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奈何桥畔摆个摊 > 第58章

  “咳咳”只听席司南清了清嗓子站定之后便开始继续讲着未完的故事,“当时京城百姓便都以为那皇子从此以后便不得行夫妻之事,可偏偏到了这里便有了转折,听说当时那皇子只因见了遥远一面便对她立誓说此生不渝非遥远不娶,而那皇子也整天如个市井小民一样愣是追着遥远不肯放弃,就这样,皇子追着江湖女子之事便传进了当朝圣上的耳中,圣上大怒便要为那皇子娶妃!
  那皇子在得知圣上要为他娶妃后却毅然决然的拒绝并说自己此生若娶不得自己心上之人便自削青丝当和尚。”说到这里席司南再次停了下来,眸子看向了正听的入神得孟倾倾欣然一笑当让孟倾倾不明所以起来,因为这个席司南讲个故事却时不时的盯着她看。
  这个故事是以遥远的死而结束的,而那皇子但也并没有发誓时那般剃发做和尚,原来那皇子一直是在扮猪吃老虎在暗中为当今圣上去除有谋反之心之人而那遥远却也只是一枚棋子罢了,最后有意谋反之人被除那皇子便登基成了新帝。在这个故事的最后结尾之时,那个皇子在遥远死了后一夜之间便成了童颜未老发先白,传闻那是那位皇子一身只有一位妃子并无皇后,还有传闻说那后宫的妃子和那已故的遥远长的有七八分相似之处,还曾有传闻说,那皇陵之中便有遥远的墓碑,那墓匾之上刻着的便是‘爱妻陆遥之墓’。
  孟倾倾听完这个故事便觉得那皇子一定是很喜欢那遥远的,若是不然那青丝怎会一夜成白。
  身旁有人感慨这个故事,同时也有人感慨遥远是位奇女子,为了自己所爱之人去死倒也是心甘情愿的很。
  “这只是一个故事,还望大家切不要陷入其中不得脱身。”席司南说完,便离开了,这一次把故事讲完了倒也没有人阻拦了。只是才走了几步便回眸看了一眼沉浸在其中的孟倾倾,只听他莞尔一笑声如三月春风一般,“希望下次想见之时,你还记得我!”说完便转身离开,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便透露出他们以后见面时的场景对话。
  她孟倾倾脑子并非不好,所以对他也是记得住的。
  书讲完了,天也算黑的彻底了些,可熙熙攘攘的街市上依旧有着很多人,孟倾倾转身回眸便看到了不远处的阎王在一凉亭之中与一个女子说这话,看他们那举手之间的动作便觉得他们是熟识之人。于是为了不打扰他们便悄悄离开了,却不曾想遇到了熟人。
  而凉亭中的两人是真的熟识的,只听那女子美目倩兮嘴角微弯说出的话完全没有了那本该唯美的画面,“卧槽,你还真是阎王啊!刚才看你傻愣的站着还以为是认错了呢!既然都运气那么好的遇到你了,我也就不客气的问了,我什么时候才可以到二十一世纪?你都不知道,我这每天装傻装的都快真傻了!你就不能吱一声,干脆利落点告诉我答案?”
  阎王听着眼前女子的问话倒也不急着回答,想当初若不是牛头与马面误喝了他在天界问酒娘索要‘一日醉’,也不会导致勾错了魂,原本还打算把那姑娘的魂放回去可偏偏因为她的家人而让她的身躯成了一堆白骨灰。
  “当初我已经告诉了你,你的躯体让的父母焚烧成了白骨灰是回不去的了,如今你能以凡人之躯在世又有何不好?”
  “我那里好了,这里要手机没手机,要电脑没电脑,想出门只能做马车,最最主要的就是来来姨妈了还没有卫生巾!”那姑娘像是想要发泄不满一样嘶吼了起来,引得周围人像看一个疯子一般的看着她让她觉得有些羞涩,便也红了脸,只听她小声嘀咕道:“怎么这样看人家,人家会不好意思的,好害羞!”
  “……”
  孟倾倾这边是遇到了许久都未见到的城隍,只见城隍一改红衣装扮穿起了黑衣,而那原本留在额前的一缕发丝也全倌起,这一副样子也是极为俊美的。而他看着孟倾倾便像个傻子一样“嘿嘿”的笑了起来,同时还把手上的冰糖葫芦递到了孟倾倾面前依旧像个牙牙学语的孩子一样很难表达自己的想法但却也能够艰难的说出自己的想法,“吃,倾,倾,吃!”
  孟倾倾看着城隍的这副样子心里五味杂成,城隍对她也是不错的,最起码她想吃冰糖葫芦的时候他会很不客气的给她买,孟倾倾吸了吸鼻子头一次像对布衣一样的语气对着城隍,“城隍要不要吃?”
  城隍听到孟倾倾唤他的名字更加的开心起来,那副咧嘴直笑的样子是怎么收都收不住,“给,倾,倾,吃,城,隍,不,吃!”
  “嗯!”孟倾倾欣然接受,一手拿着冰糖葫芦一边对着城隍道:“走,我带你去玩好玩的!”
  对于孟倾倾而言,现如今好玩的就是看着别人放天灯她看着,看着有卖东西吃的她依旧看着,谁让她连银子都没有呢!原本孟倾倾是得到了有银子可以拿的机会,可她偏偏随手一丢没有了,想当初金灿灿的一锭金元宝就被她随手一丢。
  “倾,倾,给,买,买!”似是对于孟倾倾那心灰意冷的表情太过于看不下去了,城隍那厮倒很大方的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红色的钱袋递给孟倾倾,脸上倒也没有太多不舍,他只是那样傻笑着。
  “这是你的钱袋?”孟倾倾此刻觉得自己手中的这个红色的钱袋很是沉重,城隍都傻了还不忘给她钱让她买东西。
  “是!”城隍点了点头,傻傻的样子让孟倾倾笑了出来。
  城隍傻了,倒也不自恋了。
  孟倾倾这样想着,也便从城隍的钱袋里拿出了一两银子买了一个天灯,随后便在上面写了一些字便拉着城隍离开了。被拉着的城隍,回头看了一眼那小贩,其实他想说那小贩还没有找银子呢!
  放天灯的地方是一片空地,这里聚集了很多女子但其中也不乏男子的身影,孟倾倾与城隍一起抬头看着那天灯的慢慢升入空中。小贩对她说,如果在天灯上写上心愿就会被天上的神仙所看到,便能够实现的。听着小贩这样说,孟倾倾倒也兴致勃勃的用着她那一手扭扭歪歪的字写了三个愿望:一愿城隍恢复如初!
  二愿身边的人身体安康,一生无病无忧!
  三愿白白能够早日归来!
  看着天灯越来越远孟倾倾揉了揉已经酸痛脖子,揉着揉着一只冰凉的手便扼住了她的喉咙,孟倾倾抬眼便看到双目绯红的城隍。
  “城隍~”孟倾倾轻唤着城隍,刚刚还好好的,现在城隍怎么变成了这副这样?
  城隍的双目一会变成绯红色一会变为深黑色,他看着孟倾倾那痛苦不可置信的样子终是左手制止住了右手然后朝着跌坐在地的孟倾倾颤颤巍巍的道:“倾倾,快走!快走!”声音中满是隐忍与不舍。
  听着城隍那不再是困难的叫着她的名字,孟倾倾倒也忘记了刚刚城隍还掐着的脖子,想要靠近城隍却被城隍重重推开,然后便转眼不见。
  孟倾倾跌坐在地看着城隍消失的方向,眼泪竟奇迹般的没有往下落。
  天空之中渐渐下起了鹅毛般的白雪,一道黑影挡在了孟倾倾的面前,孟倾倾抬头看去便看到阎王的担心的眸子,只听阎王说,“我都等你许久了,怎的你就不肯多等我一会!”
  孟倾倾眨了眨双眸,想看清楚眼前的到底是不是阎王,只听阎王在她的双眸注视之下再次开口,“怎的,莫非是傻了?天气如此冷,还坐在地上做甚,地上可没有好吃的吃食,你若是饿了,咱们回家便是!”
  阎王的这一句话让孟倾倾的双眸溢满了水雾。
  阎王看着孟倾倾那依旧坐在地上丝毫没有要起来的样子便叹了一口气,无奈般的蹲下了身子,“上来,我背你回去,这雪越下越大,我可不想与你一样做了雪人。做了雪人倒也无妨,若是再得了伤寒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