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奈何桥畔摆个摊 > 第87章

  “主人,良辰大哥死了!”这是布衣唯一想到让孟倾倾远离自己的办法,说完他便想要离开,可却被孟倾倾抓住了手臂。
  她说,“良辰大哥?叶良成?”
  布衣点了点头,想要甩手离开,却被孟倾倾抓得更紧了些。
  “他是为何死的?”孟倾倾此时脸色很是苍白,她不能相信自己心中想象出的想法。
  布衣看着孟倾倾那苍白的脸色才觉察出孟倾倾似乎什么都不知道,可话一说出口他便决定不再说了。
  一时的紧张,居然让他忘记了眼前这个人,是他刚刚想要吸血的对象。
  “布衣告诉我叶良辰是如何死的?”直觉得自己的心中的不安,布衣越是不想让她知道便说明了,叶良辰的死……可能与她……有关,更或者说,叶良辰的死是因为她。
  “良辰大哥,是因为救主人中了红蜘蛛的毒!”
  “轰隆隆”一道闪电伴着雷声把她劈成了两半。
  她的猜想居然是真的,再看向布衣时,她又开口问道:“你也是因为我!”她问的确信,丝毫没有不相信。
  布衣有些无措的站着,他不想主人对他有任何的亏欠。
  孟倾倾已明了。
  “带我去找叶良辰罢!”闭上眼,愧疚的泪水一滴一滴落下,再睁开双眼时,她有了想法。
  她知道国都人死满一百天才了下葬的习俗,所以她想,叶良辰一定是还没有下葬的。
  随着布衣走,便见了正厅而又路过了正厅来到了偏厅,进到了偏厅才见到偏厅里站着好几个所认识的人。
  而吸引孟倾倾的目光的便是那偏厅正中摆放着一口紫楠木的棺材,而棺材中的人,她很是眼熟。哪怕是躺在棺材中的人全身通黑,只他身旁的古剑她便更加的确信那躺在棺材中的人是谁。
  她不顾周围人的诧异,心中很是自责难过的来到了棺材旁蹲下身来,她唯一能够庆幸的是,如今还不是夏天,尸体还没有腐烂,所以应该还是有得救的。
  阎王,找阎王一定可以的,阎王是地府里的王,一定能够把叶良辰救活的。
  孟倾倾想着,便站了起来打量四周的人,发现并没有阎王后撒腿便开始跑起来,完全没有听到身后有人正在唤她。
  ***
  当刚要踏入她所居住的院落时,仰面便迎上了一面着急的阎王,她刚要停住脚步为免撞到阎王时,可却发现完全是来不及止住脚步了。
  正好便于同样也发现她的阎王撞在了一起,孟倾倾刚要由于惯性而身子朝后扬时便被阎王搂在了怀中,只听阎王在她耳旁嗤笑耳语道:“怎的如此粗心大意?刚刚去了哪里,让我如此难找?”
  被阎王搂在怀中的孟倾倾听到阎王的声音便反应了过来,急忙从他的怀中起来,当看到阎王那嘴角的笑容和关心的神情时,不由自主的便流下了眼泪。
  然后,阎王便慌忙的为她擦拭着眼泪,担心的问她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是不是被欺负了?
  听到阎王的问话,孟倾倾更是哭的厉害。
  阎王无奈,只好把孟倾倾再次搂在怀中,颇有耐心的轻拍着孟倾倾的后背温声细语的劝着她,“乖不要再哭了,你若是再哭,我可要伤心死了!”
  孟倾倾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只是哭着,此时的她只想哭。她觉得自己只是一个累赘,叶良辰为了她而死,布衣为了她变成了枯瘦如柴。
  哭了许久,孟倾倾才觉得好受了些,当红着脸颊从阎王怀中起开时便见她一双眼睛通红着。
  孟倾倾哽咽着,对着阎王说,“叶良辰死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阎王暗道,果然!
  “你都没有问我,我为何要说!”这是天命,倒也是真的不能够怪他。
  “你是阎王,你一定有办法救救他的是不是?”孟倾倾这时才想起找阎王的目的。是的,她想要阎王救叶良辰,她想,阎王是地府的王,一定是会有办法的。
  一听孟倾倾的要求,阎王立刻便黑了脸,嘴角的笑容也僵了,面无表情的与孟倾倾说,“我做不到!”
  “你怎么可能会做不到呢!阎王你救救叶良辰好不好,我求求你了!”听到阎王说他也救不了叶良辰,孟倾倾那原本止住的眼泪又再次流了下来。
  她求他,她在求他!她为了一个男人居然肯求他。
  一时他的心五味杂陈,简直是不知何味!一个愿意为了另一个去死,而另一个为了一个死人而求他,如此一想他觉得他似乎有些累了。
  见到阎王不说话,孟倾倾抓着阎王的一只手臂,面颊上的两行清泪刺痛了他的眼,他想要把她抓着他的手臂的双手甩来,然后离开。他这样想,也这样做了。
  “阎王,求你救救叶良辰好不好!”孟倾倾着急了,看着阎王面无表情的脸,孟倾倾是有些怕的,可是一想到叶良辰,孟倾倾便站在阎王的一旁哭的梨花带泪再次乞求着。
  “我没有那么大的本事!”阎王说完,便看也不看孟倾倾便离开,孟倾倾刚要抓住阎王的袖子,可却一眨眼的功夫阎王便消失不见。
  孟倾倾想到阎王是铁了心不打算帮自己便更是嚎啕大哭起来,为了救她,一个普通的凡人为她而死,不难过是假的。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孟倾倾苦累了,便也不再哭了,她想了很多办法,只要阎王答应她救叶良辰,她什么都愿意为他做,只要他就叶良辰。
  一连好几天,阎王都没有来看孟倾倾,孟倾倾有些不能忍受了。于是,她便开始了满睿王府的开始寻找着阎王。
  “有些人想你见到他的时候,哪怕是你去如厕的路上也会遇到他;而那人若是不想见到你的时候,就算你满城的寻找他也会让你找不到他。”龙项看着满身心都想要找阎王的孟倾倾便对孟倾倾说了一番阎王交代他的话。
  他真的不明白,既然想见为什么就不能一直出现在面前呢!
  对于叶良辰的死,他心中也是难受的,叶良辰与他一起长大这突然一死,让他有了一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感觉。
  当年他与他还是个四五岁的娃娃时,他仗着自己是太子,所以便傲娇对他道:“跟我走吧!从今以后便可吃香的喝辣的!”
  他虽还小,但却也没被吃香的喝辣的所诱惑,“你是谁?”
  “我叫祥龙!”
  “奥,我叫叶良辰,叶子的叶,良辰美景的良辰!”
  “良辰美景?”
  “是啊,我爹爹说等我长大了,中了状元娶了媳妇就是良辰美景了!”
  那个时候他与他便是如此相识了,所以在青楼再次遇到他时,他便觉得他们是能够做兄弟的。
  都说帝王之家无手足,他信。
  所以便有了一个差点为他而死的亲兄弟!
  所以也便有了六扇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