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靖夜司 > 381还是要去

381还是要去


  “你还是要去吗?”门外来人正是童战,他知道王冲要去,所以前来。
  王冲提剑,想要掠过童战。
  “嗒~啪~!”童战持刀横在身前,挡住王冲道:“别去了!就让卫明去办吧!就算你去了也改变不了什么!”
  王冲按下童战的刀鞘,也不说话,他径直走向门去。
  童战回首他的背影,怒声道:“放下吧~!她根本没有爱过你!她的死活你为何还要这么关心?”
  “这些年她爱的都是他,从未改变过!”
  “她若执意和他付死,你又何必如此?”
  “我们都是他带出来的,现在他倒了,我童战也不想做墙倒众人推的势利小人,但我也救不了他,但我可以选不再去杀他~!”
  “现在卫明也不让咱们去办了,你又何必为往上凑?“
  之前陈景世要二人杀方惜朝,最先接令的是童战,当时王冲还有些不忍,但现在二人所处的位置却转换过来了。
  听完童战的话,王冲停下了脚步,“我杀他!不是因为她!而是因为我是大靖锦衣卫的敛事!吾等身为人臣,必当为陛下分忧!“说罢,王冲跨步离去。
  童战目送离去的王冲,最终他还是跟了上去,因为他知道方惜朝不死,所有人都不会好过。
  长安东城外的山林中,四道人影在山林中飞驰,唐清风在前探路,唐清蓝和千悔搀扶方惜朝在后。
  四人潜行数十里,终于来到了渭滨河畔的一处别院。
  “文叔~文叔!”唐清风敲击院门,片刻后~院门打开,开门的正是天工阁主事唐秀文。
  “哎呦~!清风啊~你们可算来了,快进屋~快进屋~!”唐秀文连忙将众人带进屋内。
  昏暗的房屋中,铜盆的热水被鲜血染红,“噗呲~噗~!”木刺从肉体中拔出,发出血肉拉裂的声响。
  “嗯~!”方惜朝牙关紧咬,上下颚不停打颤,一丝丝血迹从他嘴中流出。
  千悔看到心痛不已,他连忙用热锦帕为方惜朝擦拭额头上的汗水。
  半响后!最后一根木刺从方惜朝的后背拔出,如释重负的他双眼浑浊,扑倒在千悔的怀中。
  唐清蓝持起双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她双手沾满了方惜朝的血,经过一个多时辰的医治,扎在他背上的数根木刺终于被拔出了。
  千悔将方惜朝爬放在床榻上,“吱呀~呀~!”唐清风手端伤药进门,唐清蓝正想上前接过弟弟手中的伤药,可是千悔抢先一步接过伤药来为方惜朝上药。
  唐清蓝将伸出的手尴尬的收了回来,两姐弟对视一眼,二人便退出了房门。
  院中!唐秀文双手戳捏~不停的在院内徘徊,他神情焦急,急不可耐。
  “文叔~!”
  唐秀文看到唐清蓝出门,连忙上前道:“清蓝啊!他的伤可医治好了!”
  唐清蓝点点头,“木刺已拔出,但他腰间的刀伤还要一些时日才能痊愈,再等几天我为他再施药一次就好了。”
  听完唐清蓝的话,唐秀文大急道:“还要等几天啊?清蓝啊!刚才弟子回报,关中现在已严查得紧,家家户户都要被查,就连走夜路的都不行了,官军马上就要查到咋们这了,咋们可等不了几天了!“
  “恩~!我知道!”唐清蓝点头道:“那咋们收拾收拾准备离开吧!”
  “哎!还收拾什么啊?咋们现在就走吧!”唐秀文急忙道:“官军距离咱们不过二十里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可是?”唐清蓝急忙道:“他伤还很严重,还不能连夜赶路!”
  “哎~!清蓝,咋们救他已是冒着抄家灭门的风险了,现在人救出来了,咋们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唐秀文劝说道:“他为官家当刀俎已有多年,定是知道了官家的一些诡事,官家人这次看来不杀他是不会罢休了!”
  “他当年救了你一命,现在你也还他了,已是两不相欠,你又何必如此?”
  一旁的唐清风也紧忙道:“是啊!姐!咋们唐家上万人可不能因为他被迁怒啊!官家要杀他,咋们也拦不住,咋们救他也是仁至义尽了,不能再为他冒险了!”
  “都不要说了~!”唐清蓝一声大喝,“你们要走就自己走,我是不会丢下他的~!”喊罢,她便气愤离去。
  见到唐清蓝如此坚定,唐家二人也只能叹气。
  唐清蓝不怪家里人贪生怕死,毕竟他们也是为了族中着想,若是被官家迁怒,唐家也难逃一劫,可唐清蓝怎能对他弃之不理。
  “吱呀~呀~!”唐清蓝推开房门,她一进门就看到千悔凝视自己,她没有管千悔,而是来到方惜朝跟前查看他的伤势。
  见到方惜朝伤口的药上得仔细,身上的血液也被擦拭干净,她不由的又高看了千悔几分,没想到她做事照顾人如此细致。
  “药上得不错~!观你眉清目秀,以前也定是大户人家的小姐?你怎么会认识他的?“唐清蓝询问道?
  “不关你的事~!”千悔一口呛回唐清蓝。
  唐清蓝听闻也不动怒,她知道千悔喜欢方惜朝,也知道她对自己有敌意,”我只是看你事做得不错,想不到你这小姐做事也如此细致~!观你上药的手法和服侍的方法?你在宫里呆过吧?“
  千悔回到方惜朝身边,慢慢的为他穿上衣物,有些怒声道“你们要走就走,待大人醒了,我自己带大人走,不会牵连你们唐家的!“
  听到对方如此说话,唐清蓝会心一笑,原来刚才在院中的话让她听去,“我说过,我不会丢下他不管,他救过我的命,就算全天下都摒弃他,我也不会丢下他的!”
  “哼~!不要脸,堂堂唐家大小姐说出这样的话~!”千悔继续呛唐清蓝道:“他也救过我的命,也最先认识我,管不管他还有我,还用不着你!”
  唐清蓝摇摇头,她知道这个女孩和她杠上了,“为大人穿好衣物吧~!官府的驿卒就要查到这里了,咱们连夜出发离开这里~!”
  说罢,唐清蓝留下二人在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