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蒸汽笼罩下的迷雾 > 第五十六章 卡弗伦·斯托雅诺维奇

第五十六章 卡弗伦·斯托雅诺维奇


  听到他父亲的名字,老人停下了动作,将酒瓶拿在半空静止着。他的脸上出现了明显的愤怒。
  然后,子夜拿出了自己在储藏室中找到的那份报纸,《花花公子报》的最后一期。
  “这是你父亲卡弗伦·斯托雅诺维奇所工作的地方,他们发表的最后一期报纸。只有这一篇小说,由你的父亲发表的。”
  他将这份报纸递向老人。
  然而老人并没有接过来,他依旧带着愤怒的表情注视着子夜,一动不动。
  “你想说什么?”
  几秒钟后,他突然问了子夜一句。
  子夜回答道:“我看了这名为《花花公子报》的全部内容,您父亲自第三期开始就在上面投稿了。包括您父亲的投稿,这篇报纸以往的稿件都是新闻稿,唯独这一份,上面写了一篇小说,是您父亲写的,而在这之后,您父亲工作的报社就再没发过一篇报道。”
  “所以呢?”
  子夜再次伸出手,将那份报纸递向老人,“我想知道您父亲有没有给您留下关于这篇小说的任何信息。”
  老人看了看子夜手中的报纸,思索了两秒,这次他接了过来。
  他开始阅读那篇报纸上的小说。
  子夜则坐在原地,望着老人,它同样的在思索一件事情。
  卡弗伦·斯托雅诺维奇写这篇报道的时间是帝国历1752年,而今年是帝国历的1923年,中间相差着171年。
  当他知道卡弗伦·斯托雅诺维奇的儿子尚在人间的时候,就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眼前的老人虽然外貌和普通人有些差别,但从生理特征来看也不过六十余岁。假如,他的年龄和外貌一致,那么,他的父亲卡弗伦·斯托雅诺维奇至少活了九十余岁,并且在九十余岁时生下了他。
  虽然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可这的确有可能发生,男性的生育能力基本上没有上限,只是在一定年龄过后,生殖能力逐渐降低。
  但子夜更倾向于另一种。
  他注意到在老人摇椅的左上方,那里的架子上单独摆了两张已经发黄的画像,是一家三口的合像,父亲、母亲和小男孩儿,不过其中父亲站立的地方被人撕去了,而另一张,上面是一个年老的女人,其形象已经和这里的居民相差无几了,突出圆瞪的眼瞳,以及高耸的颧骨。和房间里的其他地方不同,这两幅画像包括架子都被擦拭的干干净净,没有丝毫的灰尘。
  画像中的女人穿着和时代脱节的古典裙装,看上去只有二十余岁,从父亲遗留的部分和轮廓判断,父亲也很年轻。
  很明显,这是老人还在小的时候照的,被撕去的父亲形象就是卡弗伦·斯托雅诺维奇。
  既然如此,老人是在卡弗伦·斯托雅诺维奇九十岁时出生的推测就被瓦解了。
  剩下的问题就是老人超乎常人的年龄与外貌严重不符,这种不符情况的发生是由什么原因引起的呢?
  子夜注意到,在这幅画像上,老人母亲的外貌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差别,而到了第二张,当他母亲老去时,外貌就变得和费舍尔村的居民一样畸形了。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了老人的身上。
  这是不是意味着这里的居民在一定年龄前,他们的外貌和普通人无异,而到了一定年龄后,身体再次发育,逐渐长成了这里独有的畸形外貌。
  老人宜乎常人的力气和年龄是不是因为他体内费舍尔人的血脉呢?
  子夜想起了那句话:人类最古老而又最强烈的情感是恐惧,而最古老又最强烈的恐惧是未知。
  对于人类来说,费舍尔村民的长寿就是未知。
  很快,老人看完了整篇小说。
  他将手中的报纸随意地甩在一边,又拿起一旁的啤酒喝了起来。
  子夜等待着老人的回答。
  片刻后,老人将手中的啤酒一饮而尽,说道:“在我七岁时,我的母亲和卡弗伦·斯托雅诺维奇吵了一架后带着我来到这里生活,她说这里是她的家,留着费舍尔村落血液的人们都要回家。我一开始不知道为什么,后来……”
  “你的身体和你的母亲一样出现了异变。”子夜说道。
  老人愣住了,直勾勾看着子夜。
  子夜则扭头看向架子上的两张照片。
  老人叹了口气,“想起来了,你是个侦探。”
  然后,他接着讲述,“我们回到这里,但我母亲之前的离开引起了村子里老人们的反感,村子里的人们极为排斥我和我的母亲,他们说我是杂种,因为我的体内流淌着星城人的血液。这样的生活过了七年,那一天,我的母亲收到了卡弗伦·斯托雅诺维奇的包裹。”
  “里面是什么?”子夜迫不及待地问道。
  “是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但很奇怪,自从我的母亲收到了这个包裹就整日以泪洗面,完全不像平日里坚强的她。我很好奇那包裹里是什么,但我的母亲从不让我触碰,甚至连看都不让看。有一次,我打开了这个包裹,我的母亲就将我暴打一顿。我很好奇那个包裹里只是一堆杂物,为什么我的母亲要如此严加看守,尤其是对我。直到现在,我也再没触碰过那包裹。”
  “现在,你知道了那是什么。”子夜说道。
  “没错,那是卡弗伦·斯托雅诺维奇的遗物,我的母亲带我回到这里的那一天是九月十三日,在1752年。”
  “那篇小说发表的前一天。”子夜清晰地记得。
  老人的脸上露出了复杂的表情,和子夜对他第一次提起卡弗伦·斯托雅诺维奇的时相比,这一次,多了一份悲伤。
  他和子夜都猜得到在那片小说发表之后,卡弗伦·斯托雅诺维奇的结局是什么。
  两人安静下来。外面的雨下大了,雨水打在窗户上发出声响,滴答滴答的雨水从天花板的缝隙中滴落。
  “他不是一个好父亲。”
  良久,老人缓缓说道。
  “但他是一个好的记者。”子夜接着老人的话说出。
  就像卡弗伦·斯托雅诺维奇的小说中写的那样,他是星城最伟大的记者!
  又是片刻的沉寂。
  就当子夜准备让老人拿出卡弗伦·斯托雅诺维奇寄来的包裹时,这间房的大门被人暴力的踹开了!
  “星城人,是谁允许你来到我们的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