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奈何桥畔摆个摊 > 第81章

  我是白无常,我不知我姓什么,我只知道我出现在地府时他们便开始叫我白无常了,我对于这个名字是诸多抵触的,也是不得欢喜的。
  我也不知我为何会出现在地府,地府对于我而言是陌生的,可我偏偏却有一种就该如此这样的想法,我想,我也许是该出现在这里的。
  凤凰涅槃重生,而地府的老阎王却也到了该羽化渡劫的时候,对于渡劫一事我是觉得无所谓的,所以当一个名为卿华的上神来接替老阎王时我便开口向他要了一个能够让我闲不下来的事情来做。
  他说,“白无常,白事无常!让你去人间勾该死之人的魂魄可愿?”
  我点了点头,于是,我便开始了勾魂。
  我想我是没有心的,只因对着那一幕幕生死离别之景我丝毫没有流露出如凡人那般的悲痛欲绝之感,相反,我同样也是觉得如此的。
  人本该有一死,只是时间的长短罢了。
  在地府过了千万之久,我是有些厌烦了,我有时总会再想有没有凡人会喜欢地府这个只是传说的地方呢?
  关于一个突然出现在地府叫做孟倾倾的女子,我对于她的印象也并不是很深,只是无聊时来到奈何桥畔能够看到一个在拉拢各位鬼喝汤的女子。
  听得她曾说,“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孟氏花茶好喝甜口,有忘记前世的吗?若是有不妨来喝,能够想起前世的花茶!”
  我记得孟婆婆在时,所熬制的汤水是能够让该轮回的鬼忘记前世的,而孟婆婆是在往生台摆的摊!而她却是卖的花茶,在忘川河旁摆的摊。
  我一时的好奇便来到了她的摊前问,“你的花茶真的能够想起前世今生来?”
  她听到我如此询问似乎是有些不满的,所以便为我在亲自泡的水桶之中盛了一大碗花茶放在我的面前让我喝,还说我是首次来,可以不用给钱。
  于是乎,我便抱起了试试能不能想起什么来的心态抿了一口,酸甜酸甜的,喝起来也是不错的,所以我便也不客气的喝完。
  放下手中的碗,脑中仍是一片空白,她盯着我的目光有闪烁着的期许,不忍她失望我点了点头。她很高兴,还扬言让我再喝一碗,我摇头拒绝,什么都想不起喝再多又用什么用呢!
  可我想错了,那碗花茶真的想起了我曾有一个很深爱的妻子,黑衣。
  黑衣,她是我最深爱的女子,我怎么能够忘记呢!我不能够忘记的,所以我便每次去人间勾魂也开始寻找起了她。
  又是千年过去,我每次都会与那孟倾倾来讨杯花茶。孟婆婆当初用来盛汤的碗早已被她舍弃不用,她说,“好茶配好杯,喝起来才会愿意喝!”
  听她如此说,我不由的暗自低笑,怎么都喝起来还会因为那杯子而愿意喝吗?
  阎王喜欢她,这是我在这千年之中发现的一个关于阎王的秘密,我真的不懂阎王会什么喜欢她还要在她面前装作坏人呢!
  我是真的没有想到,在不知何时那个叫做孟倾倾的女子居然双目含情的看着我,那眼神我懂。
  可我,也只能假装不懂。
  终于在一次的勾魂之中我找到了黑衣的踪迹。
  那是轮回后的黑衣。
  我与黑衣的相识就如一场空欢喜般,最初是很欢喜的,可到了后来只是空欢喜。
  一入江湖深似海,红颜知己不可得。
  曾经的我是江湖侠客,入的江湖毁在江湖,而黑衣便是我生命受到威胁之时的一刃厉剑,得她的保护我才能够苟且残喘。
  感激对她救命之恩,我说,“在下白无常,多谢姑娘救命之恩,实属无以回报,在下实在愧疚!”
  她笑而温柔的为我上药,听见我的话便接着说道:“不如以身相许罢了!”
  看着她的笑容,我鬼使神差的便点了点头。
  空欢喜,一场欢喜一场空。
  我是万万没有想到她竟是武林盟主的女儿,她看起来更像是大户人家的女儿。
  可她偏偏却是武林盟主的女儿,我一直反复告诉没关系,是的没有关系的,只要我们在一起便好。
  哪怕,她的爹爹是一心想要除掉我的人。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们终是不得携手同袍。
  她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了人,而我祸乱江湖而被江湖指令追杀。
  出现在地府之后我便失去了记忆,不得投胎转世。
  刚好,我恢复了记忆却身兼鬼差一职,更是投不得胎。
  在去找黑衣的时候,我想了很多不让阎王把我那么快捉回地府的办法。终于,地府来了太多的枉死人入不得枉死城,阎王便去人间调查怎么一回事,这让我有了一个可以出逃的机会。
  我想过和阎王坦白从宽的,可我担心阎王会对我有所阻拦,因为我已是了鬼,就算是有了身躯却也是鬼。
  人鬼殊途!
  把孟倾倾一同带到人间,阎王便会一心要照顾好孟倾倾便对我疏松了些许。
  对孟倾倾我是有所亏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