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奈何桥畔摆个摊 > 第5章自恋城隍

第5章自恋城隍


  他的长像完全不亚于白无常,白无常是一种安逸的美而他则是一种妖孽的美。对于此刻已经看着城隍已经呆愣住的的倾倾而言,城隍一袭红衣额前一缕青丝则彻底让她迷了心窍,让对白无常异常献媚的她竟不知白无常是如何离开的。
  那红衣美男在倾倾那满目桃心的注视之下很自然的用手一扬自己额前的留海,很是得意满满的道:“怎么?是不是觉得本城隍爷比白无常那厮长的都要帅都要美!你可以仰慕我但千万不要爱上我呦,因为爱我的人太多会让我感到困扰的!”
  原本正想入非非的倾倾听到他这话完全没有了欣赏美男的兴致,她还记得以前说阎王美的时候还被阎王差点扔到阿鼻地狱里,让小命差点不保的她从此只能在心中暗暗说阎王美。就连一向好脾气的白无常也告诉过她,形容男子不该说美,否则会引起男子的怒意。
  可眼前的男人居然好不屡色的夸起了形容女人的词来形容自己。
  “哎呦我去!孟倾倾,现在小爷我可穷的很,你能不能出息点!”城隍看着自己手中明显有些干瘪的钱袋像是吃了臭鸭蛋似的一张脸,看着在自己面前左舔舔右舔舔的面前之人终是有些不忍的开了口。
  他活了那么久,这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在他面前也能如此吃的毫无形象。
  孟倾倾并不打算正在发牢骚的城隍,只是把自己手中之物当做美食一般不舍得全部吃下。
  “这位公子,若是不嫌弃不知能否……”一个娇滴滴的女子声音响起,让城隍也没有了在关心孟倾倾给他带来的丢人举止。
  孟倾倾目光寻向那个娇滴滴的女子,只见她一脸羞红把一个绣着鸳鸯戏水图的香包递在城隍的面前,她很是淡定的把城隍给她买的最后一串冰糖葫芦一颗不剩的吐入腹中,最后还忍不住舔了舔因被冰糖葫芦上的糖渍的手指。她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些鬼鬼最喜欢提起冰糖葫芦了,因为真的很好吃!
  城隍看着眼前的少女,他莞尔一笑半推半就的把那名女子手中的香包收下,在放入袖中之时还颇为得瑟的看了一眼孟倾倾。
  女子看到城隍把自己亲手缝制的香包收下便含羞带怯的偷偷看了一眼城隍便一跺脚离开,还没走几步时又再次回头看了一眼城隍。那眼神,让孟倾倾都觉得比吃了一种叫做炸糕的东西还要腻歪,让她不由得看了一眼城隍,却见他依旧嘴角挂着笑容看着那位女子。在看到那名女子还没走多远后又回头看了他一眼,便额首僵持这笑容朝那女子而去。
  对于从郊外城隍庙到热闹街市再到这有些冷清一看便是有钱人住的大院,孟倾倾可所谓见识到了那自恋城隍的女人缘。她不由的朝着城隍的衣袖之中看去,一路之上受到的香包、手帕、玉佩那么多,怎么没见他衣袖因东西太多而鼓起呢?
  “怎么,是不是被本城隍的美貌征服了,想和那些女人一样从本城隍一些贴身之物!”城隍再次用手指撸了撸自己额前的那一小捋发丝,向孟倾倾再次甩了一个媚眼一脸自恋的说道。
  孟倾倾摇了摇头,看着城隍腰间的钱袋两眼直勾勾的看着,丝毫不在意城隍已经捂着他自己的钱袋离她自己有一米之远。
  “孟倾倾,本城隍只是受了白无常之托把你送到阎王那里,你可别在妄想本城隍这些要买衣服的银子了”城隍生怕孟倾倾做出翻脸不认人,抢他银子的事急忙把自己那干瘪瘪的钱袋放在了自己那不知放了多少女子送他物品的衣袖中,便无视孟倾倾那如狼的眼神快步的朝着一座看似不比王孙贵族还要高贵的府邸而去。
  身后传来孟倾倾可怜巴巴的声音,“城隍,你身上不是有衣服吗?再给我买一串冰糖葫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