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捡漏 > 2789 真龙
,最快更新捡漏!
  
  由于乌兹钢的绝种更凸显出大马士革刀的珍贵,价格更是贵得吓人。
  
  在这样的情况下,作假也就应运而生。
  
  神州的工匠们就利用酸洗做出了各种各样的奇特花纹,用来冒充正品大马士革刀,赚取超高额的利润。
  
  被这种花纹坑过的人不计其数。甚至被坑得倾家荡产。
  
  这种酸洗花纹缺点非常多,用在仿制唐大刀上其实并不是最佳选择,但是金锋现在唯一的选择。
  
  只要能仿制得过关,能通过北条介的验收。这把刀就会放在堡垒宝库中,至少三年,长则十年。
  
  那时候,黄花菜都凉了。根本不用害怕爆不爆盘的问题。
  
  就算放回到正仓院,那也是通过了北条介的验证,至少一年内不会有人去触碰。
  
  这里更是全封闭的堡垒宝库。外面全是密密麻麻的探头,就算一只苍蝇飞过都能被高清探头看出公母。
  
  修复间里的每一件东西都是北条介亲自检验过并且一一记录在案,木府彪的修复包和行李箱里边的东西,每一件衣服都拍照留档。
  
  就算将来曝盘了,再追究也追究不到木府彪的头上。
  
  金锋敢打赌,北条介绝对看不出来。
  
  拼了老命做完了唐大刀刀身花纹,又做轻了唐大刀的重量,金锋挣扎调息再次沉睡过去。
  
  时间,也就这么慢慢熬着走着。
  
  睡醒之后拼命往肚子里加塞食物,定时做针灸加速恢复,剩余时间就用来作假做旧。
  
  因为宝移归藏突然的转移,自己带进来的东西只有区区的几件。
  
  原本设定中必拿的金银平脱琴、五弦螺钿琵琶以及螺钿紫檀阮咸、碧琉璃杯、漆胡瓶、黄金琉璃钿背十二棱铜镜这些至宝国宝,到最后自己只拿了五分之一的赝品进来。
  
  紫檀五弦螺钿琵琶,自己带进来了。
  
  这是死,也要拿出去的东西。
  
  在身体乏力的情况下,金锋足足用了三天时间才将拆成几大块木板的五弦螺钿琵琶复原,又将上面的各种螺钿调整位置。
  
  至于琴弦,金锋根本完全就不在乎!
  
  在试过正品五弦琵琶的音色音域之后,金锋又花了大半天的功夫将赝品琵琶做了微调。
  
  拆掉正品琵琶的琴弦安放到赝品琵琶上,金锋弹奏了一曲清平调,顿时就把木府彪惊得来下巴都掉在了地上。
  
  这些日子里,金锋做旧作假的手段看得木府彪惊为天人,每一次金锋出手就刷新木府彪的三观。
  
  直到这时候,木府彪才真正感到自己与金锋之间天壤云泥的差距。
  
  光是那瓷器的修复就已经吓得木府彪肝胆尽裂。
  
  而这几天金锋展露出来的天工神技,更是叫木府彪穷其一生也就只能看见金锋的脚背。
  
  几天时间的相处,金锋在修复的过程中偶尔也指点了木府彪一两句。
  
  别小看这区区一两句的点拨,足以让木府彪的境界提升一个等级。
  
  在修复这块上,木府彪也算是真正的摸到了宗师的门槛。
  
  但金锋也只是点到为止,那临门一脚,金锋绝不会就这么轻易教给木府彪。
  
  又过了两天,伤口的新肉长齐,全身麻痒难受得厉害,一条笔直的红通通的伤口看得木府彪毛骨悚然,也看得金锋自己黯然闭眼。
  
  这副贱骨头和这条贱命,确实够贱!
  
  贱得来,阎王爷都不收自己。
  
  身体已无大碍之后,金锋也开始了另外一件特殊重宝的仿造。
  
  严格来说,是重塑!
  
  这一天,木府彪打开了最大一个合金箱子,和金锋一起小心谨慎的将一个木头架子抬上工作台。
  
  摆在自己眼前的,是一头长度堪堪一米的暗金色金龙。
  
  这是整个世界唯一的一条传说中的真龙幼龙标本。
  
  按照当时的几种说法,这条龙是在了上来,已经身受重伤,东桑富商花了高价从渔民手里买了过来送回本土。但却是死了。只得做成标本。
  
  另外一种说法,则是神州的农民在河边发现了这头龙,已经奄奄一息。随后这头龙被农民逮回了家里,辗转落到了瑞龙寺被做成了标本。
  
  还有的说法,则是说这龙是长白山出来的,落在了高笠。
  
  不管是什么说法,这头龙就摆在自己的眼前。
  
  根据木府十二家族的密录,这头龙当年就是木府十二的父辈们伙同瑞龙寺的高僧们一起制作出的标本。
  
  对于这头龙的真假,木府彪最有发言权。
  
  “心肝五脏和龙角都被伏见宫和华顶宫的主人们拿走。”
  
  “原真龙主人明泽都尉拿了一只龙角走。”
  
  “后来他离奇惨死,龙角又送回了瑞龙寺。后来家相宗门大本山恒田菊次郎又把一支龙角拿走。”
  
  听了木府彪的讲述,金锋松开木架凑近标本仔细观察。
  
  现在的这个标本已经完全看不见任何一点点真龙的印记。上面涂满了厚达两毫米的金漆。
  
  发现这头真龙的时间在1871年,制作标本的日期在1872年。根据木府彪的家族记录,这头龙在送到东桑的时候就已经高度腐烂。
  
  制作标本的过程中,死龙身体有好几个的大口子。后面使用鲨鱼皮填补再做的标本。最后才上的金漆。
  
  家相宗就是东桑的风水大派。恒田菊次郎则是家相宗的最牛逼的风水大宗师。
  
  他的封神之战就是魔都军刀大厦的天斩煞风水大局。
  
  原想着凭借这个双刀捧日的天斩煞必定能将魔都的气场搅得天翻地覆,结果没两年就被神州的地师用钢锏中心打得魂飞魄散。
  
  他们所谓的家相风水其实不过就是北斗七星的算法,只是他们只算到十八局。
  
  拿着这区区的十八局风水就想在魔符布阵旱日鱼肚白挑死穴死局坏了魔都风水。无疑痴人说梦。
  
  据说,神州地师们在看了这个局之后,都不想接这个单子。
  
  原因就一个,逼格太低。
  
  但人家都发招了,不接又是瞧不起对方。后来就让茅山派的霜天墨出马应战。
  
  那一年,不过十四岁的梵青竹用电脑做了一根钢锏大厦的设计图出来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也引起了道门中人齐齐夸赞。
  
  这次风水大战被后来的好事者们刻意夸大,流传出来各种版本,至今依旧被人们津津乐道。
  
  通过这次风水斗法神州再一次用事实告诉了对方,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无论你东桑人们怎么学,也只能学到皮毛。
  
  真正的精髓,你永远学不会!
  
  现在东桑的风水专家们别说一个地师,就算一个师都找不出来。
  
  唯一一个领军人物恒田菊次郎在钢锏大厦起来之后就被反噬挂掉。卒年六十六岁。
  
  六十六岁的年纪在东桑来说,那就是妥妥的短命鬼无疑。
  
  “龙骨……就剩下三根了?”
  
  在仔细查验过标本之后,金锋忍不住发问。
  
  木府彪点了点头低低告诉金锋,这些年这头真龙标本被好些大佬动过。都是冲着龙骨来的。
  
  这并不奇怪。
  
  当年正仓院珍藏的唐代珍宝何止数万件之巨。圣武皇帝一挂,众多珍宝放置在正仓院,开始还有模有样的记录着,一件都不少。
  
  而后幕府时代来临,东桑王朝势衰,正仓院的珍宝自然也保不住。
  
  今天这个家族大佬来拿一件,明天那个圣僧来拿一件,到了德川家康丰臣秀吉织田信长的战国时代,正仓院里边的东西更是成为了三个人的自留地。
  
  在当年,就连圣武皇帝的水龙剑和唐大刀都被几个人拿去用过。
  
  而东桑历史最著名的三个矅变天目碗期中两个都是从伏见宫流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