滔滔汉水,奔不息,峡谷口两界山上,白雪银妆。
  谷口外,数千周军抢运关口残石。
  关口高处,白雪覆盖,片片雪,轻轻落在城头。
  “杨总兵,可有办法,能阻止夏军渡河?”
  “殿下!”
  皇子身边,身穿黄金青铜虎纹甲,头带红缨青铜虎盔,双手抱拳叫了一声殿下后又:“殿下,我军兵力有区区三千人,且多是三阶武守军,眼下能用峡渡口关有地形固守待援。才是上策!”
  呼
  冷风炸裂,边吹进谷口的雪风,吹的关口城墙上旌旗猎猎,红色为底的大周王旗,迎风招,旌旗下皇子东华琉襄望着汉水岸夏军旌旗,悠色匆匆。
  “勒令全军,上城墙!”
  “诺”
  恍然间这天之骄子,皇亲贵胄,手握的紧。
  【父皇,可要早些派援军来啊!】
  东华襄,心里默默祈祷,手握天子赐与的宝剑,脸色严肃。
  霞关口,夏军开始登陆黄色战甲锋军队开始踏上陆地。
  “弓箭手准备”
  “弩机准备”
  皇子身边阶武,杨总兵沉着挥。
  梭梭………梭梭…………
  关下夏军锋军,人未到,箭矢却到了。
  一阵密云般的箭雨,率攻上城墙。
  作为攻城方的夏军,率发起进攻。
  “盾牌手就”
  “呵”
  黑压压的箭矢雨杀过来,杨总兵急忙令三千守军中盾牌手立盾。
  “这峡渡口关守关之人,还不错,立盾牌!”
  汉水河上一艘巨大的楼船上,一身穿黑色候服的中年人静静的望着关口,身后数夏军将军跟随,为首一稍微微胖的年轻人在其身后调笑。
  “郑将军!”
  定武候有些不悦的望这夏国新郑家的家主。
  “周军抵抗似危机,实质进退有度,见过锋军靠近城墙一步了吗?”
  “这这…………这这这………定武侯爷恕罪,末将信口胡言………”
  “信口胡言……”
  定武候脸色不差的着眼前这夏国贵族。
  “来人将这扰乱军心,魅惑主将的小人拖出去砍啦!”
  “是”
  “侯爷不可!”
  怒涛激的汉水上,夏军主力旗舰中,一众陈郡主将纷纷跪下抱拳。
  夏国与燕国一样,侯爵凡是带武字,都是军方大佬,且都是能征善战之辈,是夏国的武将们爵可要比燕国的值钱多了,因是袭罔替。可是唯有龙腾虎跃定乾坤,大武候不是,这是夏国太祖王“夏文惠王禹永天德”定的规矩,延续年从未变过。
  所以大武候高权重,他不是袭罔替,夏国民间有一句话“宁可得罪不可一的武候爷,不可得罪那些贵族爷们。”
  “怎?诸莫非要违军令不成?”
  “定武侯爷,郑将军祖上可是夏王表亲,如草率杀一贵族,不符合礼制。”
  “礼制?”
  定武候一身黑袍,头戴猛虎定天冠,腰悬夏王御赐武候剑。身后龙纹银笔挂,眉目间杀伐之气越来越浓。
  “扰乱我军心,不论是谁,杀无赦!”
  “定武候”
  诸将领齐齐定武候围了过去。
  “怎们要胁迫本候?”
  “定武侯爷胁迫我等是万万不敢的,可是今天要杀郑将军,那也是万万不可以的!”
  “哦!杀一个扰乱军心的舌头,还需要们同?”
  “侯爷”
  “左右卫兵还愣着?”
  “诺”
  “侯爷,杀一个郑不难,可是过万一定武子不能继承的爵,后是?”
  “哼,至少本候就能掌们生死,后警告们谁敢替郑,同罪!”
  铿锵,铿锵,铿锵
  夏军锋部队,夺下峡渡口关后,大军长驱入,沿着两界山,葫芦山口着关口杀进。
  吼
  两界山,群山密林中没有成气候的妖兽在嘶吼,金毛猿妖兽族群在不断的聚拢,围观!白茫茫一片的峡渡口,杀声震天。浅黄色的夏军战旗,多如密林,红色的大周军旗,在关口上漂浮不定,岌岌可危。
  洛阳王畿之内,群臣还在为天子御驾亲征而争吵不休。
  “陛下,臣请长主殿下统领凤卫与臣统领军下阻挡夏国大军。由卫国,武国三皇子统领十卫军进讨伐周王。”
  焦头烂额的群臣,在努力讨伐敌对党的时候,袁语林阶上的天子禀报,一时间整个大殿静了来。
  “军,刚刚组,训练不达标,如何能抵挡夏军。”
  周朝兵部尚书,东华元学,听了袁语林议之后当场驳。
  “请问元学尚书大人,周军比夏军如何?”
  “周军有妖族相助,自然比夏军正规军厉害,不然如千年周还存在。”
  “那陈郡守军和夏国正规军如何?”
  “除去夏国定武候的定武卫,其他军队本上是民奴隶组。”
  “错!夏国陈郡除去定武卫还有一支一万人地方贵族精锐军团”
  “军,虽然是新国民组成的军队,是我相信有长主殿下凤卫军帮忖,纵然不能复陈郡,也定能阻挡敌人于洛阳城外,要卫国,武国,三皇子他们率领十卫退周军进犯,我大周卫战一阶段就算成了。”
  “一阶段,天子有些莫其妙的问。”
  “陛下,臣将战役定未两个阶段,一阶段,二阶段,。一阶段新组军和长主凤卫军对夏国守势,卫国,武国,三皇子十卫军对周国攻势,陛下率铁甲卫坐镇洛阳居中调度。二阶段是攻周国军队胜,师渡过汉水,攻夏国陈郡定武候军团侧翼,我军与凤卫军合力击垮夏军,拿下陈郡。”
  “嗯,设不错!”
  “副相我有一个问,的一切都是立在我十卫大军击溃周军的前下,要是我军击不溃呢?”
  东华上脸色疑惑。
  比起携大胜之势的十卫军下支援袁语林与东华琉璃凤卫军,眼下东华上所到的问才是棘手。袁语林稍加索后又:“如若十卫军大败,陛下当坚守洛阳王畿,燕国,楚国,东国,各地诸侯派出信使,让他们起兵勤王。”
  “副相难不诸侯对天子王畿俯视眈眈?”
  “正是因为,本才要行变法,尔等不御敌良策,到是对声一浪比一浪高。远忧哪有近祸可怕!何况要诸侯起兵勤王,天子坐镇王畿,谁敢在王畿之地乱来。”
  袁语林说着,怀抱玉板天子一拜,然后又:“何况王畿之地有龙守护,天子坐镇,大周大的铁卫军坚守。”
  “陛下,老臣以为可否调长主凤卫军,与副相军进与周国叛军和妖族大军对峙,派遣卫国,武国,陈国,三皇子为首的十卫军伐,退陈郡夏军,然后移进与长主副相所统领的大军汇合,灭周国。”
  “陛下,上相国所言计策甚是巧妙,臣附议!”
  “臣附议”
  兵部尚书东华元学抱着玉板出列。
  “臣等也附议”
  一时间大奉天殿上大半朝臣纷纷出列附议。
  “陛下消灭周国,还都长,复兴我大周,是我周王室子孙责,我武国府愿捐出全部的家产。”
  “陛下,我也愿”
  “我等也愿”
  “夏王早有我周王室而主天下的法,诸卿所言所朕也赞同是们有没有过既然夏军敢来侵犯我洛郡,可否会有后手?是否在这定武候背后还有一支大的军队?”
  天子睡衣披肩,眉宇间王之气彭拜,组忧心匆匆的脸色显得的格格不入。天子是支持袁语林的主张的。
  “然后!假如十卫军与夏军对峙起来而边的周国大军又败副相军?朕问诸卿当如何?”
  天子语气不快不慢,也不严肃,是问的这几句,让阶台阶下诸大周朝臣哑口无言。
  “陛下…老臣以为…………”
  “相国大人!”
  天子有些脸色不悦的这堂兄。
  “臣赞同陛下的法。”
  “臣等附议”
  “臣等也附议!”
  东华上抱着牙板天子一拜同袁语林议之后,身后大部分朝臣墙头草一样,慌忙附议。这一切让袁语林心头一紧。天子脸色平,是眼中一丝杀机一闪而过。
  “既然相国同,朕认为副相议可行,铁卫军是精锐,那就要用到刀刃上,传令升三皇子为军正院长,统领铁卫军与卫国,武国一同征。”
  “陛下……………”
  “朕已定!”
  天子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又:“着陈国为军统帅,长主东华琉璃,和驸马袁语林分为左右副帅,伐陈郡。”
  “诺”
  “诸边疆告急,起兵杀敌!”
  “诺”
  铿锵
  一声铁甲响后,武将一人鱼贯而出。。
  “语林留下”
  就在袁语林起身的时候天子突然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