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奈何桥畔摆个摊 > 第78章

  我们出不去了!
  出不去了!
  呃,孟倾倾就这样愣愣的看着桃花,似乎是没有听清楚一般开口道:“你刚刚说的什么出不去了?”
  “我们是在这副画中,因为……”桃花看了一眼孟倾倾有些内疚的低着头再次开口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平常我来这里玩时都好好的!”说完,又抬起头瞄了一眼孟倾倾。
  孟倾倾看着桃花,而桃花同样也看着孟倾倾,可为什么孟倾倾看着桃花那眼神会在那眸子会觉得是因为她的原因所以才出不去了呢!
  她明明是被捉来的好不好!
  “那现在怎么办?我饿了!”孟倾倾捂着自己那被快要饿扁的肚子有些不高兴了。
  桃花眨了眨眸子,随后眸子一亮便消失在孟倾倾的眼前。留下那孟倾倾独自暗暗‘想肉饱腹。’
  就在孟倾倾以为桃花独自撇下她而去的时候,桃花终于用着裙摆搂了一些红彤彤的果子回来。
  “喏,可以吃这个的,我饿了便是吃这种果子,可好吃了!”桃花来到了孟倾倾坐在桃花树的一旁,也坐了下来。把不知从那里摘来的果子递给了孟倾倾一个,而她自己则像个小孩子一样目光期待的看着孟倾倾似乎是想要让孟倾倾褒奖她一样。
  拿过桃花递来果子,孟倾倾便咬了一口,对上桃花那待表扬的眸子后吃的很是开心的她点了点头,“很甜!”
  听到孟倾倾夸果子甜,桃花一脸的自豪感,“那是当然啦!”
  “我还可以再吃一个吗?”把连核都没有的果子吃下以后仍是感到饥饿的孟倾倾向桃花怀中还有许多的红彤彤的果子看去,看着那红彤彤的果子孟倾倾咽了咽口水试问道。
  “当然可以!”桃花点了点头,很不客气的把自己怀中的大半果子给了孟倾倾后自己也拿起了一个果子吃了起来,一个果子下腹便惊呼起来,“唉呀,我才想起来,这种果子不能吃太多的,要不然会流鼻血的!”
  然后看向孟倾倾,这次换她愣住了。
  捂着鼻子的孟倾倾哀怨的看着桃花,又是一股热流而出,孟倾倾很想哭!
  不止单单流鼻血,就连一向不着‘家’的葵水也来了。
  这旁的孟倾倾水深火热,阎王那旁简直是冰天雪地。
  “找到了吗?”在睿王府等消息的李湘茹见到寻找孟倾倾回来的龙景天几人开口询问道。
  阎王冰着一张脸;布衣一双哭过通红的眸子;城隍自责着,唯有龙景天对李湘茹的关心询问摇了摇头。
  “若不然让圣上派六扇门的几人来一起找找?”李湘茹挽着龙景天的手臂便让他坐在了木雕红樟椅子上,为他捋了捋有些乱的发丝有些心疼他夜不能寐,便为他出了点子。
  龙景天是有些疲惫了,握住李湘茹那白净而柔软的手,有些温热让他有些不愿松手,“最近皇兄为了找寻一些乱党很是忙碌,而六扇门的几人更是皇兄的得力手下,所以不可劳烦他们。”
  “知道了!”李湘茹点了点头,这是她所没有想到的,果然是关心则乱。
  两双手相互紧握着,大手包裹住了小手,那是满满的牵强不舍。
  阎王在脑中反复思考着有什么人能够悄然无息的将孟倾倾带走,可想了许久仍是没有任何人影出现在脑海之中,他想,肯定不是一般凡人能够做到的。
  入夜,今天是新年的第一天,凡人百姓家中这一天便是热闹非凡的,家家户户鞭炮声更是不断。
  寻找了一天的孟倾倾的阎王来到了孟倾倾的闺房之内想要寻找一些蛛丝马迹,可偏偏连一个角落都不放过的他,却找不到一点点关于孟倾倾消失不见的痕迹。
  房门关的很好,城隍也只是离开了片刻,也只是片刻的功夫人也便不见了,怎么听来,怎么觉得有些说不出来的讽刺。
  “我有一个疑问想要问你!”敞开的房门,城隍从外面走来便看到了站在窗前看着院落外的的阎王,便顾不得肩上与发上的薄薄白雪有些着急的走到了阎王的面前开口便是不客气。
  “你终于想起什么来了吗!”阎王并没有去看一眼身旁的城隍,他知道他想要问什么。
  “她是谁?”
  窗外是飘零着的雪花,目光所触及得地方是一颗盛开旺盛的梅花树。
  对于城隍的问题,阎王倒也不急着回答,像是打哑迷一般并不打算回答城隍这个问题。
  似乎是预料中的一般,城隍对于阎王并不回答这个问题也并没有倔强的抓着不放,只是又再次开口询问,“她是不是真的无法再进入轮回了?”语气中满是悲伤之感,同样望着窗外飘落的白雪,如同陷入了什么回忆一般只是呆呆的看着。
  许久,久到窗外的白雪由大而小,阎王终是开了口,“她是她,并不是她!”停顿了片刻又继续道:“千万年前,她从诛仙台上跳下,便清楚后果不是吗!”
  “诛仙台?”城隍喃喃自语。
  “滚啊!离我远一点,最好从此不相见!”
  “我后悔了,我不该认识你的!”
  记忆中,一个女子朝他大哭大喊着,一旦他靠近那个女子,那个女子便会用着最伤他的话语哭喊着不让他靠近她。脑海中最后的一幕便是那女子一步步的朝着身后那让众仙皆唯恐的地方而去,随后便是一个转身,去意已决。
  浑身一颤,城隍回过神来便要转身离开,暗自自嘲着。
  只听身后传来阎王的声音,“她既然已经不在了,那三生石上的名字也该去除了!”说出这句话的阎王,眸光幽暗,更是有一道精光在眸中闪现。
  “该如何去除?”城隍并没有转过身去看阎王,若是他转身看去,以他之智定会明白些许,也定不会问出这句话来。
  “我记得当初的红线还绑在三生石上,”说此阎王嘴角更是微微一弯,随后声音则有些许冷意,“只要你把心头血滴些在红线之上再把红线扯断便可了。”
  知道了方法,城隍倒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步伐坚定不移。
  院落之中一片的皑皑白雪,眸光余角只是微微一睹似乎感觉到那院落之中的梅花树在微颤着枝头。
  阎王挑眉,嘴角原本便挂着的笑容更是加深了些许,他似乎知道了如何寻找孟倾倾的方法了。
  “来了鬼门关便已算是半个鬼!”听着一些如说书一般喜爱热闹的鬼鬼们,城隍也许未曾发现,此刻的他在这个有些阴暗的世界中有些相辅相成。
  来到了奈何桥畔,入眼的便是一块比较大的石头,来到了那石头的背后城隍便着手摩挲着,一行并没有显现在石头上的字迹在他的摩挲之下,慢慢被他感知出来,“三生石,定三生,若是有缘今来续,若是无缘奈何桥畔再相见!”
  他还记得在很久之前,有个人让他摩挲这一段话,可他无论怎么摩挲也摩挲不到,于是她便用自己的手覆盖住他的手去摩挲,然后很是得瑟得问他有没有摩挲到。
  他说没有,她便朝他反了一个白眼后便亲自去摩挲然后便告诉他了这一段话。
  真的要亲自解决了吗?很不舍啊!
  “城隍!城隍!”孟倾倾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城隍站起身来四处张望着,却什么都没有发现,那个唤他名字的人儿也未曾出现。
  把衣领扒开,便是敞露的胸膛,小腹更是结实有肉!
  把手放在在心处,慢慢移开之后便是一道血的痕迹,从那痕迹之上流淌着鲜红的血液,而那血液随着胸膛处的伤口慢慢朝着腹部而伸延,看起来有种说不出的视觉效果。
  或许心头之血是有些痛的,因为城隍的眉头就没有松开过,再次弯下身找到了曾经缠着的两条红线,食指接了一滴血便引入了红线之上,随后便是毫不留恋的扯开。
  看着三生石上的两个人的名字渐渐消失,城隍便感觉到自己喉咙处有些发痒,还没有说些什么,直觉口中有些鲜血的滋味。
  此刻的他,衣裳半敞开着,手中握着两条看似颜色有些暗淡的红线,嘴角更是溢出了血液,此刻的他,看起来很是狼狈不堪。
  一旁的忘川河水之中有着哀声不断,彼岸之端更是一片片哥哥色的花海,他望着那些黑色花海,他知道那些是这什么花。
  他望着那片花海,黯然失色,他记得,与她第一次来这里时,那片花海还是美丽的红色,可现如今独自一人来时却是一种孤寂的黑。
  画中界
  “噗!”孟倾倾突然吐出的一口鲜血让桃花吓得快要哭出来了,她有些手忙脚乱的用自己的衣袖为孟倾倾擦拭着嘴角流下来的血液。
  孟倾倾一手捂着心脏的地方,一手为自己擦拭着泪水,她不知道她自己这是怎么了,她只知道她放着心脏的地方真的是很痛,痛的她,都哭出来了。
  “你怎么了啊?你别吐血啊!你也别哭啊!你不要吓我啊!”桃花此刻才发觉到自己真的是为自己找了一个麻烦,她不断的告诉自己,若是眼前这个吐血的人儿死了,她一定会很惨很惨的。
  可能连修仙的机会都没有了。
  “倾倾,我来接你回去了!”很是熟悉的声音,孟倾倾抬头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形,而那个人形离她越来越近,只听那人形又开口道:“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