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合租神棍 > 第295章 臭显摆

第295章 臭显摆


  
  
  刘小立连忙摘下关雪手上的钻戒,恭敬的递给江老:
  
  “那就有劳江老了。”
  
  张楚迪见状,不甘示弱,一副谁怕谁的表情,也摘下了他老婆的项链,一并递给了江老。
  
  只见江老戴上单目放大镜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却是摇了摇头道:
  
  “光这么看的话,确实很难看得出真假,两颗钻石都各有千秋。三少,可否借十倍镜一用?”
  
  “当然,江老。”
  
  随后三少迅速安排工作人员把拍卖会用得到的十倍镜给抬了上来。
  
  江老用这专业的工具,分别鉴定了两颗钻石,良久,才抬头沉吟道:
  
  “刘先生,请问你的这颗钻石,是在哪买的?张大少,你的这颗,又是在哪买的?”
  
  “中东,迪拜!”
  
  张楚迪一脸自豪的抢先答道。
  
  刘小立却是一脸问号的看向三少,三少这才跟江老回道:
  
  “回江老,是南非,这颗钻石,是家父亲手送给刘先生作为见面礼的。”
  
  江老点点头,脸上拨开云雾见青天,捋了捋胡子,朗声道:
  
  “老夫基本可以确定了,两颗钻石都是真钻,但不同的是,张大少的这颗是水系宝石,而刘先生的这颗,则是土系宝石,这一点从钻石本身折射出来的色彩可以判断。”
  
  张楚迪闻言,讥笑道:
  
  “嘁,果然是物似主人型,土包子就得买土系石!”
  
  然而,江老却是话锋一转,轻笑着说道:
  
  “老夫一位钻石鉴定协会的友人曾经跟我说过,最近世上出现了一颗价值连城的钻石,阿弗洛狄忒之心,它上一次出现的地方,是在南非,被一位华夏富商买走,而它,则是一块土系宝石!”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一片。
  
  虽然江老并未点明孰真孰假,但言下之意,再明确不过了,只有刘小立的那颗,才刚好符合江老所说的所有条件!
  
  张楚迪的脸瞬间拉了下来,不敢置信的喝道:
  
  “一派胡言!这可是我在中东土豪手中,花了八百多万买的,我的才是真正的阿弗洛狄忒之心!”
  
  张太太更是指着江老鼻子道:
  
  “就是!单凭你的一面之词,就敢诽谤我的钻石是假的?!”
  
  然未等江老发话,宴会厅的大门处,走进一位气度非凡的老者走了进来,语气冰冷的说道:
  
  “你这不仅是在质疑江老,更是在质疑老夫了?”
  
  名流们看向来人,顿时瞳孔猛地一下收缩,难道刚刚江老口中所说的老友,竟然是这位大人物?!
  
  “这不是钻石鉴定协会的会长赵再石赵老吗?他怎么来了?”
  
  “是呀,据说赵老为人刚正不阿,油盐不进,极为难请的,估计也就是三少才能请得起他老人家了吧?”
  
  不错,人确实是三少请来的,三少更是热情的迎了上去,一番客套。
  
  作为三少的长期合作伙伴,赵老因为之前有事,没办法参加前面的拍卖会,但好在总算在宴会开始之前赶到了。
  
  赵老径自走到了众人跟前,彬彬有礼的道:
  
  “不知可否借张大少的宝石,让老夫过一过目?”
  
  张楚迪心中憋着一股子气,感觉今天自从刘小立出现以来,自己就没顺心过。
  
  他可不想再在买钻石这方面败给他,毕竟自己家就是开珠宝行的。
  
  于是他连忙将项链递给了赵老。
  
  赵老接过,先是点了点头,随后走到十倍镜前,仔细查看了一番,沉吟道:
  
  “嗯,不错,老江宝刀未老哇,眼光还是如此的毒辣!张大少,张太太,刚刚老江没有说得出口的是,你手中的这颗,是水系宝石之中最不值钱的散水钻,除了个头比较大之外,估值一百万封顶!”
  
  说着,赵老转而对着众人说道:
  
  “不偏私的说一句,刘先生手中的这颗,正是当初金大福金老板委托在下亲手鉴定的,阿弗洛狄忒之心真品无疑!”
  
  此言一出,名流们顿时哄堂大笑。
  
  “啊哈哈!枉他迪少还说自家是开珠宝店的,这点眼力见都没有,花了八百多万买了一颗一百万封顶的垃圾钻石!”
  
  “就是,哎哟笑死老子了,还特地在人家刘先生的真品面前臭显摆来着!”
  
  “看来张生生珠宝行的实力,也不过如此呀!有这样的少东家,形势不容乐观呀!”
  
  张楚迪夫妻的老脸憋成了猪肝色,恨恨的一把夺过赵老手中的钻石项链,递给他老婆就想转身走。
  
  然而,张太太却是气哼哼的一把拍掉了他手中的项链,掉头就走:
  
  “哼!好你个张楚迪,竟然敢买假的钻石来忽悠老娘?!把钱都花在你的那些小妞身上了?!艹!”
  
  张楚迪又羞又怒,捡起地上的项链,逃也似的追了上去。
  
  刘小立谢过二老替自己出面,总算是在这个不可一世的张楚迪面前出了一口恶气。
  
  替关雪重新戴上这颗名贵的阿弗洛狄忒之心后,宴会便正式开始了。
  
  然而,刚刚追了出去的张楚迪,却是脸色铁青的独自折返宴席,显然是没把自己老婆哄回来,独自闷闷不乐的坐在那吃着东西,时不时的向刘小立投来了怨毒的目光。
  
  然而,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刚刚替张楚迪送花,并且被他扇了一巴掌的那个服务员小生,神神秘秘的走到了三少跟前,把他请到了一边。
  
  “什么事呀?就不能在那说?”
  
  三少神色略有些不喜,要不是今天刘小立给自己涨足了脸,还趁机打压了一下张楚迪的气焰,估计三少就不搭理这小生了。
  
  而这小生之所以找上三少,便是因为三少经常来阳泉酒店光顾,平时看他人很是和善。
  
  最重要的是,在他看来,当前的整个宴会厅里,就只有三少一人有能量与张楚迪抗衡!
  
  然他所不知道的是,三少的背后,还有一位更加大能量的人物呢。
  
  “三少,我给您看点东西,不为别的,就为出刚刚那一巴掌的气!”
  
  服务生恨恨的说道。
  
  三少点了点头,看不出来,这小生虽然胆子小了一些,但还是有些骨气的。
  
  接着,服务生便掏出手机来,给三少看了一段小视频。
  
  “嗯……啊!用力……再用力点!”
  
  “嘿……嘿!怎么你今晚特别的骚?再叫大声一点!艹!”
  
  三少看到这段充满粗重喘息的小视频,惊讶得嘴巴张成了“O”字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