魔王 > 第二十六章校草找上门

第二十六章校草找上门


  听到这种有些亲密的称呼,迦衣的脸微微有些发红。
  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服,迦衣打开了门。
  张天林包的跟粽子一样倚在门框上,缠满绷带的左手里插着一支花。
  “这只美丽的鲜花献给我亲爱的迦衣同学。”说完,张天林微微鞠躬,手上的花伸了出去,虽然造型搞笑,却让迦衣感觉有些绅士。
  “谢谢你,鲜花留下,你可以走了!”迦衣笑嘻嘻的接过花,作势要把门关上。
  张天林哈哈一笑,单手掩门:“难道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在这里吗?”
  迦衣拉开门,扶着他坐到了客厅里,“这位残疾人先生,很明显啊,你把人家的别墅炸了,又包成这个样子,宿舍你肯定回不去,所以喽,只能再租一间房子。”
  迦衣给张天林倒了杯水,继续说:“然后为表忠心,就租到了我的对面,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清晰的逻辑,完美的回答,张天林居然无言以对。
  你就不能表现出一些感动或是激动的样子咩?
  张天林心里有些慌,这个唐迦衣有时候就是太冷静了。
  “喵!”
  迦衣一扭头,看见大橘杵在卧室门前,皱着眉毛看着这边,两只耳朵都扭成了飞机耳。
  猫只要是这个状态,那说明它心里不愉快,甚至有些愤怒。
  “哈!忘了给你介绍了,这是狗蛋!”迦衣以为大橘见了陌生人,有些抵触,连忙过去把它抱了过来。
  张天林咧嘴一笑:“我们可是在公园见过呦,当时它在包里,没看仔细,这样一看,哇,好肥,好大!”
  说完,他还装作好奇的样子,伸手要去摸大橘。
  “喵!”大橘扭动着身体,脱离了迦衣的双手,就那么蹲坐在地上,一脸严肃的看着张天林。
  迦衣有些纳闷,大橘很久没有这样了,这种明显的冷漠,或是厌恶,只有在大橘生病的那两天见过,她不由的想,是不是大橘旧病复发了。
  “狗蛋可能有些认生,你们多见几次就好了。”迦衣不由的蹲下,抚摸着狗蛋的飞机耳,眼中满是关心。
  张天林眉毛一挑,不把大橘放眼里,调笑道:“呦,这是不是说,我可以经常来这里做客啦?”
  大橘眼里喷出了火。
  你妹啊!没想到你这小白脸都伤成这副样子了,还敢接近我的王妃?真是不知死活,如果你敢来,那本王就教训教训你好了!
  大橘的耳朵嗖的转了回来,变回了那只憨态可掬的大橘,它喵喵叫着靠近了张天林,仿佛要让他抚摸的样子。
  迦衣开心的看着大橘,对张天林说:“你看,狗蛋还是很喜欢你的!”
  对!本王很喜欢你!大橘嘴角一弯,露出了一个坏笑。
  只见它前爪往后收了收,大屁股扭动了几下,大脸盘子高高对准了张大校草。
  “这动作是……”迦衣瞬间看到了大橘的动作,她想伸手已经来不及了。
  大橘猛的一蹬,肥胖的身体腾空而起,像一个肉蛋一样,狠狠的撞进了张大校草的怀里!
  “啊…”张天林本来就活动不便,冷不丁的被大橘这么一砸,整个人大虾一样蜷缩起来,疼的眼泪都冒了出来。
  “啊!狗蛋,不能这样,你张哥哥受伤了,快下来!”吓得迦衣连忙去把大橘抱了下来。
  大橘一脸无辜的喵喵叫着,前抓还对张大校草做拥抱状。
  张大校草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散架了一样,考虑到迦衣还在这里,只好假装没事,强忍着疼痛。
  “没事…嘶,真的没事,狗蛋真是太可爱了……”看着大橘眼里那挑衅的眼神,张大校草有苦说不出,最后那句话,几乎是从牙缝挤出来的。
  迦衣把大橘紧紧的抱在怀里,不断的替大橘道歉。
  张大校草一边安慰迦衣,一边看着大橘在迦衣怀里那销魂的样子,气的咬牙切齿。
  这下只是警告!下次就不会便宜你了!
  大橘冲张大校草挑了挑眉毛,无比的得瑟。
  张大校草只能打断的牙齿往肚子里咽,如果他跟大橘较真,估计迦衣对他的印象会有很大的转变,之前做的努力就白费了。
  哼!我就在对面监视着你!等我身体恢复了,一定把你这只恶魔送回地狱!
  张天林一瘸一拐的走了,迦衣关上门,趴在猫眼上又看了一会儿。
  大橘蹲坐在她身后,尾巴摇来摇去。
  “狗蛋呀,你对自己的体重真是一无所知!”迦衣回身抱起狗蛋坐到了沙发上。
  哼!本王现在对自己的体重很有认识!
  大橘趴在迦衣的腿上,享受着清新的灵气和迦衣的抚摸,被小白脸搞坏的心情顿时又好了起了。
  没过一会儿,辛月小姐姐来了。
  她拉着迦衣坐到沙发上,神神秘秘的说:“你猜我刚才看到了谁?”
  迦衣看着眉飞色舞,想说又忍着不说的难受样,翻了个白眼:“张天林?”
  辛月双手捂心,瞪大眼睛故作夸张道:“啊!你早就知道了?难道…难道你们要同居了??”
  “喵!”沙发一边,大橘出声抗议。
  迦衣摸了摸大橘的脑袋,将桌上的手抽纸扔到了辛月的怀里:“去你哒!满脑子不正经!”
  辛月奸笑起来,掰着迦衣的肩膀,靠在她身上,细声细语的说:“小迦衣,没看出来,你们隐藏的挺深吗?这才认识几天,他都搬到你对面来住了,说吧,你们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迦衣一把将辛月推开,举起大橘作势欲扔:“迦衣不想跟你说话,并丢给了你一只狗蛋!”
  “好吗,难怪你最近对人家不上心了,原来是有了新欢,狗蛋,你说我该怎么活啊~呜呜呜。”说着,辛月抢下大橘,将猫头埋到了她的胸口。
  “喵……”大橘被肉肉包围,感觉呼吸有些不畅!
  如果本王不挣扎,会不会成为史上第一个被肉肉闷死的魔王?
  大橘痛苦并快乐着。
  迦衣看着戏越来越多的辛月,叹了口气,摇头将大橘救出魔爪:“你们呐!一个个没有正经,真是气死我了!”
  辛月一把将她揽住,娇声道:“快招了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说说你们到底到什么程度了~”
  “小月月,我们连小手都没拉过,你说能到什么程度了?”
  这时,外面忽然想起了敲门声。
  不等迦衣去开门,就听张天林在外面喊道:“迦衣啊,我今晚睡这里可以吗?”
  迦衣:⊙▽⊙。
  辛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