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奈何桥畔摆个摊 > 第二卷第二章

第二卷第二章


  地府奈何桥畔
  “孩子,喝完这汤水就听婆婆的话去投胎吧!忘记前世好好把握今生!”孟婆把当出锅的汤水给了一个刚刚死去魂魄,只见那魂魄感激的看了孟婆。
  “谢谢婆婆!”那魂魄喝完汤水便把碗交给了孟婆,随后便往着望乡台而去。
  “婆婆,你为何不去那望乡台了?”孟倾倾看着孟婆问道。
  孟婆反复用勺子浇着锅中的汤水,听到孟倾倾的问话停了手中的动作看着孟倾倾和蔼一笑,“倾倾啊!婆婆也会感到孤独的!”
  孟倾倾看着孟婆不知该说什么,孤独啊!她也很孤独呢!阎王(卿华)在的时候总会时不时的找她麻烦,小白最开始时也会时不时的来寻她的茶水喝,可现如今也是怎么都见不上一面的,还有布衣蛇,自她打算回到地府时就再也没有见过了,更有城隍,陪她找到孟婆后也消失了。
  似乎,只剩的她一人!
  “倾倾!”熟悉的嗓音打断了孟倾倾的思绪,孟倾倾一回头便看到了白无常!兴许是许久未见了,竟让她有种似乎隔了很远的感觉。
  白无常来到孟倾倾身旁看着孟倾倾呆愣的样子抿唇一笑,抬起手来抚摸着孟倾倾的发丝,“怎的,许久未见竟也不识的我了?”
  孟倾倾点了点头,是啊,的确许久未见他了,自从那次她被大红蜘蛛所捉后便没见过了,只因她在躲避。
  “呵呵!”垂下手,白无常看着孟倾倾笑了出来,又再次开口道:“一会同我一起去天界吧!”
  孟倾倾眨了眨眸子,有些不明所以,可是单单一眨眼的功夫便想到了自己曾经记起的一段记忆,莫名的对天界有了抵触。
  她的抵触白无常是看了出来,可他却不肯就此放过孟倾倾,因为若是就此放弃了,一定会有人因此而难过的,所以他便盯着孟倾倾的眸子严肃的说道:“天界你必须要去,万事有我!”
  孟倾倾咬着唇摇了摇头,听到天界的她,脸色有些苍白,这让心急的白无常根本就没有看出来。
  “卿华,要成婚了!”他终是说出了带她去天界的目的,他也是知道的,卿华所欢喜之人是眼前的这个处于诧异呆愣的女子,所以他相信这其中定然会有什么猫腻的。
  听到白无常说话的一瞬间,孟倾倾觉得她似乎是失聪了一般,什么声音都听不到,唯有那句,“卿华,要成婚了!”
  她记得他说过喜欢她的,可为什么会娶她人?莫不是在同自己生气?
  “今日,卿华便要与涟漪公主成婚!”
  孟倾倾回过神来看着白无常,“涟漪公主?”
  “天帝的小女儿,刚渡劫完归来!”白无常解释着,颇有一种皇上不急太监急的感觉。
  涟漪?不知怎的,孟倾倾突然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感觉,似乎是在什么地方听过,也见过二字。
  “小白,带我去吧!”她为了某人是想去的,在地府之中的几百个日夜里,没有卿华的日子,她竟觉得更加无聊,每每想起卿华她也总是想起他说过的每一句话。她向孟婆说过,孟婆对她说,她定然是喜欢上卿华了。
  她想,她定然是喜欢上卿华了,以前对小白的喜欢肯定是错觉来着,因为对小白并没有想要一直在一起的想法,就算是有,也只是单单的好朋友在一起的想法。
  白无常点了点头,很久以前,我认识过这么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时不时的总会胡思乱想,那个女孩子有着好心肠,那个女孩子很单纯,单纯的像极了一个孩子!现如今,那个女孩子似乎已经长大,变得成熟了些,有了自己的心思,有了自己欢喜之人。
  从前的孟倾倾确实很单纯,很多事情总会被她毫无违和感的表现出来,如今的孟倾倾渐渐的开始成长,脸上有了自责与悲伤还有爱慕的表情。
  天庭凌霄宝殿
  在这里,仙雾缭绕,仙娥弹琴起舞,来往的众仙家更是喜笑颜开,此时的热闹简直不亚于人间的街市。
  “天帝、王母驾到!”一旁专属传讯的仙娥用着仙法发出的声音很大,偌大的凌霄宝殿无人听不清。
  “参加天帝、王母!”众神、仙家纷纷躬身敬礼。
  “都不必客气,今日大家都不必客气,本帝今日嫁女甚为开心!”天帝大笑着,喜悦之情明显挂在了脸上。
  “哎哎,丫头!”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孟倾倾对天帝的打量,随后便是一个熟悉的人脸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席司南?”孟倾倾有些诧异,她记得她是在人间的缘锁节见到他,可她竟然不知他也是仙家。
  “呵呵,我竟没想到你还认得我,刚刚我还在想,你是否还能想起我来!”席司南也是有些心情愉悦的,他可还是记得,眼前这个人的记忆力很是不好的,明明在很久之前他们便认识的。
  “倾倾,你怎么会认识司命上神的?”一旁的白无常看出了两人似乎熟识的关系,问道。
  “在人间时,见过!”孟倾倾解释道。
  白无常点了点头,再次看向席司南时竟让他莫名其妙的看出了一丝敌意。
  “是谁在说话?”天帝有些威怒的声音响起,于是孟倾倾三人便受到了众神仙家的注目。
  太乙真人代回答道:“禀陛下,是司命星君在说话!”这一句话听起是把席司南陷入了不义之中,但是席司南却是懂得太乙真人如此做的目的。于是乎,便不着痕迹的把孟倾倾藏在了身后,他暗暗的在心中骂了一句该死,他能够看到未来前世今生,可偏偏怎么就忘了。
  “司命?”天帝暗自思量后便点了点头,一摆手再次恢复了喜笑颜开的表情,“无碍!”
  席司南慢慢吐了一口气,刚才明显的有些得意了,明明他是能够提前知晓一切的,可竟忘记了此事,还好天帝并没有看到某人,若是不然,他也定会后悔的。
  “你身后的是何人?让她站出来!”一旁的王母突然开口问着席司南,语气中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就连一旁带孟倾倾来的白无常也同样感觉到了。
  白无常看着席司南护着孟倾倾的样子,心中突然有了不好的直觉。
  “你身后的是何人!”王母带着怒,喝道。
  一霎那,王母使用了法力,孟倾倾便出现了在众神仙家的面前,引得周围全都倒抽凉气。
  “是你!”天帝破声指着孟倾倾道,似乎孟倾倾是一个罪无可恕的罪人一样,那眸中的狠决足以能够把孟倾倾撕开。
  周围的声音更是越来越大,孟倾倾就那样像只奇怪的怪物一样被他们观看着然后便给出评论,更有甚者还悄悄给她使用了法术,还好身旁有白无常与席司南为她化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