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奈何桥畔摆个摊 > 第03章

  孟倾倾看着周围的一切,觉得很是陌生与可怕,她也有要生回地府的心思,可偏偏竟有些动弹不得,这让她不由得慌了神!
  “大胆,见到本帝还不下跪!”天帝一拍案台就是怒气冲冲,这让孟倾倾有些不明所以,她记得自己似乎是第一次来到天界,似乎并没有惹到这个所谓的天帝,还有这些一直对她没有好脸色的神、仙家家们!
  在孟倾倾再次不明所以的同时,又是一股力把她推倒,让她直接扑倒在地上,而周围还传来了嘲笑声。
  “天帝,不知孟倾倾犯了什么错?”无视席司南给他使的眼色,白无常一甩袍摆便朝着天帝跪下问道,而身子却是笔直。
  “呵,犯了什么罪?”天帝只是满眼蔑视的看了白无常一眼,便又对着孟倾倾满口讽刺道:“琉璃上神,亿年不见不知可安好?”
  白无常诧异的看着孟倾倾,让孟倾倾迷茫的朝他眨了眨眸子,对于天帝的话她竟然有些听不懂,什么琉璃上神?
  “亿年前琉璃上神因入魔道,而导致百度玉帝羽化不得再入神,更害的天界差点因此被魔族占领,这笔账该怎么算!”玉帝微眯着眸子,那眸子里满是危险的警告,“亿年前若不是百度玉帝,天界早就不复存在,而琉璃上神却乘天界之乱而偷走了天界至宝,这笔账该怎么算!”
  玉帝从座椅之上下来,全身散发着危险气息的出现在孟倾倾的面前,“逃了亿年,琉璃上神,你该把天界至宝交出来了!”
  “我不是什么琉璃上神!”孟倾倾摇着头,她是真的不记得自己亿年前做过天帝所说之事,更别提她是什么琉璃上神了!
  虽然她很莫名其妙的惹人怜爱,但也不至于因为她便把整个天界陷危难与水火之中,她有这个本事?
  “怎么竟忘记了?”天帝伸出手抚摸着孟倾倾的面颊,一旁的白无常看此想要冲上前拉孟倾倾离开,却被席司南所阻止,白无常不满的看了席司南一眼便发现他似乎也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这旁的天帝抚摸着孟倾倾的面颊,他面上的表情让孟倾倾不敢造次,只见他的手渐渐滑倒了她的下巴处,随后便是用拇指与食指掐死,迫使孟倾倾抬起头来面对着他,他道:“你怎么能够忘记呢?怎么能够呢!可我却一直记得你这张脸呢!这张让我厌恶的脸,更是因为这张脸让我厌恶所有的上神!”
  听到天帝的话,周围响起了然的“奥”声,他们一直知道天帝讨厌上神却不知是因为此原因!虽然当年的事情他们没能够参与但也是知晓些的。
  孟倾倾一直保持着扑在地上的动作,这不是因为她不想起来,而是因为她起不来,而她的下巴更是被天帝掐着根本就更加动弹不了。
  “天帝,你这是在做什么?”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气,乘着天帝听到这个声音分神的时候,孟倾倾朝着那个声音来源处看去,果然是熟悉的人。眸子,渐渐有了水雾。
  卿华看了天帝一眼便朝着孟倾倾而去!
  扶起孟倾倾,卿华再次开口问道:“天帝刚刚是在做什么?”此时的阎王很有一股没有得到满意答案就不罢休的气势。那气势,绝对能够压倒一群神、仙家!
  “哼,卿华上神此时不是该同我小女儿一起去昆仑仙山与蓬莱仙岛吗?怎的又出现在了这凌霄宝殿?”天帝看到卿华更是一脸不满的样子。
  “天帝爹爹!”天帝说完,还不待卿华说完,一个女子的声音便响起,那声音听起来很是悦耳,让孟倾倾不由得朝着那声音处看去,只见那声音的主人是一个身着大红衣裳的女子,而那女子简直美的不可方物,就连她一直被孟婆夸奖漂亮,见了她也不由得有些羡慕。
  “乖女儿!”看到那名女子,刚刚那个满身充满这危险气息的天帝不复存在,而出现的便是一个看起来和蔼可亲的父亲,想让每个没有父亲的孩子都想要一个这样的父亲!
  “天帝爹爹,刚刚是怎么了?”那女子的目光寻向了孟倾倾,便见孟倾倾一脸的泪水站在卿华的面前,她莞尔一笑妩媚动人的来到了孟倾倾的身旁拿出一块白色的帕子来打算为孟倾倾擦拭泪水。可帕子还没有触碰到孟倾倾的面颊便被她躲闪开来,那女子有些意外的看着孟倾倾,不明所以。
  “涟漪?”孟倾倾看着那女子手中的帕子嘀咕道。
  那个帕子她见过的,那时是在卿华手中,看到她注意到了那帕子便慌忙放入了怀中。
  “你怎么知道我叫涟漪的?”涟漪微微歪着脑袋,一副认真的表情打量着孟倾倾,又道:“可我不认得你!你莫非就是卿华哥哥所说的惹事精倾倾?”
  惹事精?卿华哥哥说的?
  孟倾倾扭头看着卿华,一时的无话,是她压抑住的的情绪,她好像爱上了一个不爱她的人,哦不,不是人,是上神。
  那一刻,孟倾倾觉得仿佛这个世界只剩的自己,再无他人,她想离开却又没有了力气。
  最好不相遇,便可不相识!
  最好不相识,便可不想知!
  最好不想知,便可不相喜!
  最好从此不遇不识不知,便可从此不喜不悲!
  有那么一瞬间,有这么一句话出现在孟倾倾的脑中,她很像离开,却又无法离开,就那样呆愣着看着那涟漪公主嬉笑着为卿华擦拭着刚刚被她弄脏的脸颊!
  “跟我走!”突然,在这群神与仙中出现了一个全身黑衣的人,而这人似乎法术很厉害,竟能够来去自如还能把孟倾倾带走,然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卿华反应过来的很是及时,可仍是为时已晚,因为孟倾倾早就被那人带走的无影无踪,仿佛那黑衣人从来都没有来过,而孟倾倾也从来都没有来过这天界。
  “跟我走,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那个黑衣人对孟倾倾说道。
  然后就是因为我一个“一切”,孟倾倾便跟着那个黑衣人离开,毫无留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