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逆道之鹰 > 第十九章 抛弃

第十九章 抛弃


  燕姐姐卧在巢里,看样子很不想动。
  她对颜珏说,“我千里迢迢的飞经这座土台子,一眼就看到你这个连毛都没长齐的孤零零的小鸭人正在费力的垒巢,我要是不管你就飞过去了,你猜会是怎么样的结果?”
  颜珏埋头苦干,他的一双脚尖锐有力,可以很轻松的在巢中跳进跳出,身上已经披满了羽毛看着更像个大人,翅膀是完整的翅膀,轻轻一抖身子就获得升力。
  他有使不完的劲儿,虽然燕姐姐说的已经是昨天的老黄历了,可是他依然涌上来一阵严重的不悦,故意对她说,“那你昨天夜里就已经冻死了!”
  燕姐姐说,“我不认识你就主动帮你这个小鸭人砌巢,还一趟一趟的替你去大湖跑腿,让我歇两天再走行不行?”
  她不说还好,颜珏很坚决的拆掉了巢上边的草网,又搬开挡在四周的太平鸟人,把失去草网束缚的柔软的红羽毛都踢出去。
  一阵不冷人的凉风吹来,红羽毛有的又飞到天上去了。
  以大湖为中心,萧索荒凉的极地雪原上出现了一片解了冻的土地,湿润中透着柔软,欣欣向荣,狐狼死了,生活充满阳光。
  天已经热起来了,老大要通风,再说这里很快就要抛弃了。
  颜珏的一念,便化解了外婆和老三的鸭人族群绞尽脑汁都解决不了的生存困难,事实已经证明,鸭族的所有不幸都与这不祥的一家无关。
  他一边干着活儿一边说,“不行啊,外婆很快就要来接我和老大了。”
  他的话是逐客令,让燕姐姐不好意思再坚持,她有些恋恋不舍的站起来,又看了看老大,说,“你除了嘴哪儿都不像鸭子!”
  颜珏猛然凶相毕露。
  燕姐姐说,“我是说你大哥他还去不了,也许你还能用到我呢。”
  这只凤头树燕说话比婺女强不到哪儿去,颜珏不说话,就是无声的朝土台子外边甩了甩脑袋,不想听她讨价还价,赶快走。
  她眼睛红着满是幽怨,但是在跳出巢的时候一头栽倒了。
  颜珏冷眼看了一会儿她还不动弹,双目紧闭,不是装的。
  他跳过去,把扁嘴插到她的翅窝儿里,立刻感觉到一片灼热的气息,她是南方人只身跑到北方避暑,一定是生病了。
  就听燕姐姐微弱的说,“颜珏……你还有不少太平鸟人,就不要吃我……”
  颜珏说,“你想多了。”
  她的头垂在巢外边,两支脚还在巢里,但总算说了句中听的话,颜珏把她拖进巢去,把没飞走的红羽毛再拣回来盖到她身上,拉几支蒿草把它们拢住,羽毛太少了。
  土台子底下还有不少红羽毛,颜珏意到身动,想都没想便抖动着翅膀跳了下去,顾不上体会那种奇妙的凌空飞渡的感觉,将散落的红羽毛一一拾回来塞到巢里。
  上台子的时候,他脚下一跺翅膀一抖,身子便拔地而起,土台子有他二十多个身高,应该是他飞跃的极限,他要靠着两只脚在升力枯竭的时候扒一下土台子的边缘就跳上去了。
  燕姐姐卧在巢里看了颜珏一眼,目光中充满了感激,“谢谢你,只有我娘曾经对我这么好,还有鱼肉吗?”
  那些丢在台子上的碎鱼肉被太平鸟人发酵过,先冻过以后再解冻,清清爽爽是很好的滋补品,颜珏赶忙把鱼肉给她丢进去。
  她才吃了两小块,有气无力的对小鸭人说,“我叫颜珏你竟然没反驳,这就奇怪了……真是可惜了我心幕里的那个高大威猛的形象。”
  说罢她又睡了,颜珏道,“那你就赶快好起来然后快滚。”
  燕姐姐的话影响不到颜珏,白天注定变的越来越长,透明的天空和辽阔的大地就是颜珏此时的心情,他喜滋滋的往大湖的方向看,现在能够阻止他们回大湖的就是老大,他不出壳谁来了也搬不动,颜珏不怎么着急。
  但是天气一暖和,这十多只大太平鸟人要赶快处理,不然就浪费了。
  他不必用嘴去拔毛,拿一只脚摁住、用另一只脚抓住一撮羽毛用力扯就下来了,他的脚趾很锋利,刷的一下大太平鸟就被开了膛,一块一块的被他在土台子上摊开,让它们接受太阳的烘烤,去掉多余的水分就不会腐烂。
  干着活儿,颜珏想像大湖中的场景。
  雪灾消弥了,附近的极地狼也都被消灭了,鸭人们在族长的率领下开始重建家园,等把一切都安顿下来以后,族长会想到这只土台子,他承诺过的事不可能黄掉,颜珏很快又能和外婆、老三在一起了。
  十多只大太平鸟人已经变成了肉干,可是大湖那里还没有人过来。
  燕姐姐终于好起来了,她卧在巢里对颜珏说,“我看你这么心神不宁,心里有惦记,要不要我再替你去大湖跑一趟?你此时还飞不过去的,路很远呢。”
  颜珏说,“我想自己去看看,飞不动还能走,你要看紧了老大,能做到吗?”
  这是颜珏开口相求,燕姐姐不必离开了,她说,“我去看不比你更方便,依我的经验看你还飞不高,也飞不快。”
  这句话又起了相反的作用,颜珏腾身从土台子上飞出去。
  他在低空围着小小的土台子转了一圈儿,然后转向南边,他的能力比跳那只土台子的时候又提升了,刹那间视野变的开阔起来,以前需要他仰视的极地柳变成了蘑菇头,一簇簇的拥挤在一起,荒原上还有一条以前他不知道的河,水面中照着蓝天。
  土台子变成个小点,它和周围的所有东西一起变成个小小的局部,全都落在了颜珏的身后,新的景色扑面而至!远处的那座环形的大湖在他的眼中是一面镜子,湖心岛是一只巢。
  这样的视觉冲击,和颜珏之前那种来去如电的生活有很大的区别,可是毕竟有些接近了,接近了,他还飞不太高,这段短短的飞行让他的体力下降很快,于是选择了环形大湖上一段最窄的水面进行飞越。
  从水面掠过时,颜珏看到一头狐狼的身子正在湖水中不停的漾动,但他却不是在游泳,人已经死透了,在他的尸体旁边穿梭往来着三十多条两三尺长又黑又壮的鱼脊,在湖水中搅起一片片的白浪花,狐狼浸在水下的半只身子已经被它们嘶咬的只剩下白骨了。
  一阵毛骨悚然,颜珏赶紧飞过了湖面,知道它们是专门袭击各种水鸟的可怕狗鱼,生活在极地河沼中,凶残程度毫不逊色于鲨鱼。
  湖心岛上静悄悄的,没有一点鸭声,颜珏半飞半跳的到处看,钻进蒲草丛和树丛底下找,那里遗弃着一只只族人的空巢,可是鸭人们一个都不见了。
  颜珏呆呆的站在岸边,猜不透遇到了什么情况。
  不远处更宽阔的湖面上还浮着十几头极地狼,无一例外都是被动的漾来漾去,有的被大狗鱼扯来拽去的在水中翻着身子,嘴唇被狗鱼剥掉了,裸着獠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