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英雄联盟:冠军之箭 > 704 全球版图

704 全球版图

自杭城往旧金山,途中要在京城转机,整个航程要十五六个小时,除了张三跟任帆两个家伙在飞机上海在研究战术,其他人相对都有些无聊,除了睡觉外,大多都在看剧、玩手机。
  
  好在俱乐部对于机票并不吝啬,头等舱是不用想的,但所有人都是商务舱,空间与舒适度虽然跟头等舱没法比,但已经算是蛮良心了。
  
  林轩在飞机上除了睡觉外,大多时间都在看书,是一本《全球版图:全球供应链、超级城市与新商业文明的崛起》,名字有些长,是临出发前从江映雪那里顺的,她刚看完。
  
  林轩自然不会觉得江映雪生在那样的家庭是一种不幸,这简直就跟走路的人担心坐车的人会太累一样,有这种想法就是自己太闲了。
  
  但不可否认的是,有些时候确实会觉得她也有不如意的、让人同情的地方,比如父亲早逝,只能用他最爱的《游褒禅山记》和临写他的汉隶书帖来怀念;比如整天学外语背单词不算,连看书也都要早规定的时间里把别人制定好的书单看完,才能有自己的阅读自由。
  
  LDL决赛前的酒店里,江映雪曾反常地对林轩说过一些话,要他少看一些“闲书”,当时林轩只顾着怀疑她是不是吃错药了,或者是对自己有什么不轨企图,对于她的建议反倒忘在了脑后。
  
  后来是见她等待游戏间隙的时候看书,才又想起了这件事情。
  
  平心而论,不论江映雪为什么对他说那句话,都是有道理的。他的目标并不是一个文人作家,读书也不为陶冶情操、培养气质,换个角度来考虑,如今身处电竞大潮,又手握俱乐部股份,训练外有点自己的时间与兴趣不过分,可如果都浪费在散文小说之流,那未免有些不应该了。
  
  林轩前世直到年纪长大,才慢慢地有了主动阅读的意识,宿慧后对读书的重要性有了更进一步的认知——如果抛开个人体验深度,宿慧记忆未必就比得上一本好书所提供的经验厚度。
  
  而这世里,他与姜浅予都是自小就被姜雅有意识地培养起了阅读习惯,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尤其是小时候和恋爱后,两个人的阅读内容都有很大程度的重合。
  
  现在林轩要跳出这片休闲娱乐的舒适圈,姜浅予明白他的考虑,自然支持,并且在聊天的时候,很是夸奖了一番他这种积极奋进的精神,夸完了之后就继续看她的小说去了。
  
  话说起来,两人虽然远隔重洋,但几乎每天都保持有一个小时以上的聊天时间,或是语音或是视频,未来的、肉麻的、过去的、琐碎的、少儿不宜的……都有。
  
  平日里如果自己看书有什么有趣的内容,两人也会说起,这本《全球版图:全球供应链、超级城市与新商业文明的崛起》读起来其实并没有名字看上去那样枯燥,作者以开阔的视野、宏大的格局描述了能源、交通与通信互联后的世界图景,林轩看到精彩处,恨不得拿个世界地图来对照着研究一下。
  
  结果没想到,就这本书“惹祸”了。
  
  主办方还算比较贴心,给安排了两个工作人员接机,都不会汉语,好在肖璇、江映雪、薛云琪、林轩英语都不错,交流倒不成问题,然而他们只开了一辆车过来,SKY一行十多人,肯定是要另外打车的。
  
  姜浅予如今待遇比在国内时不可同日而语,出入都有专职司机,她要跟着一块去酒店,可以帮忙载两人,林轩自然也跟着,加上打了三辆车,一行便往主办方安排的酒店过去。
  
  车是从车库里开出来的,小妮子根本不认得,林轩倒是认得那个双R字母交叠的车标,但考虑到岳父大人的“咖位”,这自然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
  
  大概出于女士优先的考虑,其他人主动地把这辆好车让给了女生,所以与林轩他们同车的人是江映雪和肖璇。林轩一个人坐副驾去,她们三个坐后排,姜浅予抱着林轩的背包,坐进去的时候背包的外夹层拉链没有拉好,放在里面的那本《全球版图:为了防止大家说作者水字数全名就不附了》就露出了一角。
  
  小妮子顺手抽了出来,翻开两页,看到上面的阅读笔记,就奇怪地“咦”了一声,“你不是喜欢行楷嘛,什么时候练汉隶啦?”
  
  肖璇听她这么说,凑过来看了眼,见书页留白处疏密错落地写着几处笔记,她对书法没兴趣,对汉隶也只听过名字而已,却也觉得很有力道,赞道:“你字写得这么好啊?”
  
  姜浅予练过字,倒是略懂一些,汉隶风格偏于浑厚深沉、雄放洒脱,这书上所写是钢笔字,而且是常用的F尖,难以尽展传统书法那样或飘逸流畅或雄浑劲健的种种特色,但那一行行汉隶字体看起来,竟然也有拙厚雄浑的观感,怎么看都不像是几个月就能练出来的。
  
  这不像是女孩子的字,但她几乎没有任何思考,下意识地看向坐在旁边的江映雪。
  
  正看着车窗外不知想什么的江映雪回头看着她,“我的书。”
  
  姜浅予倒看不出有什么不豫之色,反倒是很感兴趣的模样,“这是你写的啊?哇,好厉害,你练多久啦?”
  
  “从小就练。”
  
  “从小就练汉隶吗?”
  
  “差不多吧,我爸喜欢汉隶。”
  
  “你好厉害,能坚持练这么多年,我以前也练过,不过是行楷,就练了三四年,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忘了练了。”
  
  “日常书写还是行楷方便。”
  
  “那也对,你临帖嘛?”
  
  “嗯,但不是古贴,是我爸留下来的字帖。”
  
  “叔叔的字肯定是位大家,你都写这么好了。”
  
  “嗯。”
  
  看着姜浅予跟江映雪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来,林轩苦着脸,知道自己待会儿要倒霉了。
  
  司机是个身材高大的青年人,来自祖国青藏,名字叫青格,不像是印象中司机都彬彬有礼的模样,这个家伙十分高冷,从机场林轩第一眼看到小妮子的时候,这家伙就在小妮子身旁,但到了现在,还没听他说过哪怕一个字。
  
  当然,直到下车,他也没听到这个叫青格的家伙说过话。
  
  落地的时候是当地时间晚八点,没有训练任务,所以办理了入住,行李东西都安放完毕后,林轩就很没义气地抛下了跟他分在一个房间的穆挽离,跟小妮子跑了。
  
  “我们去哪?”
  
  “吃饭啊,你不饿吗?”
  
  “呃,一见着你差点忘了。”
  
  姜浅予转过头盯着他,“你是不是以为说两句好听的,我就忘记江映雪的事情了?”
  
  林轩瞥了眼前面沉默地跟石头似的开车的青格,悄悄地握住姜浅予的手,笑道:“不就是借本书嘛,你还生气呀?”
  
  姜浅予把脸扭向车窗外,哼了一声,“就生气。”
  
  能被沈鹤安排过来接送闺女,青格无疑是很可靠的,但林轩还是觉得很别扭,总觉得那是岳父的一颗摄像头,柔声道:“好啦,等会儿再跟你赔罪。”
  
  姜浅予回头看了他一眼,似乎有些奇怪,那双多日不见而似乎愈发明亮的眸子亮闪闪地望着他,随后好像明白了些什么,有些忍俊不禁的样子,抿着嘴角嘻地一笑,贴过来抱住他的手臂,脑袋靠在了他肩膀上,仰着脸看他,轻声说道:“我好想你。”
  
  林轩用另一只手覆着她温软柔嫩的手掌,也难以自矜地轻声道:“我也是。”
  
  话说完,又忍不住瞥了眼开车的青格,不知道是林轩的错觉,还是他真的在打量后面的车况,亦或者后排的两个人,往后视镜瞄了一眼,那种感觉就像是架在前面的摄像头闪了一下灯,在提醒着你它在开着,十分难受。
  
  姜浅予仰脸望着他,见他模样,连埋在他胸前哧哧地笑了起来,林轩没好气地在她脑袋上拍了一下,很奇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自己因为被小妮子取笑而放松下来,那种被监视感居然就此消失了。
  
  人与人之间许多事情都极其微妙,林轩和姜浅予一块生活了十年,有着“共同的家庭”,且彼此间原也不分彼此,但有些事情上终究是有别的,比如去年暑假回老家,亦或者遇见方镜月时候,小妮子心中就存着“去他家”“见婆婆”的想法,而此刻到了这边,对于林轩来讲,则也无异于“去女朋友家”。
  
  所以她半个月前,LPL决赛还没打的时候,就在想什么安排了,她虽然出生于北美,但早年的记忆大多遗忘,对于这个城市这个国家都还在适应中,只能求助于姐姐沈媛。
  
  此刻两人前往的餐厅就是沈媛推荐的,主打希腊菜系,她特意提前来过一趟,环境服务口味都是一流,当然价格也是如此。
  
  她如今手里捏着两个人的收入,还有两个爹的零花钱,又是与男朋友约会,自然不在意这些,青格提前吃了饭,并没有跟上来,说自己找个地方坐回,等他们吃罢叫他就好。
  
  进了电梯后,林轩才彻底放松下来,跟姜浅予问起青格,姜浅予大概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问这个,不过还是回答,她其实知道的也不多,沈鹤只说绝对可靠,Evie倒是提起过一些别的,却也只说青格并不是藏族,而是“夏尔巴人”。
  
  林轩并没有听到过这个民族,不过中国那么多少数民族,倒也不以为意,再者好容易身边没了旁人,哪有心思去想别的,跟小妮子一块吃饭闲聊,虽然不能有什么亲近举动,但对面而坐,哪怕只是一声呼叫、一个凝眸,也都有非经历者难以体会的甜蜜与满足。
  
  林轩还没那个胆子直接住到“沈鹤家”中去,小妮子也不答应,说影响不好,可能会被和谐,所以吃罢了饭,他也只得老老实实地回酒店去。
  
  **
  
  今晚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