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奈何桥畔摆个摊 > 第67章

  那丫鬟似乎也只是身子颤抖了一下而已,随后便于狐儿打斗了起来,所有人看着这场以死为目而战的斗争只是那样静静的看着。
  毕竟,女人家的战争还是让女人家解决好了。
  狐儿与那丫鬟倒也打的欢快,可众人也是看得出来的那丫鬟根本就不是狐儿的对手,只见这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狐儿与那丫鬟的打斗中时,一道看起来有些惨淡的红光朝着孟倾倾身旁而去,却不是找孟倾倾的麻烦,而是——城隍!
  只见王媚舞没有了那时见她时那副嚣张跋扈的样子,现在的她就像一个疯子,披头散发苍白着一张脸就连身上属于太后所穿的宫装也有些凌乱不堪,只见她双手抱住了城隍的脖颈便开始深情对视,“你一定要救救我!”
  城隍看起来很是厌恶她的触碰居然一个甩手便把王媚舞甩出了数丈远,让一旁担心看着狐儿的孟倾倾都不再只注意狐儿。
  城隍把这动静弄得倒也不少,所以在得到在场大部分人的注意的时候城隍垂着头“嘿嘿”一笑,便轻启那有些不太正常红的唇瓣,“你们如此看我,倒让我有些不好意思了!”
  众人:“……”
  远处的王媚舞自然是没有人搭理的,当然是除了侍卫外。王媚舞被城隍用内力甩出数丈远一般很是单弱的女子定然是早已气绝身亡了,可王媚舞只是嘴角挂着一抹血丝双唇似因为痛苦般的紧抿着,嘴角的鲜血似乎是一直再流因为那血迹脏了原本就不干净衣裳的衣领子。看着城隍王媚舞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可偏偏才一开口一口鲜血便从口中涌出,王媚舞随后看向城隍的眸子便有了怨恨的神色,就连一旁不明所以的孟倾倾也被她一视同仇!
  城隍只是冷冷的撇了一眼王媚舞而已,之后便把王媚舞视如无物一眼也瞧不得的独自喝起了酒,一旁的孟倾倾示意着布衣多吃点的同时也示意着城隍少喝一些,看到城隍手中拿着酒杯含笑点了点头便觉得城隍也不见得有多听自己的,所以便也不再多说什么。
  只是她没有注意到的是城隍在她说完话转头看向狐儿的时候便把手中的酒杯放在了一旁开始喝起茶水来。
  狐儿与那丫鬟的战争总算是停住了手,只见狐儿手中是那丫鬟手中原本握着要行刺王媚儿长剑,只见那长剑的剑锋指着那丫鬟冷冷清清的声音之中夹杂着丝丝复杂,若不仔细听是便是真的一点都听不出来,只听她开口问那西方都城的公主,“你为何不行刺龙项偏偏行刺媚儿!”
  狐儿这话倒也让认识的几人听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可那些朝廷臣子与一旁的侍卫首领到听得有些不乐意了,他们的皇帝若是遭人行刺了那还得了!
  听着狐儿如此问,那丫鬟一个嗤之以鼻的“哼”后,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像是在口中咬到了什么东西,只听最后牙齿触碰的声音,而那丫鬟双眼紧闭直接躺在了地上,只听她那最后的一句话便是,“秘密只会是秘密,永远都不会被世人知晓!”
  狐儿看着躺在地上的丫鬟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把手中的长剑随手一扔便很是准确的打下了‘一只小鸟!’
  那“小鸟”被带下去后,孟倾倾和媚儿便如约好了一样一起朝着狐儿而去,她们实在是有很多问题想要问。
  狐儿看着孟倾倾与王媚儿站在身旁朝也打算无论她俩问什么她都会告诉的时候,却没有想到她俩居然抱住她大哭了起来,只听媚儿抽噎细声说,“狐儿,你没事真好!”
  相比王媚儿那温婉,孟倾倾就有些极为上不了台面了,只听孟倾倾声音中很是不敢相信边吸着鼻子边哭的惊心动魄的问道:“狐儿,你真的没死啊!”
  狐儿听到孟倾倾的声音突然想笑,可看到她俩这副样子也笑不出来。最终还是龙项开了圣口让她们去一旁使劲哭去,在这大殿之上哭有些哀凄了,今天是他登基的日子,他可不想有什么。
  那个房梁之上被带下去的‘小鸟’走之前曾被城隍深深看了一眼,若他记得不错那个人就是王媚舞的贴身侍卫,那个亲自喂自己吃下人间药物的人,呵呵,真是,一笑抿不了恩仇啊!
  白雪依旧随风飘着,在得知狐儿成了仙以后的孟倾倾和王媚儿心情是愉快的,因为这样在她们心中还是很好的,毕竟狐儿不是妖了。
  三人还没有聊几句狐儿便说自己要先行离开了,随后便消失不见了。孟倾倾和王媚儿在民间百姓人里学的最多的还是爽快,所以对于狐儿的离开两人并没有想太多,因为在她们心中还是要为狐儿高兴的。
  一口鲜血吐出,狐儿不以为然的擦拭着嘴角,看着自己那被裙摆完全遮住看不见的双腿,她终于像是明白了什么,嘴角突的欣然一笑,原来,这就是狐婆婆所说的那层白色迷雾吗?
  白色迷雾之后的便是,舍得?
  狐儿嘴角挂着释然的笑容,她慢慢的闭上了双眼,刚好在闭上双眼的那一刹那她的身体便如那天空之上的片片白雪般,最后消失不见。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
  佛祖突然伸出了一只手,一缕薄烟停在了佛祖的手中,佛祖看着手中的薄烟轻轻低喃着,“南无阿弥陀佛!”随后身旁的十八位罗汉像是受到了什么感染一般也随之念了出来。
  佛祖手中的薄烟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便无风自动起来,佛祖看着手中的薄烟那和蔼极了的声音便开口问着站在身旁已然不是太久的观音菩萨,“大士,你说的可是她?”
  观音菩萨看着佛祖手中的那团薄烟便点了点头,“是!”
  “那便好,现如今她的功德已圆满那便让她降世吧!”
  “佛祖,此事是万万急不得的,我刚掐指算过,她此次降世并不是时候!”观音菩萨有些急忙的开口劝道。
  佛祖看观音菩萨一眼便开口道:“那何时才好?”
  “待文曲星降世后才可!”
  “文曲星?”
  “正是!”
  佛祖看着手中的那团薄烟便用着另一只手掐指开始算起来,似乎是算出了什么,再次爽朗一笑,“甚好,希望一切都好!”
  听着佛祖的话,观音菩萨也抿唇笑了起来,自己欠文曲星的这份人情是不是也算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