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捡漏 > 2481 这个换二十块

2481 这个换二十块

挨着中央公园的大都会博物馆同样也忍着没去。到了下午金锋回到第三个安全屋关门闭户倒头大睡。
  
  张思龙对金锋的奇怪举止完全看不懂,更是摸不着头脑却又不敢多问。
  
  但从金锋一直阴霾如同扭腰城上天空的脸色来看,张思龙心头也现出一抹的焦虑。
  
  跟随老板这么多年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老板这样的脸色。
  
  这次扭腰拿宝,怕是凶多吉少呀。
  
  睡了一晚上继续搬家,所有被窃取的资料和书籍都被金锋藏在了最危险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前天拿到的蒂芙尼莲花灯放在地铁站的行礼储备箱,而这些书籍则放在沃尔玛超市的储物箱里。
  
  这两个地方的储存箱都能免费的用三十天。这个时间对于金锋来说已是足够。
  
  今天是马拉松悲剧发生后的第三天,在那条街道上依然还有不少市民在那里献花祭奠死者,晚上还有不少人自发的在那里点燃蜡烛祈祷祈福。
  
  这一天也是第一帝国前老大出殡的日子。扭腰城几乎万人空巷,在通往扭腰城最好的公墓的路上,一路警笛疯鸣警灯闪耀。
  
  八公里长的送葬车队从威廉斯堡大桥一直延伸到曼哈顿岛。
  
  几乎扭腰城所有数得着的名人名仕和达官贵胄全都加入了送葬的队伍。
  
  另外还有各个大洲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大佬首脑以及特使们早在昨天就已经飞抵到了扭腰。
  
  他们,同样也是来送第一帝国前主人最后的一程。
  
  不得不说,这位大佬死得太憋屈了。
  
  可能,他是近现代来所有的皇帝元首总统们中,死得最憋屈的一个。
  
  神州史上东晋孝武帝司马曜被宫女活活捂死,齐桓公被自己的儿子活活饿死。这些太远不用说了。
  
  近代史上,日不落帝国乔治二世便秘用力过度,活生生拉屎而死。这也不说了。
  
  五十多年前,还是金字塔国国王的法鲁克一世因为好吃被活活的撑死。
  
  而殡仪车中的那位前主人,却是被活活的被人群压死的!
  
  活生生的被压死!
  
  当人们把他刨出来的时候,他的隔夜饭被压了出来,尿翔也被压了出来。
  
  他死的太惨了。
  
  根据尸检报告,前主人的内脏被压成了几大瓣,肋骨和胸骨近乎全部断裂。最惨的是他的头颅。
  
  他颅腔内因为被严重挤压而导致大量的内出血。
  
  冬季的阴雨如同哥斯拉登陆地狱之城的那一天,就算再大的雨也冲洗不掉第一帝国老百姓们心中的伤痛。
  
  如同被上帝诅咒了那般,地狱之城真的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城市。
  
  在第一帝国举国哀悼的日子,睡了一天的金锋又开始了计划中的行动。再一次进入哥大的档案馆偷了六十多斤的资料和书籍出来。
  
  若不是自己包包的限制,金锋还能多带几本出来。
  
  这就是金锋的前期计划。
  
  用蚂蚁搬家的方式将小六子的东西一点一点搬运出来。
  
  因为哥大图书馆和档案馆对纸质文件和书籍有严格的保护规定。每年都会在规定的时间内为书籍和档案做‘体检’。
  
  而体检之后,将会被严密封存,等到下一个时间段才会进行检查。
  
  就在十月份上旬扭腰城天气最好的时候,这批纸质档案和书籍已经做了例行的保养和维护,跟着封存在恒温室里熬过漫长的冬季,直到来年春天的到来。
  
  在此期间,金锋可以放心大胆的偷。
  
  当然,能偷的也就只有机密档案馆的这些书籍和资料。最重要的那些古董古玩,金锋到现在都没看见一眼。
  
  选择了另外一条路出来,遇见几个迷路的外国人,金锋还热情的给他们指了方向。
  
  一群来自高笠的老外听不懂金锋滑溜的本地腔,金锋倒也不嫌麻烦,亲自拎着他们去了目的地。
  
  从一群高笠老家伙们的嘴里,金锋听见了他们来哥大是来找他们的儿子的。
  
  这群老家伙在高笠似乎还有些名堂,属于那种一线富豪。
  
  他们去年给哥大捐赠了整整四千万刀郎的现金作为修缮哥大图书馆的经费。
  
  从而换取他们的儿子进入哥大学习的机会。
  
  这种操作在全世界名校中相当的普遍。有钱人们的儿子女儿不成器又不屑跟其他三流学生们挤在三流野鸡大学,但他们的子女又上不了名牌。
  
  但,作为有钱人的他们,又必须要让自己的子女上名校。
  
  于是乎就有了捐赠的方式!
  
  而世界名校的大门想进来又是非常的难。毕竟差生在哪儿都不受待见。
  
  不过钱能通神,只需要付出足够多的代价就行。
  
  老爹老妈舍得砸钱,世界名校们可是狠狠赚了一把。
  
  这种钱不赚白不赚!
  
  四千万刀的捐赠对于哥大这种世界级名校来说,真不算多。
  
  神州国内的土壕捐得比比四千万多的,比比皆是。
  
  带着一群可怜又可悲的高笠老家伙到了地方顺利找到了那个高笠富二代。
  
  刚刚露面的那一刻,金锋转身就走。
  
  那富二代正在追一个女孩。那女孩正是林乔乔。
  
  趁着林乔乔没发现自己之前,金锋飞速闪人避免了一出意外的发生。
  
  但也就是在这一次的偶遇中,金锋陡然发现,林乔乔竟然是看管哥大展览厅的义务管理员。
  
  似乎……可以利用下!
  
  这个念头在金锋的脑子里一闪而过。在没有其他好办法的情况下,利用林乔乔倒不失为一个绝好的法子。
  
  出了哥大,金锋依旧选择步行的方式。
  
  今天的安全屋选择的是皇后区的一幢老式建筑,距离哥大也就十几公里的距离。
  
  阴雨的天气让地狱之城的市容市貌变得非常的糟糕,黄色的的士飞快的疾驰而过,溅起一幕稀脏的水幕,引来了路边人疯狂的咒骂和中指。
  
  街道边,流浪汉们颓然无力的坐在冰冷的台阶下,无力的举着早已被雨水浸湿模糊的乞讨牌子,空洞的眼神让人看得心酸。
  
  窄窄的人行道上,一个小女孩躲在餐馆小小的雨棚下孤零零的捧着花盆和糖果默默的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黑白分明的眼瞳里露出对这个世界的绝望和伤心。
  
  忽然间,小女孩的眼神亮了一下,一下子站起来,不顾一切冲到对面,大声的叫喊起来。
  
  “sir,please!”
  
  “sir,sir……”
  
  一辆的士压过凹陷的地面,溅起一蓬黑水,尽数打在女孩的身上。
  
  女孩高高举起的鲜花和糖果顷刻间变成了黑玫瑰和黑糖果。
  
  而女孩也变成了落汤鸡。
  
  饶是如此,女孩依旧端正的将鲜花糖果高高举过头顶,眼巴巴的看着金锋:“sir,今天能给我二十块钱吗?”
  
  “我需要二十块钱。”
  
  金锋轻轻摇头木然说道:“不要因为你小我就会给你钱。”
  
  “你要做的,是回家。”
  
  小女孩湿漉漉的头发上一滴滴的脏水往下不住掉落,抿着嘴说道:“我都快没有家了。”
  
  金锋轻声说道:“没有家的话,你可能会生活得更好。”
  
  说完金锋扭头往前走。
  
  冬季又逢阴雨,还有大西洋入海口吹过来的寒风,全身湿透的小女孩冻得簌簌发抖。
  
  忽然间小女孩大声叫喊了一声:“请你等下。”
  
  说着,小女孩将自己脖子上的一件东西取了下来递在金锋跟前:“给你!”
  
  “这个换二十块,行吗?”
  
  金锋偏头一看,眼皮微微下垂,露出一抹怪异是神色。
  
  女孩手里拿着的是一个小小的绿色珠子,直径不过六毫米,但却是绿得发黑。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捡漏》,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