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奈何桥畔摆个摊 > 第94章

  而那琉仙琴更是传言中不可多得的宝物,听闻那琉仙琴能够操控心神,在千亿年前的人、妖、魔、神、仙、鬼,六界之中被一位上神所得,从而平息了六界。
  具体是哪位上神而不得知。
  当卡布奇诺说那把散发着奇香的金丝楠木而制的琴是琉仙琴时,大殿之中顿时一片哗然,这琉仙琴也真的只是传说而已,就连知晓之人也是极少数的。
  这大辽国……
  献完了宝物,便是赏舞赏曲相互敬酒的时候了,这最先开始敬酒的便是龙项,只见龙项端起酒樽来对着下方的众人道:“朕在此多谢各位到来。”说完便一口而干。
  众人则纷纷起身端起酒樽来回敬龙项,就连没有喝过酒的孟倾倾也放下手中的鸡腿站起身来,端起酒樽豪爽的一口而干。
  这倒让注意她的卡布奇诺吃了一惊,他竟没有想到,她的酒量如此的好。
  一殿的歌舞升平,待差不多的时候王媚儿才抱着一双儿女离开,只听得龙项看着那一袭的红衣的娜尔瑶开口道:“听闻大辽国的娜尔瑶公主美若天仙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知能否摘下面纱见见真容?”
  娜尔瑶倒酒的手一愣,抬头看了一眼龙项后又看了一眼与怀中孩子玩的不亦乐乎的龙景天,耸了耸肩声音宛如空谷幽兰之声,单单只听她的声音便也足以能够得知她是一位美人,只听她莞尔一笑道:“圣上既已如此要求了,娜尔瑶若是拒绝定会惹哥哥生气了,只是……”说此她的目光定在了龙景天脸上,看着他不由流露出的柔和继续说道:“只是娜尔瑶来此之前听闻哥哥说过,娜尔瑶像极了他在此处相识的故人,不知……”她再次停下,一只手放在了后脑的发间把用来定固红纱的簪子缓缓拿下,只见一张倾国倾城的笑脸出现在众人面前。
  “不知哥哥所说的故人是否真的如娜尔瑶的相貌一般。”
  但凡见了娜尔瑶的大臣们纷纷侧目而视后看向了李尚书李明与睿王爷龙景天,因为娜尔瑶的那张倾国倾城的脸与李尚书李明的嫡女李湘茹简直是一模一样,只不过这娜尔瑶公主的容貌比李湘茹的容貌有过之而无不及。
  “茹儿……”李尚书李明再看到了娜尔瑶的面貌后一张脸上泪水纵横。这是一个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亲爹爹啊!
  而龙景天……完全没了反应。
  最先回神的便是龙项了,他赞叹道:“娜尔瑶公主果然很像李尚书的嫡女!”
  “奥?不知那李尚书的嫡女在何处,可否出现让娜尔瑶见上一面?”
  龙项看了一眼呆呆看着娜尔瑶的李尚书李明,叹了一口气颇为惋惜道:“她已去世,娜尔瑶公主真是来的不巧!”
  “是啊!若我能够早些来便好了!”她戴上了红色面纱,语气之中也似有惋惜。
  一切像是恢复了正常后,龙景天有些故意般的不去看娜尔瑶,只因为那个女人与李湘茹确实是有九分相似。可他却能够感觉到那娜尔瑶在时不时的看着他,若他没有感觉错的话,似乎不止单单一道目光看着他。
  他想着另一道目光看去,可却只是迎上卡布奇诺的目光而已,可他不知为何从那卡布奇诺的眼中看不到刚刚那道目光给他的感觉。
  留恋……
  突然他脑中闪过一个他放在心中的影子,他四下的便开始朝着卡布奇诺的身旁看去,只见那卡布奇诺的身旁是一个样貌看起来一般的男子。让他更注意那个男子是那男子一个动作,一个看起来再平常不过,可却让他不由的加紧了手中的动作。
  “哇~”怀中的小阿玖被他不小心弄疼了便哭了起来,他没有办法只好哄着,还乘着低下头时用余光看了那随从,正好看见了那随从看向了他。
  他像是不轻易一般又再次抬起了头,却又见那随从低下了头,他嘴角扯动。
  “七皇弟不知为孩子起了名字否?”龙项一不小心就看见了龙景天那嘴角露出欣喜笑容的样子。他不由的好奇了起来,他记得自那来自未来的李湘茹走后他便不曾见过他那七弟如此笑过了。
  “龙懿!”
  龙项“哈哈”大笑了一声,称赞道:“好名字!”
  圣上,自古便只有皇后能够担此字啊!
  懿,壹次心。
  喜宴结束后,龙景天便怎么来的就怎么走了,只是走的时候乘着那卡布奇诺随从的不注意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布衣似乎是把那酒樽中的桃花酒当做了茶水一般连着一杯一杯的喝,乘着孟倾倾吃东西的功夫便喝醉了。只好她抱着孩子,让龙景天把布衣拖入马车之中,可她不曾知道的是,她怀中抱着小阿玖站在龙景天的身旁,莫名其妙的让人记恨了。
  回到了睿王府,孟倾倾便把熟睡的小阿玖交给了奶妈,而他则帮着龙景天一同架着布衣去了他居住的院子。睿王府很大,所以院落自然也很多,再加上龙景天并没有妾室所以他的府邸很空。
  把布衣终于送到了他的房间内,孟倾倾便出去端了一盆温水再次进了布衣的房间,可却丝毫不见龙景天的踪影,她耸了耸肩便丝毫不在意。
  为布衣擦了擦脸与手,孟倾倾便决定先行离开好了,反正布衣也没有那快醒来。可偏偏她刚踏出房门欲把房门关上便听到了布衣有些大的醉酒言,“阎王大表哥,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告诉主人你不见的原因的!”
  为什么不会告诉她不见的原因?她想问可布衣早就睡死过去,没有办法她只好选择布衣醒了再去问他。
  入夜便是清风徐来,明月高挂于空中,四周一切都显得寂静。
  孟倾倾因为迫于想知道阎王到底为何不见的原因,所以便打算守在布衣的床榻旁等待布衣醒来的第一瞬间便能够得到自己自己想要的答案。
  此时的她一点都不困,她也不知为何,趴在窗框上看着天上的一轮明月,她竟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最后一次在地府见到阎王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