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纽约超级警猫 > 第1271章 怨恨相报何时了

第1271章 怨恨相报何时了

马里思顺口就说:“送到精神病院,先隔离起来,他已经表现出明显的嗜血与暴力倾向,医生们知道该怎么做。”
  
  布鲁斯同意马里思这么做,点点头说:“好吧,你先送他过去,我还有很多问题要问你。”
  
  “你不用急,布鲁斯,你想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不过你得先等我洗个澡。”
  
  黑色的特斯拉车,正载着一车的恶臭,驶向了更黑的道路上……
  
  …………
  
  上午九点,医院的病房里。
  
  布鲁斯突然睁开眼睛坐起来,四外一看,多么熟悉的环境。
  
  左下腹的伤口已经换过药了,布鲁斯感觉好像自己,从来就没有离开过病房一样。
  
  难道昨晚的一切又是一场噩梦?
  
  不,绝对不是噩梦,所有的感觉都是真实的,布鲁斯此时甚至还能闻到,农夫超级市场后面,大铁皮的垃圾箱里那股恶臭的味道。
  
  是的,没有错,他昨晚穿的衣服还挂在衣架上,布鲁斯走近衣架使劲地闻着。
  
  突然,病房的门被打开了,布丁和马里思走了进来。
  
  “怎么着?昨晚那股味道,你没闻够是吧?”进来的马里思一边调侃布鲁斯,一边把爪子里拎着的早餐放到桌子上。
  
  “你们吃了吗?”
  
  “在家吃过了,昨晚你在车上失血过多,加上你过于紧张,晕过去了,我就把你送回医院来了。”
  
  “布鲁斯,你的胆子也太大了,这要让你的警长卡尔知道,非骂死你不可。”
  
  布鲁斯对着他们俩说:“哦,谢谢!”
  
  “你也别急着客气,先把早饭吃了,你重伤未愈,身体要紧。有什么问题,你就边吃边问。”
  
  马里思说话的语气非常温和,但是给人一种无形的威信,让人不自觉地就会听从他的。
  
  警长卡尔选他做重案大队的大队长,这可是经过多年的考验的。
  
  卡尔可不是随便推荐一个人上位的,他可是一只心里最有数的桔猫。
  
  布鲁斯坐下来,拿起一个煮鸡蛋拨开,咬了一口,又喝了一口热咖啡:“你跟我们的警长认识很久了吧?”
  
  “当初,还是他救的我呢,我们一起不知道破了多少个案子了……”
  
  “那你,开始就是动物警察吗?”
  
  马里思摇摇头:“也许算是吧,不过我是从上州那边的白山过来的。”
  
  布鲁斯惊讶地:“卡尔说你是重案队开枪最准的,能使用双枪,还有一个神枪手的光荣称号。”
  
  “唉呀,马马乎乎,都是刚进警局的时候大家搞出来的。”马里思不好意思地说。
  
  “另外,我们警察做事要讲证据,所以作为一名警察,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再作出判断,我们不妨聊聊这个草原湖底的沉尸案。”
  
  布鲁斯马上问:“好啊!关于这个案子你了解多少?”
  
  “几乎是全部。”马里思自信地说。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卡尔,直接采取行动呢?”布鲁斯瞪着大眼睛,不太理解的质问他。
  
  这时,布丁在一旁插话:“你知道,他有自己的办事程序,而且即使抓住凶手,也无济于事,因为现在的证据还不足。”
  
  “你知道凶手是谁吗?”
  
  “别说你没有怀疑过,我相信你已经也有所发现了。”
  
  布鲁斯叹了口气,肯定地说:“红蔷薇大街,街口上的披萨饼店的店主。”
  
  “没错,一切的起因,都是这个披萨饼店引起的。”
  
  布鲁斯用渴求般的眼神看着马里思。
  
  马里思开始讲述:“披萨饼店之前的店主人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叫伦道夫,特别老实本分。”
  
  “经营这个披萨饼店已经十几年了,这个店附近的很多人家都指望着他做的披萨饼天天吃饱饭呢。”
  
  “但是,在去年冬天最冷的时候,伦道夫的女儿薇薇安从外州回纽约了。
  
  “父女二人,因为伦道夫的老伴儿迁移墓地以及他的养老的问题,俩人闹了矛盾。”
  
  “伦道夫因为心情不好,得罪了上门乞讨的一个流浪汉,这个流浪汉心里由怨生恨,杀害了他的女儿薇薇安。”
  
  “并且,灌成了香肠,偷偷地放在伦道夫做的披萨饼上,开始卖给附近的居民。”
  
  听到这里,布鲁斯看着眼前早餐中的那一块披萨饼,顿时反胃起来。
  
  马里思并没在意布鲁斯的反应,继续说:“得知真相的伦道夫伤心欲绝,抓住流浪的人就大开了杀戒,竟然沒有流浪汉能打过他的。”
  
  “想不到,才50来岁的伦道夫开始走上了报复之路……他在开披萨饼店的前十年,都是在皇后区的法拉盛搏击俱乐部工作的。”
  
  “他成了一个格斗的勇士,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一次比赛中,他被一个特种部队退伍的人,打断了一条腿。”
  
  “从此以后,他告别了搏击俱乐部,就开了这家披萨饼店……从去年开始,由于新型病毒,来买批萨的人就少了,他开始给点外卖的人家送餐。”
  
  “原林料,什么都开始长价了,伦道夫在思念着女儿,在怒恨流浪汉的情况下……”
  
  “最终死在他刀下的几个流浪汉,都被他灌了香肠。”
  
  这时,布鲁斯握紧了拳头分析说:“所以,那些吃了肉肠披萨饼的人,如果有几天不吃肉,就会开始噬血。”
  
  “他恨这个世间所有的流浪汉,所以他残忍地杀掉了这个区域里的一半流浪的人,把骨骸扔进了公园的湖底。”
  
  “其余的部分,甚至拿出来做生意,卖给附近每天来买披萨饼的人。”
  
  “吃了充满怨恨的肉香肠披萨的人,就像感染了病毒一样,激发起他们心底最深处的恶行。”
  
  “以至于慢慢开始丧失人性,甚至变得嗜血,变成像休休一样的行尸走肉。”
  
  马里思点点头,夸奖布鲁斯说:“不错,卡尔没有看错人,你分折的很正确。”
  
  布鲁斯并没有理解这句话的意思,继续问:“那现在披萨饼店的店主,就是制造草原湖底沉骨案的伦道夫,我们现在为什么不去抓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