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花谢时谈恋爱 > 第136章 惊吓

第136章 惊吓


  魏尔泰回过神,再次的回头看向那辆车头已撞扁的车。
  那是明珠的车么?看不清车牌,但是那个车型,自己是认识的。自己早上还和明珠一起开到明山度假村去的啊。
  魏尔泰快速地走到公交车的门边,大声地对着公交车司机说:“师傅,快点停车,我要下车!”
  公交车司机看了一眼魏尔泰,不满地叫道:“这里不是公交站点,不能停车。你要下车,要到站点。”
  “师傅,那出事的人是我的领导。”魏尔泰着急地向着公交车司机叫道。
  车内的乘客看着魏尔泰着急的神色,都纷纷给他安慰着说:“你也不要太急了。看那边有救护车过来了。受伤的人一定会没事的。”
  公交车司机从后视镜看了一眼魏尔泰,又从外面后视镜看了一眼明珠的车,嘟囔着说:“前面就是站点了,你在那边下车。我在这里停车,会被罚款的。”
  魏尔泰看着那辆救护车开到明珠的车边停下。太多看热闹的人,将他的视线挡住,他看不到,被抬出来的人,到底是不是明珠。
  公交车在站点停下,打开门的第一时间,魏尔泰就冲下了车,快速地向着出事的地方跑过去。
  有太多的人围观。魏尔泰顾不上自己被蛰的手还疼不疼,用力地拨开人群,往里面挤着。这时,有交警过来,驱逐着看热闹的人。
  魏尔泰走近看到那辆车的时候,感觉到自己快要站不住了。两只腿,软得厉害,心脏,也怕得厉害。那辆车,真的是明珠经常开的车。
  刚刚,被救护车抬走的人,是明珠吗?她说她要将那些果蔬送走的。她是开这辆车的吗?她会不会把车借给别人了?而她自己,并没有开这辆车?
  魏尔泰拿出手机,拨打着明珠的手机。他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希望,听到她的声音。他希望,下一秒,明珠可以在电话里传出她冷冷的声音,告诉他,她很好,她没事,让他没事不要乱想。
  魏尔泰听到明珠手机的铃声,在车内传出来。他的胳膊垂了下来,手机滑落到地上。
  “先生,请离这里远一点。这里需要拍照,处理事故。”一位交警对着魏尔泰面无表情地说。
  “开这辆车的,是不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她伤得怎么样?严不严重?”魏尔泰颤抖着声音问。
  交警摇头,说:“刚刚我们到时,人已经被救护车接走了。你可以去医院问下。”
  “你说开车这个人啊,是个很漂亮的女人。”一个声音在旁边响起。
  魏尔泰看向那个人,急忙上前抓住他的胳膊问道:“她伤的怎么样?还……还活着吧?”
  “哦,这个就不知道了。反正医生抬她上担架时,她是没意识的。”那个人摇着头,叹息着。
  交警将魏尔泰的手机捡起来,交到他的手上,安慰道:“这车内的安全气囊都打开了,没见到明显的血迹,应该不会有事的。”
  魏尔泰听到交警这么说,他的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他又看了一眼那辆车。的确,安全气囊都打开了。里面,并没有看到血迹。
  转瞬,他的心又提了起来。在没有确定那个人是不是明珠,没有确定明珠真的没事之前,自己怎么能放下提着的那颗心呢。
  他走向交警,声音颤抖地问着:“警察同志,请问,你知道她被送到哪个医院了吗?”
  交警摇了摇头,答道:“具体哪个医院,我也不能确定。不过,一般情况下,都会送到最近的医院。”
  魏尔泰听了,连忙向着交警道谢,跑向一旁的路边,拦下出租车,向着最近的医院奔去。
  医院的急诊大厅,人满为患。不禁要让人怀疑,这是医院吗?怎么会比菜市场的人还要多?还要吵?
  魏尔泰的目光在人群中搜寻着。他想要在这些走动的人当中,看到明珠。他突然想起来,刚刚那个人说,明珠是被担架抬走的。自己怎么可能在这些人当中找到明珠呢。
  他上前,走到导医台,向着里面的工作人员问道:“请问,刚刚有车祸送来的人吗?”
  导医台的工作人员翻了下记录,说:“哦,你说的车祸啊,在1号急诊室。”
  魏尔泰听到工作人员这么说,问道:“1号急诊室在哪?”
  工作人员用手指了一个方向说:“前面右转第一间……”
  魏尔泰顾不得听完工作人员的话,向着那人指的方向跑了过去。
  导医台的工作人员又翻了一下记录,看着魏尔泰的背影,摇了摇头,说:“这人,我话还没说完呢。还有3号急诊室也是车祸送来的伤员啊。”
  “唉,联系上了这个人的家属了吗?”1号急诊室里的一个医生将白色被单盖到被抢救的人脸上,问着一边的护士。
  “还没有。正在和交警方面联系,看看能不能通过他们联系上家属。”年轻的助手似乎看惯了生死,面无表情地说着。
  “嗯。记录下死亡时间。”医生对着助手吩咐道。
  “好的。”助手拿着笔,记录下死亡的时间。
  魏尔泰跑到1号急诊室的门口时,听到的,就是医生的最后一句话。
  死亡时间?
  明珠她……死了吗?
  那个冷艳无比,时不时的对着自己露出媚惑人心的微笑的明珠,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吗?交警不是说,有安全气囊,应该不会有太大的事么?
  怎么会,死了呢?
  魏尔泰像是不相信似的拉住就要离开的医生,问道:“医生,那个,是刚刚送来的车祸的人吗?”
  医生看了他一眼,点点头:“他是车祸。已经没救了。你是他什么人?”
  魏尔泰感到全身像是掉进冰窖一样颤抖着。他看着里面被白色被单盖着脸的人,感到空气似乎被抽走,呼吸不过来,自己的双腿发软,根本站不起来的感觉。
  魏尔泰把手放到嘴边,用力地堵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哭出来。那只被蛰的手,被他用牙齿狠狠地咬着,似乎只有这种疼痛,才可以让他忽略心里的难过,不会哭出声来。
  几个小时前还在对着自己笑,给自己抹药的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人生,怎么会这么的无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