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合租神棍 > 第297章 烈女

第297章 烈女


  
  
  一众名流们当真是大开眼界,十大杰出青年跟老婆打架的场面,千年难得一遇。
  
  于是乎,嘲笑声,怒骂声,直播声,不绝于耳,但却没有一个人上前来拉开他们。
  
  三少此时已经笑得有些背过气去了,搭着刘小立的肩膀问道:
  
  “怎么样太子?就问你爽不爽!啊哈哈!”
  
  关雪闻言,噗嗤一笑,想不到这个温文尔雅的三少,竟然还有如此贪玩的一面。
  
  刘小立摇了摇头,苦笑道:
  
  “都绿出一片大草原来了,不过这是他自找的吧,吃得咸鱼抗得渴,活该。”
  
  就在这时,刚刚那名立下汗马功劳的服务生小陈,屁颠屁颠的走了过来:
  
  “嘿嘿,三少,怎么样?小人做得不错吧?”
  
  三少满意的点了点头:
  
  “嗯,奈斯!等一会你收拾收拾,明天到我那上班吧,陈经理!”
  
  小陈一听这个新的称呼,当即大喜道:
  
  “谢谢三少,谢谢三少!”
  
  三少摆摆手:
  
  “谢什么,你要谢的人在这呢,叫太子哥。”
  
  小陈顺着三少所指看去,恭敬的喊了一声:
  
  “谢太子哥!”
  
  三少春风满面:
  
  “太子,就是这小子给拍的片,也是他放到大屏幕上去的。”
  
  “谢谢陈经理。”刘小立温和地笑笑,“三少,替我转他一百万。”
  
  “还愣着干嘛,还不快谢过太子哥?”
  
  三少忙出言提醒小陈。
  
  小陈把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一般,连连跟刘小立道谢。
  
  他压根就没想到,这位其貌不扬的太子哥,竟然地位比三少还要高。
  
  更加想不到的是,自己就是纯属想报复一下张楚迪那一巴掌之仇罢了,却没想到,财权双收哇。
  
  事情闹到这里,主办方再也坐不住了,连忙上了几名保安把那张楚迪夫妻拉开。
  
  张楚迪夫妇就气哼哼的分别离场了,哪里还有脸再在这里呆下去。
  
  然而,张楚迪离走之前,眼神怨毒的看了刘小立和关雪一眼,冷笑着转身走出宴会厅,却并未离开阳泉酒店,而是招来了一位相熟的服务员……
  
  接着主持人一脸尴尬的解着场,请了另一位同样成功的富商上台进行演讲。
  
  晚宴进行到这里,也差不多接近尾声了。
  
  就在刘小立想要告辞的时候,关雪起身说想先去上个洗手间。
  
  曼曼正好也想要去,于是刘小立就放心的让两女结伴去了。
  
  两女来到三楼洗手间的时候,却是发现女厕门口放了一个正在清洁中的黄牌。
  
  曼曼朝着里面问了一声:
  
  “那个,请问,还有多久洗完?”
  
  里面走出来一个服务员着装的中年妇女,手里拿着拖把,走到门口一看,见是曼曼和关雪,微不可察的阴笑一声道:
  
  “刚开始,这会儿一二三楼估计都在搞卫生,你们上四楼吧,四楼是客房层,应该厕所是空的。”
  
  曼曼和关雪只得坐上了电梯,往四楼洗手间去了。
  
  与此同时,在四楼女厕前等待着的某人,收到了那中年妇女服务员的指令,连忙拿走了四楼女厕的正在清洁中的黄牌,潜伏在了男厕门边……
  
  不久之后,曼曼再次回到了宴席之上。
  
  刘小立奇道:
  
  “咦?曼曼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回来了?你雪姐呢?”
  
  曼曼也是急切的四下张望:
  
  “我也不知道哇,我刚去四楼上完洗手间出来,等了好久,她还没出来,然后我就朝里面叫了几声,没人答应,我就进去找了,发现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我还以为她自己先回来了呢!”
  
  刘小立眉头紧皱,心头似乎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
  
  四楼某客房。
  
  张楚迪手戴白手套,扬了扬手中的一把短匕首,推搡了一下双手被绑,口里塞着布团的关雪。
  
  关雪双眸含泪,刚刚在四楼女厕的时候,自己才准备进隔间呢,却不料想被身材高大的张楚迪尾行而至,二话不说就用一块浸满麻药的布捂住了自己的口鼻。
  
  关雪瞬间全身无力,但好在她下意识的就屏住呼吸,所以吸入的麻药并不是很多,还能勉强保持着脑袋的清醒。
  
  关雪等到张楚迪放开手中那块布的时候,张嘴想喊,却发现自己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想要使劲拍打周围的隔间,以引起同行的曼曼注意。
  
  然而,自己手脚无力,连一点噪音都弄不出来不止,还被张楚迪利索的用绳子绑住了双手,并塞了一团干净的布团进嘴,用布条绑紧。
  
  简直就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张楚迪扯着绑关雪手的绳子,几乎是用拖着的把关雪拖出了女厕,关雪手脚吃痛,恢复了一丝力气,勉强站稳身形,但只得任由着张楚迪拖着往某间客房走去。
  
  她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是什么,心中闪现的,全都是刘小立对自己的好,我不能对不起小立,不能!
  
  一含至此,关雪不知哪来的力气,凝聚全身力量,咬着银牙,含着泪花,拼着命的往张楚迪手中的匕首冲了过去。
  
  关雪打算以自己一死,来保清白!
  
  然而,张楚迪冷笑一声:
  
  “想死?没门,得让我玩够了先,嘿嘿!”
  
  于是他手腕一转,把匕首调了个头,关雪一头撞到了张楚迪的胸.前,张楚迪一把抓起她的秀发,将她往床上使劲一扔。
  
  关雪无力的摔倒在了床上,脑袋里天旋地转,但依旧没有停下挣扎。
  
  张楚迪好整以暇的欣赏着关雪挣扎的模样,这样的情景似乎让他更加兴奋,心底的兽欲翻涌不止,脑海里已经开始出现一会关雪呀呀大叫的场景了。
  
  “啧啧啧,瞧瞧你呀小雪,早知如此,当初你就不应该拒绝本少呀,从了我多好,还不用受今天的皮肉之苦。”
  
  张楚迪不急,整个阳泉酒店这么大,自己又是用内部钥匙进来的,想要一时间找到他们,估计他都完事好久了。
  
  一想到时间问题,张楚迪从口袋里取出一枚粉色的小药丸,仰头咕咚一声吞了下去。
  
  春宵一刻值千金,他得将自己的时长进行最大化的延长,这样才能细细口味眼前这只犹如猎物一般的尤物。
  
  “你休想!我就算死……”
  
  关雪狠狠的瞪着张楚迪,说着就想用舌头伸到牙齿之间,准备咬舌自尽。
  
  “哟,没想到还是个烈女呢,不过你越是这样,我就越是兴奋,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