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斗破之我让魂族从了良 > 第134章 安抚!

第134章 安抚!

在魂虚的记忆中,自两百年前,魂天帝便与自己这位原配没有再同过房。
  
  以魂天帝的性格,原本自八百年前那场与萧族之间的大战后,便不再心系于儿女之情,常年都处在闭关疗养之中。
  
  但念及自己微末之时曾受过对方父女的恩情,遂而与之留下了一个子嗣,当做还了对方的愿。
  
  而后,这两百年来,两者之间完全可以用相敬如宾来形容,完全没有了夫妻之间应有的亲近。
  
  这两百年间,彼此相见的次数都未曾超过十次,已经生疏的不行了。
  
  所以这也是魂虚,敢于与之会面的缘故。
  
  若是真的是日夜相见的枕边人,他八成是要找理由避开对方,有些蛛丝马迹,也就只有这类亲近的人才能察觉出来。
  
  女人的直觉,有时候可是非常恐怖的,在前世魂虚深有体会!
  
  洞府大门打开后,魂虚并没有亲自去迎接对方,因为以魂天帝的性格是不会做出这种热情的举动。
  
  直到魂可颜来到正殿,魂虚才从王座上慢慢走将下来。
  
  魂天帝的性格比较冷厉,但他比较会隐藏自己的性情,平日里皆是一副儒雅的书生气。
  
  因为他最引以为豪的便是他自己的谋略,如同算无遗策的帅才,牢牢把控局势。
  
  不过,魂虚并没有刻意模仿这一点,因为自从他换了黑色劲装之后,他整体的气质明显更接近魂天帝的真实性情了,没错就是冷厉
  
  !
  
  魂天帝之所以一直给人儒雅的错觉,那不过是他的伪装罢了。
  
  如今在外人眼中,他已经是这斗气大路上的最强者,唯一的半步斗帝。
  
  这样的实力,又何须隐藏自己的性情。
  
  “可颜,此番前来所谓何事?”魂虚的目光如往日般平淡,仿佛会见之人并不是自己的结发妻子,更像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作为曾经的枕边人,魂可颜自然清楚对方的真实性情是什么,并未生疑。
  
  不得不说的是,魂可颜也的确很懂得男人最喜欢什么,她将姿态放得极低,狭长的眸子折射出一抹柔情道:“夫君身上的伤已经彻
  
  底修复了?”
  
  魂可颜的容貌绝美,在褪去雍容华贵的气质之后,剩下的仅有一名妻子对于丈夫的关切。
  
  那水盈盈的目光,看得魂虚的心脏一跳一跳的。
  
  “该死,这女人好强的媚术,也不知道魂天帝究竟怎么能把持得住!”
  
  魂虚心中低呼,表面上却是强作镇定道:“已经无碍!”
  
  魂可颜顺势爬杆:“夫君,既然你伤势已经恢复,那奴家搬回来服侍你么!”
  
  “好……不好呢?”魂虚发现自己差点嘴皮子秃了瓢,好在他灵魂境界已经提升了不少,险些一个没忍住。
  
  魂虚的反应有些超乎魂可颜的预料,原以为对方会直接漠视自己的请求,却没料来了个二次转折。
  
  委实把魂可颜给整懵了!
  
  不过,这哪怕有一丝希望,魂可颜也定要牢牢拽着!
  
  “难道是自己的媚术提升了?但我未曾主动激发媚术啊!”魂可颜心跳有些加快,她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随后再是发出了她那让
  
  人欲罢不能的御姐音:“那,夫君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呐!”
  
  魂虚轻咳一声:“咳,可颜,我想你此来应当不是为了同我开这种玩笑吧!”
  
  魂可颜狭长的眸子翻了翻,莞尔一笑:“还是一点都瞒住不过你!”
  
  对方既然扯开话题,聪颖的魂可颜已知事不可为,若是在纠缠下去,保不准会引起对方的不快。
  
  “听闻夫君带回了一稚童,好生天真烂漫,奴家闲来无事,不知能否瞧上一瞧!”
  
  魂可颜的眼眸弯了起来,满是好奇的色彩。
  
  前世,在娱乐圈混迹了那么久,魂虚的爱商真的那么低?自然不是!
  
  他甚至早已察觉到美杜莎对他的一些情愫,而那一吻之后,他更是肯定自己在不经意间已经俘获了对方的芳心。
  
  他之所以没有把接收的信号反馈回去,那是因为哪怕他自己都不确定是否能够活过系统给予的三年时间。
  
  若是最终他败亡了,也免得耽误了人家。
  
  不过,他似乎也忘却了一点。
  
  那便是,蛇人族一直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他们每一届的美杜莎,一旦真心爱上一名男子,从此便会至死不渝,如果爱人死去,
  
  她便将会与之同葬,绝不独活。
  
  如果美杜莎真的对魂虚动了情,不论他是否接受这份爱情,美杜莎的心都已经烙印在了对方的身上,假如魂虚真的消亡了,美杜莎
  
  便会在第一时间感应到,最终通过蛇人族特有的仪式与之同葬!
  
  而作为那烙印的仪式,其实已经从美杜莎的那一吻已经开始了!
  
  再看如今的魂可颜,通过自己这具身体的记忆,以及魂虚自己的推断,他十分确定,对方是一个看似完全依附男人,其实自身是非
  
  常有主见的女人。
  
  要不然,当初对方也无法利用手中的资源助魂天帝登上族长宝座了。
  
  不仅仅是在主见上,在爱情上,魂可颜同样是个完美主义者。
  
  哪怕斗气大陆男尊女卑,三妻四妾的男人多得去了。
  
  她依旧要求,魂天帝今生只可娶她一人,至于看不到的,她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也是当初两人走到一起时,魂可颜唯一提出的条件。
  
  而魂天帝同样履行了这个承诺,不仅在明面上,即便是在暗地里从未与其他女子有染。
  
  所以,当魂可颜一开口提到紫妍,魂虚便意识到,对方是在试探他的口风。
  
  无外乎,以为自己外面有了人,亦或是紫妍便是他在外面留的种。
  
  在他夺舍之前的魂天帝,虽然多数都在闭关,却也不是常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还是会时而离开魂界,搜寻一些对他疗伤有用的宝物。
  
  之所以他从未假借于人,自然便是不想让他人知晓他的真实情况,以防动摇魂族的军心,更或者给其他远古族有机可乘的念头。
  
  所以说,一个男人要是足够聪明,那便不要在女人面前‘撒谎’。
  
  当然,不‘撒谎’也并不代表要全盘托出,选择避重就轻,半真半假的内容去陈述实事,往往会取到有效的作用。
  
  更何况,紫妍压根就不是自己私生女。
  
  他自然不屑隐瞒什么,他与魂可颜四目相对,直到对方慢慢在自己的逼视之下侧过些许弧度,方才随意道:“她是我无意中发现的
  
  太古虚龙皇族血脉,趁她蒙昧未知,将之驯化,我魂族日后便可多出一名比肩远古圣兽的守山神兽,你若有兴趣那便去瞧瞧!”
  
  以魂虚今时今日的地位,整个魂族没有谁能够在他的逼视下,云淡风轻。
  
  而仅仅是这一眼,也让魂可颜再度意识到,她如今的这位丈夫或许已经完全变了。
  
  已经无需像早期那般处处看人脸色,即便是自己这位有恩于他的结发妻子,也无法左右他的思想,是完完全全的唯我独尊。
  
  值得庆幸的是,对方并没有完全漠视自己的感受,至少,对方还愿意给自己一个解释。
  
  而她对这个解释,也非常满意!
  
  “多谢夫君,奴家告退!”
  
  魂可颜点到即止,一欠身便准备离去。
  
  眼看魂可颜即将离开大门,一道轻悠悠的声音随之传了过来,是魂虚那淳厚的声音。
  
  “可颜,你与岳父大恩,魂天帝不曾一刻忘却,莫要多想!”
  
  听到这句话,大门前的魂可颜肩膀抖了抖,微微侧过的娇颜露出一抹令人心神摇曳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