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我家娘子太娇柔 > 第一百七十九章:那下次小心

第一百七十九章:那下次小心


  曲流晚跟着赵知年被安排进了闲远殿,闲远闲远,光一个名字就已经体现出来赵皇帝对赵知年的期望。
  
  可见他是真的不喜欢赵知年,更不想赵知年做皇帝。
  
  赵知年对此轻轻的一笑,意味不明带着曲流晚直接踏进了闲远殿。
  
  闲远殿里已经站了不少的宫女太监,曲流晚被训练的久了,也能看出其中有不少是派来监视赵知年的。
  
  心道这皇帝对自己的儿子也真是够不放心的。
  
  “参见太子殿下。”宫女太监们弯着膝盖一板一眼的对赵知年行礼。
  
  赵知年带着曲流晚直接越过宫女太监们,坐在了最高的位置上。
  
  曲流晚给赵知年斟上一杯热茶,垂着头,“殿下请用。”
  
  赵知年见此不由得多看了曲流晚一眼。
  
  曲流晚低着头,默默地翻了一个白眼。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
  
  赵知年见此神色微动,端起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热茶。
  
  他年纪虽小但身上的气势不小,光往那里轻轻地一坐便能让人感受到压迫感,他越不说话,就越发的叫人难以琢磨,也越让人心里没底。
  
  宫女太监们此刻还弯着膝盖,渐渐的在地下彼此交换眼神。
  
  赵知年目光平静的看着自己手里的那盏茶,仿佛没有看到底下人的小动作一般。
  
  又过了一会儿,在宫女太监们已经站不稳,脸上露出烦躁的神色来时,赵知年才将抬头看了他们一眼,“平身吧。”
  
  “谢太子殿下。”宫女太监们如释重负。
  
  “都下去吧。”赵知年的脸上看不出喜怒,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滑动着茶盖。
  
  “是。”宫女太监们再次交换了一个眼神,转身出去了。
  
  渐渐的房间里就剩下曲流晚和赵知年两人,曲流晚也不装了,直接在赵知年右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你胆子不小。”赵知年望着曲流晚那只白嫩的小手,意味不明的道。
  
  曲流晚倒茶的动作不变,倒完了之后才漫不经心的道:“谢谢夸奖。”
  
  说着就将那杯茶一饮而尽,不过那茶有些烫,曲流晚一口灌下去之后直接吐出了舌头,眉头紧紧地蹙了起来。
  
  赵知年见此忍俊不禁。
  
  曲流晚意识到有人在偷笑,目光转过来带着浓浓的杀意,瞪着赵知年,语气不善,“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啊!”
  
  曲流晚完全是脾气上来了,一时没注意就吼了赵知年,等她反应过来干了什么之后就有些心虚。
  
  心想这家伙该不会这么小气,以后找自己算账吧?
  
  不过让曲流晚现在道歉,是绝对不可能的。
  
  于是她又挺了挺自己的胸脯,用眼神怼了回去。
  
  赵知年本来在看曲流晚,在看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没有料到她会突然望过来,于是两人就直接对视上了。
  
  起初的时候赵知年只是觉得有些诧异,但渐渐的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起来,例如他忽然觉得眼前的女子竟然挺漂亮的,她的五官生的并不是十分出彩,但是组合在一起却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令人觉得很惊艳。
  
  她的眼睛特别亮,像是一汪泉水一般。
  
  不知为何,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半拍。
  
  曲流晚本来是想表达自己一点儿也不怂的,但不知为何就和赵知年对视上了,渐渐的她的心开始慌乱了,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落荒而逃,“我下去休息了,有事没事都别找我。”
  
  扔下一句曲流晚就赶紧溜了。
  
  而赵知年望着曲流晚逃跑的背影表情若有所思,眉头紧紧地蹙了起来。
  
  晚上睡觉的时候,赵知年的脑子里还是白天和曲流晚对视的场景,那种心跳的感觉仿佛还记忆犹新。
  
  他疑惑地伸手抚上了自己的胸前,喃喃道:“为什么呢……”
  
  曲流晚当天晚上也失眠了,脑子里同样也是赵知年看自己时候的模样,她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胸腔里的那颗心此刻跳动的有些不寻常,她伸手按了按。
  
  告诉自己,“曲流晚坚持住,不要想其他的,你留下来只是为了保护他,为了完成任务,没有其他的,没有其他的……”
  
  曲流晚第二天是顶着一双黑眼圈醒来的,多年的习惯让她自然醒了,打着哈欠,曲流晚飞快地将自己给收拾好了,转身去了赵知年的房间。
  
  赵知年这个时候也刚醒,宫女正在给他换衣服,曲流晚见了之后鬼使神差地走了上去,接过宫女手里都衣服,冷着脸道:“我来吧。”
  
  宫女见曲流晚冷着脸,把衣服交给了曲流晚,退开了。
  
  曲流晚提着衣服给赵知年换,其实她根本就不会,只是单纯不想别的女人碰他而已,待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之后曲流晚又开始后悔起来,自己这个样子像什么啊!
  
  曲流晚在心里生着闷气,以至于给赵知年换衣服的动作就粗鲁了些,再加上她本来就不会,赵知年被曲流晚弄得很不舒服。
  
  “本宫自己来。”赵知年皱着眉头,伸手将曲流晚手里的腰带扯过来。
  
  曲流晚平常穿的都是方便的衣服,此刻进宫换了裙子,裙身太长,她手里拿着赵知年的腰带,被赵知年一扯就下意识地往前,然后直接踩到了自己的裙摆,身形一个不稳,就直接朝赵知年的怀里扑去。
  
  曲流晚一把扎进了赵知年的怀里,他的胸膛硬邦邦的,撞得曲流晚鼻子疼,曲流晚怕疼的毛病还没有改,眼睛当下就红了。
  
  赵知年只觉怀里一重,一个娇小的人就钻进了自己的怀里,他一愣,低头时又对上一双泛红的眼眶,还有一只微微泛红的鼻尖,女人的小嘴轻轻地撅着,一副很委屈的模样。
  
  鬼使神差地他伸手揉了揉曲流晚的头,“很疼?”
  
  曲流晚一时间有些恍惚,点了点头,委屈巴巴的道:“疼……”
  
  “那下次小心。”赵知年说着从曲流晚手中抽出腰带,将曲流晚推开,给自己系起了腰带。
  
  曲流晚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之后快要被自己蠢哭了,她这算什么,投怀送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