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奈何桥畔摆个摊 > 第83章

  托布衣大青蛇的福,阎王终是找到了孟倾倾所在何处,当他知道了孟倾倾所在之处时,他可所谓的千般后悔。
  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孟倾倾已经消失了五六天了,说不定已经……
  阎王做了最坏的打算去到大红蜘蛛的老巢去找寻孟倾倾,一同前去的还有一起寻找孟倾倾的叶良辰与花舞殇和布衣。原本阎王是不打算带着布衣前去的,可偏偏布衣非要前去不可,还说什么就算阎王不带他去,他也是能找到地方自己只身前去的。
  迫于无奈,阎王只好也将布衣带着一同营救孟倾倾。
  大红蜘蛛喜阴,所以它所待的地方并不是那妖之森林,这也是阎王拜托曾被他救过一命的狐狸精找遍了森林也找不到的原因,所以他以为孟倾倾只是简单消失的原因。他想,若不是布衣是蛇,同样喜阴,可能他们现在还找不到孟倾倾居然是被大红蜘蛛所带走了。
  终于他们一路找寻在城外的瀑布崖旁找到了大红蜘蛛所藏着的洞穴,阎王站在洞穴前警惕起来,“你们要小心,这洞穴里可能不知一只红蜘蛛!”说完,阎王便临头朝着洞**走去。
  而叶良辰则从花舞殇的手中拿了早已准备好的火把递给了阎王一把,自己也拿了一把跟在阎王的身后也走了进去。
  “小弟弟,你怕不!”花舞殇此时面上并没有了平常玩味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视死如归,他知道,里面的凶险不亚于追捕朝廷重要凶手。
  布衣摇了摇头,“本小爷,何时怕过!”说完也朝着那洞穴里走去,被留下的花舞殇觉得自己碰了一鼻子灰,他这是在担心这个才十几岁的孩子好不。还有,他刚刚是朝他翻白眼了吗!
  想了想,无奈的耸了耸肩,也只好拿着两把火把跟着他们一起走进去。
  洞穴里黑的简直是伸手不见五指,还好他们手中的火把暂时还可以为他们照明一些道路。
  “飕飕!”他们似乎在同一时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停下脚步来静静的听着在哪里传出的声音。
  “快躲开!”突然,阎王大喊,几人都紧紧的靠着洞穴的边壁,只听那声音离他们越来越近,让他们紧张了起来。
  渐渐的,只见他们靠着火把所看到的地方来了一大群红色的蜘蛛,那红色的蜘蛛虽没有那大红蜘蛛那般巨大,但它们也有了一个鸡蛋的大小,而那鸡蛋大小的大红蜘蛛们正朝着他们而来。
  “把手中的火把扔了!”还没有听清楚谁说的一句话,那大脑便本能的做出了反应。
  而那些鸡蛋大小的红蜘蛛,有的被火把烧的‘嗞嗞’响,其中还有‘嘭’的一声;有的蜘蛛见了火把上的火便四下的开始闪躲;更有好奇蜘蛛居然一点都不怕那燃烧正旺的火把,看着那火把的火似乎很是好奇,竟用一直红色细细长长的爪子朝着那火把上的火光而去。然而,刚刚一触碰到便跑了,而被烫伤的爪子一直抬起未曾落地。
  看起来,该是很痛的。
  看着这些成群来,四处落跑的红蜘蛛们,阎王便从边壁旁走上前拿起地上的火把给了叶良成一把也给了花舞殇一把,同样还给了傲娇的大青蛇一把。
  几人朝着前走去,其中遇到的鸡蛋大小的红蜘蛛不计其数,就连他们好好的走着,保不准就有红蜘蛛从洞穴的上方掉落在头上却着是身上。它们有毒,只好提起十二分的警惕来,乘着它们还未咬一口时,及时的把它们踩死。
  他们是从洞穴处一直走的,走了有半时个辰他们的面前便出现了三条岔路口,阎王不说话只是看着这三条岔路口。
  叶良成与花舞殇对视一眼便对着阎王道:“不如,我们分开走?”
  阎王对于叶良辰的主意只是摇了摇头,明显是不赞成叶良辰所说的,只见他从袖中拿出了三条红线,一条条红线被他拿在手中后朝着三个洞穴扔去,只见那一条条被他扔出的红线像是有了生命一样,学着蛇行走的样子朝着那洞穴里面而去。
  而阎王蹙着眉盯着那三个洞穴看着。
  还不到一会,那三条红线便回来了,阎王的眉头松开后,伸出手便见那三条红线到了他的手中。
  叶良辰再次与花舞殇对视了一眼便彼此明白了彼此眼中的意思,果然不是一般人!
  收好红线,阎王便对着布衣道:“你能感觉到哪里没有红蜘蛛?”
  听从阎王的话,布衣闭上了双眼开始感受着周围的一切,蛇信子也在他不知不觉中暴露了出来。
  叶良辰、花舞殇:呃,似乎他们都不是正常人!
  “嘶嘶!嘶嘶!”布衣的小脸上满是倔犟,蛇信子来回抖动着发出“嘶嘶”的声音,像是在召唤。
  突然从地面冒出了一只蛇头来,然后便是整个蛇身子。一只、两只、三只,无数只黑褐色的蛇从地面的土中而出,弯弯曲曲着身子朝着布衣他们而去。
  叶良成与花舞殇同时握紧了手中的古剑与折扇,若是一言不合便也有进攻的机会。
  “嘶嘶,嘶嘶!”遇到过成百条蛇一起吐蛇信子的场景吗?若是遇到过,此时的场面便可知晓有多么惹人热血沸腾。
  “嘶嘶!”布衣吐着蛇信子与它们交流着。
  布衣:“你们知不知道哪里是红蜘蛛首领的巢穴?”
  一群蛇:“知道不知道!”
  布衣:“到底知不知道?”
  某一只蛇:“我知道的!”
  布衣“那你说是哪里?”
  另一只蛇:“它骗蛇,它才不知道呢!”
  布衣:“那你知道不?”
  那蛇吐着蛇信子摇了摇,表示不知道。
  布衣:“你们难道就没有一只蛇知道吗?”
  突然又一只体型极小的蛇从地面的土中出来,吐着蛇信子与布衣交流着,“我知道,我知道!”
  布衣:“你怎么知道?”
  “它吃了我的娘子!”
  众蛇:“吃我同类者,罪不可饶恕!诅咒它,诅咒它!”
  布衣:“大家放心,我们此次来就是为民除害的!”
  “它的巢穴在你们的头顶,在你们的头顶!”那蛇吐着蛇信子说。
  布衣惊愕的抬着起头看着头顶,阎王像是同样被他感染了一般也同这看向那洞顶,只见一只大红蜘蛛在他们的头顶之处攀爬着,看着被注视了,便朝他们从口中吐出白色的液体。
  闪躲之间,那大红蜘蛛早已不见。
  “真恶心,我说你们都没事吧!”花舞殇用手中的折扇拍了拍自己的衣袍,关心的问着处事不惊的阎王、叶良辰和有着蛇信子的布衣。
  小小孩童有着御蛇之术,花舞殇在心中暗暗惊叹着。
  可他不知的是,布衣那里会什么御蛇之术啊!明明他布衣就是一条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