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奈何桥畔摆个摊 > 第68章

  将近年初了,百姓们倒也是安居乐业为将要来临的新年做着准备,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容,有人扯着嗓子对着身旁的人说,今年的雪比往年来的还要早,明年肯定是个祥年!
  身旁的人倒也不在意此时是在街市之前,心情很是愉快的大笑着。
  而依旧住在龙景天王府里蹭吃蹭喝的孟倾倾则与布衣大眼瞪小眼的的看着城隍手中各种各样的吃食,只听城隍懒散的开口道:“啊!我的双肩好酸,如果有人给我捏捏就好了,这样我就可以把我手中吃食……”
  城隍的话根本就没有说完便被差点撞到他的人打断,只见孟倾倾一个飞步来到了他身旁然后很不客气的掐起来,是的,说是捏,可那根本就不算是捏。
  “疼疼,倾倾你先停手!”
  …………
  “花开的时候最珍贵,花落了就枯萎!
  错过了花期花怪谁,花需要人安慰!
  冷冷的夜里被风吹,花找不到人来陪!
  …………”
  “真的要进去?”
  “是的!”
  孟倾倾看着眼前的名为‘花姑娘’的青楼,只听青楼之中传出有些凄楚的女子低唱的声音来,那是一首孟倾倾的从来都没有听过的歌曲,其中还有着悲凉沧桑的琴声伴奏。
  孟倾倾知道自古便有“女子入不得青楼”之说,可她是实在对地府的鬼鬼们说的青楼很是向往,眼前的‘花姑娘’可没有那些俗套不能女子入内的说法,看着门口立着的木牌子就知道了。原本她在阎王面前是怕阎王惩罚她‘游历’十八层地狱所以她不敢说,可在得知阎王并没有而是回到了地府后她的胆子反而大了起来,她真的很想去看看‘花姑娘’里面是什么样子的!
  “你真的要去?”龙景天再次问着眸子里散发着好奇与坚定的孟倾倾,这和‘花姑娘’青楼他是来过的,虽然这青楼没有其它青楼太浓重的旖旎之情,但好歹也是青楼啊!若被皇城知道了,自己岂不是惨了?
  “你若是不陪我一起,我就自己去了!”总之,这次孟倾倾是下了决心打算逛着青楼的,只听那青楼之中再次传出像似歌曲却更加让她没有听过的歌曲来,只听那很是欢快伴着二胡的曲子传来:“天空飘来五个字,那都不是事!是事也就烦一会,一会就完事!”
  听着听着,孟倾倾就拉着还在犹豫的龙景天闯进了这青楼之中,只见这青楼之中很是热闹,男女之人手中拿着的杯子是透明,可那杯子也不像是杯子,因为那杯子在底部长着能够让它站立起的‘身子!’
  看着孟倾倾好奇的瞪着来往男女手中的杯子,龙景天倒也好心的为孟倾倾讲解起来,“那是高脚杯,是不是很奇怪?想当时我也才来这青楼的时候也是很好奇的呢!可偏偏就是见不到这楼主,否则我就该请教请教她这杯子是如何能够做的如此透明,如此独行独立的了!”
  孟倾倾根本就没有听到龙景天再说什么,她只是眼巴巴的看着那透明的古怪杯子里的红色、绿色、黄色、甚至一杯中还有好几种颜色的液体,看着有的人把杯中的液体倒入口中孟倾倾也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
  看起来,很好喝!
  这里的一切都让孟倾倾很是好奇,只见孟倾倾一会看看这一会摸摸哪,其中还差点把手中拿着用木托放着的那奇怪的杯子的像小二一样的男子。
  只见那大厅的中央空出来一大片空地来,而那空着的空地比平常的地面高出了很多,而那高出来的空地之上正有些女子手中拿着一头大一头小的竹筒,而那女子正把竹筒小的一边对向自己唇边,嘴中喃喃唱着歌曲,只听那歌曲哀哀凄凄,倒把不少人唱哭了,尽管孟倾倾没有听明白那女子到底在唱着可她的情绪也是被带了起来。
  箫声悠扬缠绵,那歌姬眼角湿润像是入了歌曲之中一般闭眸清唱,“一干而尽
  爱恨嗔痴的幻影
  我敬你一杯一干二净的黎明
  我在南极
  憧憬你的北极星
  我等你
  不信心心不相印
  你是天意
  你是达达的马蹄
  滚滚的我的红尘
  苦苦追寻冰天雪地
  一寸光阴一寸心
  一朵昙花一朵云
  一朵雪花一朵梦境
  一一捧在手掌心
  一颗尘埃一菩提
  一颗流星一个你
  一心一意捧在手掌心
  七世夫妻
  只是神话的魔镜
  第七夕
  只能再等一世纪
  你是天地
  你是风雨你是晴
  你是温柔的叛逆
  逆转我的一年四季
  一寸光阴一寸心
  一朵昙花一朵云
  一朵雪花一朵梦境
  一一捧在手掌心
  一颗尘埃一菩提
  一颗流星一个你
  一心一意捧在手掌心
  偏偏我越抱越紧
  偏偏我越爱越贪心
  偏偏要爱到万箭穿了心
  才死心
  左手掌握著空心
  左手掌握著痴心
  十指紧扣一本心经
  刻骨铭心著苦心
  可不可以不甘心
  可不可以不认命
  如果可以那我换给你”一曲终落,倒也把孟倾倾惹哭了,这首曲子她暗暗发誓,一定要学会,真的很是好听。
  再看台上的歌姬,一曲终了,眸子睁开哪里还有什么涟漪。
  孟倾倾就这样自顾自的坐在了一个木制如那透明杯子的板凳之上,她一手撑着柜台有些不知所措的坐在上面,她听说这板凳叫做,“吧椅”!总之,她是真的没有听说过,所以当面对那自称是“服务员”的店小二“我懂”眼神的时候她倒也没说什么。可偏偏身旁却有人故意找事一般的冷哼了一声不屑的道:“哼,看来也是一个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的不要脸女子,明明没钱来还偏偏干坐着!”
  这……孟倾倾看了一眼身旁手中拿着一杯绿色的液体的女子,傻楞傻楞的眨了眨眼眸,她说的什么意思?
  “敏姐姐,你何必与她一般见识,再说了七王爷也不可能会看得上她!”那个手中拿着绿色液体的女子身旁的女子用打量的眼神从孟倾倾的头到脚都打量了一番,拿起柜台之上的一杯同样是绿色液体抿了一口才缓缓开口。
  “我看也是,嗞嗞,你看她都穿的是什么!”
  人家孟倾倾是大方的人,所以当然对恶性攻击的妇人之仁当然不在意,无视身旁看着她评胸论足的人,四下的开始找寻龙景天的身影。如果,刚刚她的耳朵没有出现问题的话,她好想听到她们说“七王爷”了,那个七王爷是不是龙景天?
  “你看她的胸干瘪瘪的,看来也没有银子去买一些滋润之物!”
  “敏姐姐,你说的不错!”
  “还有,还有,你看她的足,真大!”
  “敏姐姐,你说的很是确切!”
  “你看她那东张西望的样子该不会是想勾引人吧?”
  “敏姐姐,你猜的果然很对!”
  “你看她坐在这里那么久了,居然连一杯鸡尾酒都不舍得喝,该不是买不起吧!”
  “敏姐姐,这楼虽对进来之人并不算太严厉,可这鸡尾酒可不是人人都能喝的!”
  “你看她……”
  孟倾倾终于是有些受不了了,搬着那吧椅远了些,她这举动可引来了很多人的鄙视,当她终于在离那两个一直在像个老大娘一样对她诸多不满时,回头看了一眼两人,只见她们对着那柜台内的一个长像秀气俊美的男子说道:“公子,你今年贵庚?”
  “……”孟倾倾一头黑线,原来她们是故意的啊!
  当孟倾倾坐定之后,才看向台面之上,只见一个脸颊略拭粉黛美目倩兮的女子站在台面之上,巧笑嫣然的看着台下众人缓缓轻启朱唇道:“歌姬之曲真是天籁之音,接下来又是到了一日一说的时间,接下来请掌声响起来,有请我们的司徒公子!”
  掌声响起,只见一个翩翩白衣红衣出现过在台面之上,只见那公子莞尔朝着台下一微微鞠躬折扇尚未撑开只是拿在手中,只听他把目光朝着台下看了一眼便开始开口说起,“今日在下就为你们讲一个名为“智子疑邻”的故事!”
  他的话几乎是才一开口便引得男子鼓掌女子喊声连连。
  “从前有一个国家叫做宋国,而宋国里有一户大户人家,有一日天降大雨把那户人家年久未修的房墙给冲塌陷了下来。
  于是乎,他的儿子便对他的爹爹说,“爹爹,您若是不把院子所坍塌的墙壁修好,夜黑风高之时,盗贼来了怎么办呢?”
  可那大户人家根本就不听自己儿子的劝解。
  而那大户人家隔壁住着一位很有智慧年长的老人家,那老人家看着大户人家的院墙倒塌便劝解大户人家赶紧把院墙修好,不然肯定会遭偷窃的。
  那个大户人家并没有听老人家的话,就觉得那老人家的话说的有些岌人忧天了。
  可偏偏在哪大户人家在当天二更天的时候便丢失了打量的财物,大户人家在丢失了财物之后很是赞赏自己儿子的聪明,可却对那老人家有了疑心,以为是那个老人家偷了东西。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怎样一个道理有那位公子或姑娘想要回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