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陆·青丝


  婉清想去牵王兄的手,却被他不着痕迹地躲开了。
  她缩了缩手,似乎听到了那些围观人的耻笑声。
  这繁华的街市婉清也没心思逛了。
  她红着眼眶,看着总是和她保持半步距离的王兄的背影,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袖。
  “哥哥,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他们的关系曾经亲密无间。
  “小妹相信我,这一切都是为你好。”
  为她好。
  她依稀记得父王也曾经对她这么说。
  那她是一个局外人吗?
  什么都无权知道。
  “哥哥带你出来玩就开心一点,你不是吵着要吃糖葫芦吗?我去给你买。”
  他宠溺地摸了摸婉清的头。
  王兄对她的好,她都会记得。
  天冷了,她瞥了一眼,看见街角有一个算命的道士。
  那是一个白色长发的男子,手中捧着……一坛牡丹?
  她揉了揉眼睛,不可置信地瞧个仔细。
  一定是她看错了,这个季节城中怎么会有牡丹花。
  她向那个人的方向走了几步,才发现那个男人和那些普通算命人不太一样。
  容貌俊美,眼角带着一抹妖异的红色,有点像那牡丹花成了精。
  她掏出了几枚铜板放在桌上。
  “大师,能给我算上一卦吗?”
  “不够。”
  他的声音醇厚,视线却依旧在那坛牡丹花。
  她不知道为何,就是想算上一卦。
  “那,要多少?”
  他缓缓竖起一根手指。
  “一锭银?”
  他摇了摇头。
  “一锭金吗?可我……没带那么多。”
  婉清不懂这价钱,若是旁人,只会破口大骂他是个骗子了。
  “我不要你一锭金,只要你一缕及腰的头发。”
  头发?
  她有些疑惑地照做了。
  男人将自己的头发装在一个锦囊里。
  “你会改变所有人的命运,但是这个国家也会因你而亡。”
  他一字一句地说着,丝毫不在意这样的话若是被其他人听到,传到王的耳朵里,是要杀头的罪名。
  “这个你随身带好了,是你的护身符。”
  他又将锦囊递给婉清。
  “那,我可能避免这国破家亡的惨剧。”
  她应该相信吗?
  男人勾唇笑了笑。
  “那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姑娘还是不要碰了。”
  不属于她的……
  婉清听得似懂非懂。
  “那我可还能再来找你?”
  “有缘自会相见。”
  男人低头不语。
  婉清的肩膀上被人拍了两下,她回过头,看见了王兄。
  “小妹,你跑到街角来干什么?”
  “我找人……算卦。”
  她再转过身想把那人指给王兄看,却发现那街角算卦的男人早已不见。
  “诶,人呢?”
  她刚想挠挠头,却发现手上还有个锦囊。
  都是真的。
  “那人比王兄还要漂亮。”
  比她的小信……
  没有她的小信可爱,哼。
  “莫非你遇到的就是那牡丹方士?”
  “牡丹方士?”
  婉清想了想。
  “他好像确实抱着一坛牡丹花。”
  “小妹你可是走了大运了,他的卦千金难求,他都和你说了些什么?”
  她攥紧手中的锦囊。
  “没什么。”
  “我想回去了。”
  王兄的动作顿了一下。
  他派那些人去婉清宫里搜查,却迟迟没有来汇报。
  他不想毁坏他们之间的关系,如果婉清回去和那些人碰到就不好了。
  应该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那,回去吧。”
  婉清前面一溜小跑,王兄的眼神却沉了沉。
  “你若是和妖扯上了关系,我又能怎么保护你呢?”
  婉清跑得远,挤在人群中,听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