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奈何桥畔摆个摊 > 第118章

  千古几乎是才坐下便听到了天界公主不满的声音,“参加长姐!”
  抬起头,便看到天界公主别扭执拗的站在自己的母后身旁不情不愿的福身,再次说道:“司音见过长姐!”
  千古微微一笑,“自家姐妹不必多礼!”声音动听婉转。
  “谢长姐!”天界公主很是不爽,若不是她母后非让她行礼,不得不行的话,她肯定不会理会的那个让她厌恶的人。
  行完礼,蟠桃大会便是真正的开始了。
  而千古也算是见到了那个近来一直围绕在她心上的人。只见他往自己的口中一杯一杯的倒入那琼浆玉液酒。似乎是注意到了她在看他,抬起头便迎上的她的目光。
  他的脸色似乎比前日见到的更加苍白了。
  偷窥被发现,千古连忙把头转向了一旁,刚好便看到了同样坐在对面的良生,只见良生看到她,微微一笑。
  过往的一幕幕想起,有些痛早就没有了感觉,现如今面对良生的她,也只是觉得,有些物是人非罢了。
  喜一身红衣的良生终还是再次穿上了一身的黑衣,面容也比以往更加冷俊。
  这让她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他时的场景,让她想起了在诛仙台最后一次见到他的场景。
  似乎除了他,没有人在记得孟倾倾。
  思及,千古的目光再次转向了卿华,只见他一只手握拳放在唇旁轻咳,看起来还是没有什么好转。
  拿起一个桃子她便也不客气的吃了起来,目光也不再乱看,对于仙娥的舞技她也没有兴趣。
  良生看着千古,终是有些后悔了,原来自己一直找的人就是她,可一想到自己用心头血断了最后与她的交际……
  终是,自作自受……
  与自己的母后坐在一起的的天界公主一眼便看到了良生,第一眼看到良生的时候她是欣喜的,可看到良生一直看着千古,心中的喜悦渐渐的消散。
  为什么那么久了还忘不了她,当初他们是有了关系不错,但她明白,在他的心中一直有着那么一个位置不是属于她,哪怕她把自己给了她,还怀了她的孩子。也许,对于他而言,她始终都比不了她,她到如今还记得他下凡时对她说的话,“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我更对不起她!”
  她问,“你爱过我吗?”
  “从未!”
  他说他从未爱过她,她自嘲过,也恨过。也劝过自己放弃,可她是天界的公主,从出生便有着自己的骄傲,她不甘,也是放不下。
  这或许便是她的命,得不得。
  四个人,自从相遇开始便注定了情路坎坷,天命让她们相遇,便也是纠缠。
  天界的白天很长,夜晚却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便过去了,千古在天界待了也有了六七来天,这十来天在天界虽不算算什么,但却是人间的六七年。
  凡人的那些故人未成婚的如今也成了婚,就连仙琴公主龙籽月也快要成为人妻。她的夫君是当今的新科状元,文韬武略样样精通,天命让她们意外相知,在仙琴公主的厚脸皮的追求之下终于寻得了一位家中世代从商的状元爷,而这位状元爷可是不得了,据说二岁开始识字,三岁便会把唐诗三百首倒背如流,四岁便写的一手好字,七岁一副唐伯虎的百花齐放便是画的惟妙惟肖,到了十岁,更能脱口而出兴国安邦之道,就连书院的夫子都连连称赞,“年少有为,将来必有大作为!”
  在状元爷十一时便有算卦的老者为他算过一卦,说他是文曲星下凡,一生注定不平凡,非人中凤而不娶。
  那时的状元爷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当然不信那算卦的老者,便也给了那老者一些银两走了。
  就这样过了一年,又有一位闲云野鹤的世外高人出现在他的家中,要收他做弟子,原本他爹娘叔叔婶婶大姐二姐三姐四姐一副防备的看着那位世外高人,生怕那世外高人是什么人贩子,可那世外高人不知对他爹娘说了什么,他爹娘立马让他收拾东西,跟着那世外高人走了!
  那时的状元爷只有十二岁!
  就这样过了七年,状元爷回来了,一回来便考取了状元。
  状元爷原本就少年老成,喜不颜表。这不,在第一次面圣时仙琴公主只单单一眼从此便没有了身为身为公主的自持,屁颠屁颠的追起了状元爷。
  终是经历了一番血与泪,一道圣旨赐婚,两个人心意相连便这样的成婚了!
  成婚那日从宫中到状元府的路上铺了一匹上好的丝绸,家家户户都挂了大红灯笼,迎亲队伍更是庞大。只见状元爷骑在高头大马之上,脸上一直挂着笑容,这让曾目睹过新科状元游巡时的百姓乐道,说什么金榜题名时的状元爷也没此时那么高兴。
  天命让他们相遇,相互扶持,白首不分离。
  话说龙逍遥就有些郁闷了,他的妹妹都嫁出去了,最近她的母后又有了身孕,他能够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父皇变了。
  每天陪着他的母后,这他也不好说什么,可为什么都把奏折交给他来批!他还没有娶妻,他的父皇一点都不着急,说来他也有十九了,也到了他该娶妻的日子了,可他父皇一点都不着急反而还这么劝他,“皇儿啊!你放心,父皇不会逼着你娶不喜欢的女子的!”
  他问,“那父皇儿子若是有了心爱的女子了呢?”
  “那便把她带回来,让我和你的母后瞧瞧!”
  她的妹妹出嫁了,而他至今还没遇到心爱的女子,这让他开始了自我反省,终于得出了那么一条结论,他也应该多走走!
  于是乎,在她妹妹回门之日便跟着他父皇母后交代了一声便又跟着他妹妹一起去了状元府。
  正好,第二日便是缘锁节。
  缘锁节那一****同自己的妹妹与状元爷妹夫以及龙懿一起在街市逛了一圈便觉得有些无聊,所以就提前打算先走,到了晚上再来。可刚转身便突然被一女子撞了满怀,而他只是看了那女子一眼便一见钟情了,原本这一切都会是美好的。
  接下来便是龙逍遥问那女子姓甚名谁家住何方,可偏偏龙逍遥一句话都还没有说出来的时候那女子跑的无影无踪,让龙逍遥黑线。
  跑的也贼快了。
  之后,龙逍遥便再没有见过那个女子。
  他动情了,还没有开始便失恋了,这让他父皇很是无奈,看着总是出错的儿子,龙项特大发慈悲的给了龙逍遥特许,让他去找那个让他心动的女子。
  这一找便是一年,龙逍遥带着自己的娘子回到皇宫时便引起了一片哗然,当龙项抱着自己的又一对儿女看着龙逍遥身旁的女子时点了点头把一对儿女交付给了龙逍遥让他抱着自己的弟弟妹妹去找他的母后,他要和自己的儿媳妇聊聊天。
  龙逍遥抱着自己的弟弟妹妹看了一眼自己的父皇后又看了一眼自己好不容易才娶来的娘子,一时没有反应,只听龙项瞪了一眼龙逍遥道:“怎么?有了娘子连父皇的话都不听了?”
  “孩儿不敢!”龙逍遥话虽如此说,可还是没有要走的意思,这让龙项更加不满起来,只听那女子对龙逍遥道:“夫君,父皇只是想和我聊聊!”
  自家的娘子都如此说了,龙逍遥便不好多留了,抱着自己的弟弟妹妹三步一回头的离开了。
  把龙项气的腹诽道,这是明显有了媳妇忘了爹!
  其实,龙逍遥也并不是不听龙项的话,他只是担心自己的父皇不喜欢自己的娘子而已,这不,他急忙去了自己的母后住所让他母后为他出主意。
  没有了碍事的,龙项便直接把自己想要说的话问了出来,“你是女娲后人?”
  此女点了点头,乖巧的问龙项,“我叫慕容湮儿!”
  “你爱逍遥吗?”毕竟是自己的儿子,龙项当然关心,只不过他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喜欢上了女娃的后人,若不是曾经卿华给他渡了些百年的内力,他是万万看不出来的。
  真不愧是他的儿子啊!
  真有眼光。
  “爱,我来人间本就是为他而来的!”慕容湮儿直视着龙项打量着她的目光,语气里的执着甚为明显。
  她本就是为他而降世,为了寻他,已然是过了好久,久到她也不知是过了多久,她唯一记得的便是很久很久之前他对她说过的话,“此番回去我便让我爹娘来提亲!”
  他终是还未回来,她听说他似乎是病入膏肓去世了,那时的她没有能力,就只能等待,这一等待就连她也不知过了多久。
  慕容湮儿的话让龙项明晓,果然是天命。
  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让龙项心情甚好的对着慕容湮儿说,“找个良辰吉日便让你们大婚吧!”龙项的话才落便见龙逍遥一身风尘仆仆的来到了龙项的面前二话不说就跪在了龙项的面前对着龙项恳求的道:“父皇,儿臣真的很爱湮儿,求父皇成全!”
  看着自己儿子很是无语的望了一眼天,佛祖啊!请为他作证,他没有要拆散他们!
  这龙逍遥几乎是下跪的同时王媚儿便同样也出现了,只见她看了一眼慕容湮儿便带着复杂的目光对着龙项说道:“夫君,我看着姑娘也不错,既然逍遥喜欢便随了他吧!”
  听到王媚儿如此说,龙项摆了摆手,“随便!”
  跪在地上的龙逍遥听到自己的父皇如此说,并没有起身,他想要的是他的父皇赞同。
  一旁的慕容湮儿看着有些呆头呆脑的龙逍遥来到他的身旁便把他扶起,边扶还边说,“父皇并没有不喜欢我,刚刚父皇还说让我们寻个良辰吉日再拜一次天地呢!”
  龙逍遥听到慕容湮儿如此说欣喜的从地上站起,问慕容湮儿,“是真吗?”
  慕容湮儿点了点头。
  看着慕容湮儿点头,龙逍遥一激动便抱住了慕容湮儿,慕容湮儿看着龙项一脸的无可奈何推了推龙逍遥,可陷入激动心情的龙逍遥完全无视了自己身旁站着自己的父皇和娘亲。
  国都时隔一年,又有三大皇室喜事!
  再降龙凤胎、太子登基、新皇封后,这一样样都是喜事一桩。
  太子登基同封后是一起的,这是一件盛大的事情,国监在前一天便是反复检查着所需要的物件,皇宫之内简直忙的不亦乐乎。
  国都更是三天三夜的热火朝天。
  御书房中的龙逍遥申批着奏折,一旁的慕容湮儿在身旁伺候着,龙逍遥看着慕容湮儿暖心一笑,“你先去歇息吧,我把奏折批完便睡!”
  慕容湮儿摇头,从一旁的太监的手中端起一杯茶水放在了龙逍遥的手臂旁,道:“我还不困!”
  龙逍遥提笔,慕容湮儿研磨。彼此相望,就如同老夫老妻一般的会心一笑。
  而龙项同王媚儿抱着哥哥龙阳和妹妹龙倾城,一起过起了闲云野鹤的日子,便把江山给了自己的儿子。都说后宫佳丽三千,可他的后宫却只有王媚儿,所以走的也是潇洒。
  二十岁的小阿玖龙懿一日清晨在自己的府门前见到了一位自称是自己妹妹的姑娘,只见那姑娘只有十七八岁的模样。原先看到他是不认得他的,见到他从王府中出来便来到他的面前问他,“请问我哥哥在府里吗?”
  小阿玖皱着眉看着她,并不打算理她,他也不知最近国都怎么了,女子莫名大胆了起来,想起前不久他被一群女子围住的情景,额角的青筋便凸起。
  那个女子似乎是更加大胆,直接拦在他的面前拉住他的胳膊便问,“我哥哥是小阿玖,也就是龙懿,莫非我来的不是我妈说的地方?”
  “你哥哥?”龙懿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姑娘,他竟不知道他有一个那么大的妹妹!
  “嗯,十天前我在实验室用天文望远镜正看着三星连珠,只是愣神的功夫我便来到了这里。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哥哥龙懿?”此女子名叫龙玄月,从二十一世纪而来。
  “……”龙懿怪异的看了一眼龙玄月正要说自己便是龙懿时,只听龙玄月自言自语的四下的打量起来周围,只听她低喃皱眉小声道:“这里难道不是玄月国?可刚刚那个人告诉自己的就是玄月国啊!难道,只是同名不同一个地方?啊,老天你不是坑我吧!让我穿越就穿越呗,为什么要让我穿越到一个不熟的地方!拜托,我们商量商量吧,你把我带到我哥哥的时空也好啊!”
  龙玄月越想就越觉得自己可怜。自她知道自己有个哥哥在另一个时空后,每年的生日愿望或是见过流星许的愿望就只有一个,那就是见到她的哥哥!
  上天仿佛是听到了她的乞求,让她体验了一把穿越可她还是没有见过她的哥哥。忽然,她觉得前途漫漫无归期,要不然她去死看能不能见到阎王,让阎王送她回家或是把她送到她哥哥的地方?龙玄月这样想着,便在心里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龙懿便像个江湖人一般的冲着他抱拳道:“在下龙玄月,今日一见便是缘份,我还要赶着寻死希望有缘在见!告辞!”说完便目光灼灼转身离开,看起来是下定了决心去寻死。
  突然一慌,龙懿急忙叫住了一副生无可恋的龙玄月,等龙玄月回过身来看他的时候便对龙玄月道:“我就是龙懿……”可我似乎并没有你这么大的妹妹!后面的这句话在龙玄月一脸纠结的看着他时咽入了腹中并未说出。
  龙玄月复杂的看着龙懿,刚刚她并没有看清楚龙懿,现如今看来……他的眼睛幽深黑邃和她的爸爸一样也是桃花眸子,而他的鼻子挺立更像自己的爸爸,还有他的脸,看着也和她的爸爸很像,那么他真的是自己的哥哥?
  “哥哥!再有生之年见到你真好!”刚刚还想寻死的龙玄月屁颠屁颠的跑到了龙懿的身旁紧紧的抱住了他。
  龙懿想说男女授受不亲来着,可当看到龙玄月眸中的泪水,心中似乎有条弦拉紧了他的心,让他的心微微的痛着。
  抬起手轻拍着怀中无声哭泣的女子,“乖,不要哭了!”
  听到自己哥哥哄自己的龙玄月哭出了声,只听她用着哭腔对龙懿诉说着,“在我三岁的时候我便老是在梦里听到你在叫我妹妹,那时我就问妈妈我是不是有哥哥,妈妈就告诉我了……”听到这里龙懿默,他是刚刚才知道自己有一个妹妹,怎么可能在她的梦中叫着她妹妹!
  “我十岁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神智不清,到了后来我才听爸爸说在我生病的时候口中一直喊的是哥哥……”龙玄月说这句话的时候,龙懿彻底愣住了,因为在他十二岁的时候感染了一场风寒,就在御医束手无策以为他必死无异的时候,他莫名其妙的好了。这么算起来也就是她十岁的时候,莫非,真有那么神奇?
  龙玄月趴在龙懿的怀中似乎是哭够了,用衣袖抹去了泪水后又用衣袖把自己流出的鼻涕也一同抹了去,这动作让龙懿嘴角一抽。
  某人却丝毫不在意,把自己的情绪调整好后,再次又对龙懿像是诉说委屈般的诉说着,“上初一的时候老师让写一篇关于自己哥哥的作文,我如实写了,可语文老师却找来爸爸妈妈说我脑子有问题,要让爸爸妈妈带我去医院里看病!”说到这里龙玄月是气愤的,她明明写的都是关于她的哥哥的。
  【我有一个哥哥叫做龙懿,并没有和我生活在一起,哥哥生活在一个叫做玄月国的古代,这个古代历史上并不存在。
  可我却知道,我的哥哥在那里,在那个不存在的古代等着我过去。
  我问过爸爸妈妈,哥哥为什么会在哪里!妈妈对我说,哥哥属于那个地方,不能离开的,若是离开了那便乱了天命,会遭天谴的。
  可是我真的好想哥哥,昨天我又梦到哥哥了,哥哥很孤单,哥哥似乎又瘦了。
  我要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我的哥哥呢?如果我见了哥哥我一定会把我很隆重的介绍给我的哥哥,我会把我最喜欢的芭比娃娃给哥哥。
  还是不要把芭比娃娃给哥哥好了,我的朋友丫丫说芭比娃娃是女孩子玩的,可哥哥不是女孩子。
  那我要送什么给哥哥呢?
  丫丫说男孩子喜欢变形金刚和飞机模型,可我没有啊!那我拿出我的压岁钱给哥哥买吧,希望哥哥能够喜欢,也希望哥哥能够喜欢我!
  可要怎么才能够见到哥哥呢?
  爸爸妈妈对我说,只要做好孩子愿望就会实现的,那我努力做好孩子,能不能实现我的愿望啊?
  丫丫说了光只做好孩子愿望是会偷懒的,只有过生日或者是流星出现的时候许愿才会实现的,可是,过生日一年只有一次,而流星却只能用天文望远镜来看。
  那我的愿望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实现呢?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哥哥呢?
  哥哥,你知不知道二十一世纪有和叫做龙玄月的女孩子是你的妹妹呢?】
  龙玄月毕竟是从二十一世纪的来的,一些二十一世纪的词龙懿并不明白是什么,也只能听着她哀哀戚戚的说着一些他听不懂的话。
  “还有,我十六岁初中毕业学校组织去山林郊游,我被班上的一个女孩子推下了一个很陡的山坡,那时我真的很痛很害怕,可一想到哥哥我便不怕了,因为哥哥是一个人啊!”龙玄月自顾自的说着,丝毫都没有在意龙懿脸上的阴悷。
  若真如他妹妹如此说来,那他十八岁时原本是好端端的走着,就那样突然摔了跟头也就有了解释,原来是他妹妹在另一个地方被奸人所害!
  原来,他真的有一个骨肉相连的妹妹。
  龙玄月同龙懿诉说着这些年来她的事情,说完以后便满脸渴望的看着龙懿,她好不容易找到了哥哥,也希望哥哥能够对她说些他的事情,虽然她知道自己的哥哥过的并不好,但她也知道啊!
  因为,今后那些不好的都会过去的,有她在,哥哥就不会是一个人了。
  真的很谢谢老天爷。
  对于龙玄月一副“快告诉我你的事情”的样子,龙懿果断的把话题移开,“饿吗?”
  原本龙玄月是不饿的,可一听到自己的哥哥关心自己便点了点头,刚好她就有些饿了。
  龙懿带着龙玄月回了王府,当他把王府大门关上时便突然想起他刚刚出王府好像是有什么事情,可却被突然出现的妹妹打搅了,是什么事情来着?
  他忘记了,想必也不是什么太过于重要的时候吧,因为他都忘记了,要是什么重要的大事,就算他忘记了也会有人通知他的吧!
  就这样,王府的大门关上了,门内似乎还能够响起龙玄月的欢呼的声音。
  而某处的等待龙懿的叶子初、花期、欧阳少恭、陌白、水墨画以及千若男六人一脸的不爽。
  他们六人便是叶良辰、花舞殇、欧阳木修、陌无痕、水颜以及千面的孩子,也是新一代的六扇门,只不过这一代六扇门中出现了一个叫做千若男的女子,只见那女子一脸不耐烦的把自己手中的宝剑放在了几人围坐的木桌上忍着快要爆发的怒气道:“怎么一回事?王爷怎么还不来?”
  一旁的欧阳少恭接了话,“可能王爷有事耽搁了,我们等等便是!”
  如父亲一样同样时首领的叶子初喝了一口茶水用眼神示意着千若男稍安勿躁。
  就这样,他们等等,便等了天黑……
  小剧场-
  话说某天,龙懿带着龙玄月出王府游玩,就这样与六扇门的六人相遇了,也终于想起自己那日究竟是为何要出王府了。
  这让龙懿觉得是自己的失礼,没办法,他只好向前对那六人说明那天没去是为何。
  六人一听他是为忘了,便决定傲娇一次,就这么打算不理龙懿了。
  龙懿不明所以,也不恼,任由他们去了。
  后来,他听说,六扇门的六人居然在那客栈中不眠不休待了足足十多天……
  关于龙玄月的终身大事
  龙玄月都要二十了,长兄如父的龙懿便为她操心了起来,可挑了挑去也没有几个人,入的他的眼的。直到某一天清晨,水墨画突然出现在他的房中向他提亲,他便突然觉得自家的妹妹也算有人要了,对于肯要他妹妹的水墨画,他同情的同时也有些担心他的脑子是不是不正常。
  对于水墨画要娶他妹妹他是满意的,毕竟水墨画也是很不错的,可为了他妹妹他还是故意为难了一下水墨画,其实也不算为难。
  他的妹妹极为能吃,只要水墨画能够做出她妹妹喜欢吃的菜式来他便答应水墨画的提亲,期限为一天。
  当一桌子的满汉全席出现在龙懿面前的时候,龙懿差点就有些忍不住激动的心情,看着一旁口水直流的妹妹还有看着妹妹眼中都是宠溺的水墨画,他轻叹了一口气。
  他妹妹是不挑食的,水墨画连着都知道看来他早已惦记自己的妹妹已久啊!
  看着自己妹妹惨不忍睹的吃像,龙懿变为水墨画担心了起来,可当他看到水墨画宠溺的眸子时,他觉得他似乎又白担心了。
  如今自己的妹妹也都快要嫁人了,如今还是孤家寡人的他,心拔凉拔凉的。
  也不打扰他们,龙懿便黯然神伤的出了王府,他好可怜啊可怜!
  “小贼!”一个似男非男,似女非女的声音突然响起,随后自己腰间的钱袋便突然被猛地一拽。
  他眨了眨眼睛,还没反应过来,便见到一个身着男子衣袍绾着发髻的‘男’人出现在他面前,一只手中是他的钱袋,另外一只手则把被捆着手臂的偷他钱袋的小贼带到了他的面前,对他道:“你的钱袋!这个小贼要送官府吗?”
  把钱袋从新绑在腰间,他便打量起眼前这个‘男’人来。细皮嫩肉,唇红齿白,面目清秀,耳垂之上还有洞眼,这明显是一位女子。
  只听那女子见他没有反应又再次问道:“公子,这小贼你打算如何?”
  “随你!”他莞尔一笑,他似乎发现什么有趣的了。
  “那好,我就先行告辞把此小贼送官了!”说完,她便要拽着那小贼离开。
  龙懿开口,“今日多谢公子了,不知可愿与在下交个朋友?”
  “交朋友?”她有些犹豫,但也只是片刻,片刻后只听她哈哈一笑,“在下端木连城!”
  端木连城?姓端木?国都似乎并没有姓端木的人家。
  “在下龙懿!”
  “龙兄!”
  看来,真的不是国都之人。
  “端木兄不必客气,直称阿玖便可!”这是他的小名,一般人他还不让叫!
  “那龙兄也不必客气唤我连城就好!”
  “嗯,不知连城是哪里人?”
  “我来自江南!”
  “江南?有些远,可有地方住?”
  “我住客栈!”
  “既然已然朋友,那连城便来我的府中住下吧!”
  “那岂不是叨扰了,不好吧!”
  “无碍,府中只有我和我妹妹居住!”
  “你还未娶妻?”
  “莫非连城娶妻了?”
  “我也还没有,这次离家就是因为我爹爹要让我……娶一个不喜欢的人!”
  “想必,出来时也是匆匆,连城把贼人送进官府便与我一同去我的府中居住吧!”
  “这……不好吧!”
  “无妨,我妹妹也要快出嫁了,端木兄若是再推脱便是真的见外了!”
  “那好吧!不过我要去客栈里收拾一下我的东西。”
  “我同一起去。”
  “好!”
  岁月静好,天命所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