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奈何桥畔摆个摊 > 第85章

  我是遗孤,六岁便开始生活在乞丐窝里。
  为那别人施舍的馒头而和其他乞丐大打出手过;也为饥饿吃过连狗都不曾吃的残羹剩饭。那时,我年龄尚小,也被一群乞丐轮番手足踢打过。
  为了生存,我甚至还杀过人。
  在我九岁时,被青楼的老鸨相中面相,说我长大以后必然是一个能够与潘安龙阳君媲美的男子,所以便哄骗我让我欠下了卖身契。
  她是怎么说的,我早已忘却,我唯一记得便是那年天灾大旱,身为乞丐无人救济便只有死路一条。那时的我,面面黄肌瘦,实在是不知那老鸨是如何能够预知将来我的长像的?所以,为了能够苟且偷生,我便签下了那卖身契。
  我以为,那只是单单的做仆做奴而已,可我在青楼待的时间越长越发现我的想法还是太过于幼稚了。
  刚刚去哪青楼之中,日子还算能够温饱,而我也为了能够在这青楼好过一些便开始了奴隶一般的生活。更为了能够吃更好的,便做了那本该夜香夫该倒的夜香。
  这能够温饱的日子比那些饿死的乞丐简直是好的太多了,可偏偏随着年岁的增长终是打破了这安逸的表象。
  那年的我,十六岁。
  老鸨来到了我所居住的马圈子,(因我原先是乞丐所以一些青楼的下人对我也是不喜的,所以我便与马匹同睡!)开口便示意我,有位达官贵人相中了我,打算买我‘第一夜’!
  我当然不肯,于是便以绝食、逃跑来表示我的不满,更甚至被抓回来后用顺手不知从那位青楼女子头上拿来的簪子划破了自己的面颊。
  我想,我终是能够逃脱了罢!
  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那老鸨对我自毁容貌一事并不计较太多,只是开始对我威逼利诱起来。威逼的是,要把凉儿姑娘的第一次卖给身居在朝廷的一位贪官!而那凉儿才单单十一岁而已,那贪官的年岁足以能够当凉儿的爷爷了。
  老鸨说,只要我从了这次,我必定日后能够大富大贵。最主要的便是,我若从了老鸨便放过凉儿更甚直会答应把凉儿的卖身契还给她,还许诺会给凉儿一大笔银两。
  这果真是能够让我静下来心,好好思量得条件。
  对于凉儿,我一直是把她当做妹妹来看待得,只因她与我那已故的妹妹同为我而递过食物。
  六岁之前,我有爹爹娘亲与妹妹,可敌国来犯天灾不断,终是饿死了我的亲人,妹妹被饿死时把她一直舍不得吃的食物递到我面前,说,哥哥,你吃吧!哥哥,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
  从那以后,无论遭遇过什么,妹妹,便如从未死过一般告诉我,要让我好好活下去。
  遇到凉儿时,刚好是我才来青楼时,凉儿才四岁,见了因长时间挨饿而变得枯瘦的我便偷偷从怀中拿出一块年糕递给我,让我吃。
  我吃了,简直是狼吞虎咽,不知那块年糕是何滋味便已咽入腹中。而四岁的凉儿并没有被我那副样子吓到,反而是对我有些同情的说,以后我若是饿了便去找她吧,她会想办法为我找着吃食来。
  那时,青楼之中流行一种胖美,所以哪怕是天灾,青楼之中的食物还是足够多足够好吃。
  想了一夜,我终是暗暗下了决心对那老鸨说,我愿意把我的‘第一次’卖了,只不过首先要放凉儿离开。
  老鸨听我如此要求,脸上先是不舍,然后便咬着唇点了点头。之后,便在我的面前把凉儿的卖身契给了凉儿,我为防那老鸨还有后手便偷偷的先把离开的凉儿在老鸨为我收拾出的一间看似颇为不错的房间之中藏了起来,我与她讲了快一宿的话,主要目的便是让她在这还并没有彻底平定的江湖之上要多加小心,尤其是小心老鸨与男人。
  第二日一早,青楼不开门也不接客,我便偷偷的拿了一些银两给了凉儿让她小心,更是给了一个看起来面善的马夫一些我的卖身钱,让她带着凉儿走远着。
  凉儿走了,我不知她以后会如何,可我还是一样他能够安全无忧的。
  晚上,老鸨一脸如嫁女儿般的殷勤唤来下人为我洗净身子,让我好陪着那达官贵人。
  洗完澡,便是有些人为我穿上一些宽松的中衣。目光不由的撇向那铜镜,铜镜中我随看不清我的具体样貌,但大致我还是能够看得清的,而脸上让我用簪子划破的地方也用了祛疤膏。
  我看着我,嘲笑着。
  穿好中衣,披散着的长发用发丝微松绑在脑后。做好一切,只需我安安静静的躺在那柔软的床榻之上便可以了。
  我问过老鸨,那个达官贵人是谁,可偏偏老鸨便就是不对我说,只是对我说一些让我余生想起都想呕吐的话。老鸨说,达官贵人说了,他对你可是一见钟情!
  我也问过老鸨,那达官贵人到底是男女。老鸨说的是男人,我的胃更是反起酸来,更是对那个男人说的一见钟情更是厌恶的不行。可偏偏那达官贵人,对我……用老鸨那身在银两堆子也不是没有见过银子来说,老鸨说那达官贵人对我很舍得。
  可我也不晓得那所谓的达官贵人到底对我有多舍得。
  当那达官贵人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竟对吗达官贵人的一切坏印象都消失不见,只听他说,“怎么?莫不是你也如我一般看中我了?”
  对于那达官贵人的倜傥,我傻了一般的摇头,只因那达官贵人我看着熟悉。
  见我并不打算开口,他又开口道:“那年见你时,你还是一个小不点,现如今你已长大了!”
  那达官贵人,我见过一面便觉得他很是熟悉,是因为我见过他的。
  五岁时,他对我我爹娘说,要带我去辽阔的天地,让我见识这江湖。
  那时爹娘拒绝了他。
  而他因与人相约于此看到了我,便起了想要捉弄我一番的心思。
  我暗暗松了一口气,还好只是一场闹剧。
  可之后,我便完全没有了什么心思。
  因为我听到了凉儿那哭天喊地的救命声。
  当我,不顾一切冲到与我紧挨着两间供男人休息的房间之时,便看到一个糟老头子正趴在凉儿的身上卖力着做些什么,而凉儿……
  双眼紧闭,身下一滩的血迹,仔细一看那些血迹是从凉儿的脑后流出的,而那流血的趋势很快。
  那一刻,我如疯了一般,冲上前便把那个糟老头子狠狠的打了一番,可那个我所熟悉的男人则向我递了一把匕首,说,“你若不敢,我倒也会觉得当初看错了你!”
  不给予他任何解释,我一刀便了结了他,匕首从他体内抽出时,血液染了我一脸,可我却没有太过于在意。
  凉儿是躺在地上的,我走到她身旁时她早已没有了呼吸。我为她整理好衣裳,便打算抱着她离开,她不该落的如此的下场的,她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小姑娘而已。
  那一天,是我第一次杀人,却不是第一次看着有人在我面前死去。
  “你为何阻止我杀了那老鸨!”立在凉儿的墓前,我问着一旁用手帕擦拭着拿把借给我的匕首的男人。
  他笑了笑,用手帕把那匕首擦干净后便对我道:“跟着我走罢,以后便有机会亲自手刃了那老鸨!”
  “明明在青楼时便可以杀了她的!”我问,对那个出尔反尔的老鸨,我是恨她的。
  “现在还不是机会,刚刚若不是我阻止你,想必现如今便一同陪了那姑娘去了!”他道,语气平淡但眸子中却有着我所不懂的情绪。
  之后,我便跟了他。
  也得知了他的身份,他是那时国都的太子。
  而我,也被他暗暗调教成为了神捕以及暗影。
  该怎么说,我对孟倾倾的感情呢?
  其实,我也不知从何时已是情深了或者是第一次见到她时,她那因说了一句,你们看不到吗?而委屈的表情吧。
  她看起来也并不算好,可偏偏不知为何只要看到她,我便觉得我心中那有的阴暗之面被她那道自身的阳光所照亮,然后便消失了。
  偷偷为她烧水,偷偷为她买衣,这是我以为除了圣上一辈子都不会为他人所做的事情,我还记得我当时做完这些事情后回到房中便遇到了圣上,圣上说,不要让我陷入了这情网无法自拔,因为我与她终是有见面之缘,却没有相守一生缘份。
  我也想过,一辈子就这样在心中留着她的位置便好。
  圣上终于还是回到了皇宫之中,我与舞殇他们终日落不得清闲,所以也便出不得皇宫,可当我听闻孟倾倾消失后,第一个反应便是请缨去寻找孟倾倾的下落。
  是的,我终是找到了她,当看到她那一副样子时,我的心痛的仿佛没有了直觉一样,我害怕她会死。
  他身旁的那个总是冷着脸的男人,我知道他并不是一和普通人,当他把所谓的判官唤来时,我终于相信倾倾总是一不小心喊出口的,“小气阎王”了。
  我想,这个世界上说不定真的有凡人所不知道的事情吧!
  当我看到她被抱在那阎王的怀中时,全身都是放松了下来,她一定会没有事情的。
  当痛楚传来,我终是闭上了双眼。
  我真的很想要知道,若是她知道我为她而死,心中会不会有我的一席之地?
  会吗?
  倾倾……孟倾倾……
  “良辰,你怎么了?”舞殇的声音响起,我却开不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