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捡漏 > 2239 五个篓子

2239 五个篓子

    “连一二号单位都来了”
  
      “我的爷爷暧我的爸爸,我的包拯老祖宗。这他妈的,这他妈”
  
      呜哒哒又是后一个车队到来,七世祖机械呆板的指着机场出口。
  
      奇怪的是这列车队却是没有去追,下来了好些个人。
  
      “我的妈暧。”
  
      “你们总算是来了。”
  
      “子墨嫂子,青竹嫂子,啊不是,青竹姐,我对你们讲”
  
      七世祖冲着曾子墨梵青竹哆哆嗦嗦的说了一大堆没用的废话。
  
      曾子墨看着七世祖的衣领轻轻别过臻首,丹凤双瞳轻轻眨动向七世祖投去一缕不悦的目光,当先走到丽霞和陈梁跟前,笑容轻绽自我介绍。
  
      “陈老您好,丽霞女士您好。我是曾子墨。”
  
      “欢迎加入帝都山。你们的一切我已经安排好。请不要担心,这里就是你们的家。”
  
      如泉水般动听的声音轻轻流淌在两个人归家异客的心底,刹那间两个人的心都静了下来。
  
      陈梁颤颤低低的询问:“您就是老战神大将军的孙女?”
  
      曾子墨右手轻柔压这陈梁的手微笑点头:“爷爷知道你回来很高兴。他特想见见你。你说您是保护国宝的英雄。”
  
      这一句话就让陈梁老泪纵横,嘴角都在抽搐:“我做的我做的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嗬。大将军他们在前线杀鬼子,那才是英雄。”
  
      “那才是真正的大英雄。”
  
      丽霞静静的看着曾子墨,心中涌起阵阵的感慨。并不是仅仅因为惊叹于曾子墨的美丽,还有这个女人身上的气度和气势让自己自惭形秽。
  
      一边的梵青竹指挥着徐新华彭平等人上前接管大客机上的国宝。
  
      路过七世祖跟前的时候,梵青竹偏头过来盯着七世祖冷冷叫道:“还不快滚。隔着老远都能闻到你身上的香水味。”
  
      “南南马上就到了。”
  
      “恶心!”
  
      七世祖吓得面如土色,慌不迭冲上车跑路,临走还不忘跑回来给梵青竹鞠躬。
  
      “青竹嫂子,帮我打个掩护啊。我谢你了。你是我亲嫂子!亲亲的亲嫂子”
  
      “滚!”
  
      七世祖抢了一辆车飞快走人,梵青竹满是厌恶别过头去,却是在暗地里抿嘴偷笑。
  
      那一声亲亲的亲嫂子,自己很受用。
  
      “子墨小姐,董事长他会不会有事?刚才好几拨人都来抓他。他们还带着枪。”
  
      曾子墨笑着轻声安慰着陈梁:“不会有太大的事儿。最多就是个处分。”
  
      “院士资格可能要保不住。不过那也没事儿。他身上的担子轻点也好专心做自己的事。”
  
      “您老先回去好好休息。都给您安排好了。晚上爷爷给您接风。”
  
      陈梁面色难看连着叫着可惜,在丽霞的搀扶下颤悠悠的坐上飞天女神,跟二女挥手告别,直驱天都城。
  
      曾子墨跟梵青竹二女送走陈梁,互相对视了一眼,露出一抹难以言表的忧虑。
  
      这一次,怕不仅仅只是院士帽子耍没了就能了解。
  
      金先生这个祸事,闯得太大。整个天都城都惊动完了。
  
      自打那天早上一分院视频上传网络,天都城各个部门在接到报告之后,各个大脑袋脑袋都炸了。
  
      还在休假的立马取消休假了,还在国外的立马也回国了。
  
      只是只是出人意料的是,本来刚刚体检完身体棒棒哒的马文进院长突然头晕住院了。
  
      更出人意料的是,马院长竟然在同一层的隔壁病房遇见了自己的老友,王晙芃院长。
  
      话说,这王晙芃院长不是不是昨天才出院的吗?
  
      今天又复发了?
  
      看起来病情很严重的样子暧。
  
      金先生,真是太不让人省心。
  
      直升机工厂正在开建期间,各种千头万绪的工作让女孩累得将精疲力尽。
  
      为了早点把那些型号的直升机做出来,两个女孩天天坚守一线,吃住都在工厂宿舍,更是没日没夜加班加点。
  
      现在,亲爱的金先生和亲爱的锋又把天捅了这么大个窟窿。两个女孩也是愁上加忧,一筹莫展。
  
      “还好,宝岛省去了之后,应该就没几个地方了吧?”
  
      梵青竹莫名其妙的话让人完全听不懂。
  
      不过兰心蕙质的曾子墨却是完全明了,轻轻捏着贴满创可贴的手低低说道:“还有不少呢。”
  
      “欧罗巴那边倒是只剩下一个日不落和大毛子。本大洲还有东瀛、高笠和天竺。”
  
      “至少,还得捅五个篓子。”
  
      忽然间,曾子墨轻蹙眉头轻声说道:“这五个篓子,肯定比宝岛省的更大。”
  
      梵青竹噗哧笑了,轻然摆动玉首露出惊艳世界的笑容:“一个篓子一个院士,五个篓子大不了教科文委员不做了。”
  
      “到时候,正好一身轻。回家好好的跟你生儿育女。”
  
      靠近曾子墨,梵青竹低声轻曼:“我负责带孩子。”
  
      曾子墨愁蛾怨黛瞥了梵青竹一眼,咬了咬唇娇美笑了。
  
      九月的天都城早已告别了那湿度高达百分之九十的酷热夏天。黑云虽然还在天空盖着,但那股子的清爽却是隔着车窗都能清楚的感受得到。
  
      高架桥上滚滚车流悬在半空,摩天高楼之下红墙绿瓦,现代和古老和谐的并存。
  
      比起宝岛省,天都城的桂花更是开得艳丽。一两枝透出墙来偷偷的看着行色匆匆的路人和车辆,默默地静静绽放。
  
      一路风驰电掣无视任何红灯绿灯穿过半个天都城杀入郊区。
  
      透过窄窄的挡风玻璃远远望过去,一片葱翠映入眼帘。
  
      越野车宽大的后尾箱两排座椅上,四个职业装目无表情冷冷的看着对方。
  
      在他们咫尺之遥的前排,两个职业装将金锋紧紧地夹在中间,
  
      黑色的墨镜下是两张冷酷刚毅的黑脸,纵使坐的是进口的顶级越野车,两个职业装的脑袋都已是堪堪顶到了车棚。
  
      经验丰富的驾驶员熟练的抹着盘子,踩着油门的脚一直都没松过,就算是转弯的时候也保持着一百的时速。
  
      车里一片沉寂,除了那发动机的低低轰鸣和凛冽的秋风,剩下的,便自毫无生机。
  
      又是一个急转弯,特科的代理主任孙宇紧紧的把住副驾驶上的把手,回头冲着金锋笑了笑:“你应该来过这里。”
  
      “嗯?”
  
      “没来过。”
  
      虽然早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但金锋却是冷漠的回应。
  
      “你可以抽烟。”
  
      “暂时不想。”
  
      短暂的两句交流过后,车内再次回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孙宇冲着金锋淡淡笑了笑温言细语的说道:“只是例行问话。你不要担心。”
  
      “你做的贡献足够大。将功抵过之后,你还是民族英雄。”
  
      孙宇笑着说着,给金锋递上了烟,还给金锋点燃。
  
      “对了。叶主任在休养期间调了一份绝密档案给你。我想知道那事儿成没成?”
  
      不过四十来岁的孙宇说话非常的平淡亲和。光是第一眼看着就给人一种憨厚诚恳的感觉。
  
      就像是邻里之间最平易近人有求必应的老大哥。让人不自主的生出一种亲切。
  
      “没成。”
  
      金锋叼着烟翘着二郎腿,冷冷的回应。
  
      孙宇呵呵笑着给金锋递上烟灰缸,金锋却是轻然一抖,将烟灰抖在右边特勤的腿上。
  
      那特勤木然偏头看了看金锋,却是在下一秒拿过烟灰缸放在自己的腿上。
  
      孙宇目光一抬一闭,笑得更加和蔼,转头过去,牙关一错喷出一口浓烟。声音更加的低沉:“没成也好。”
  
      “你也有权限和资格调阅绝密档案。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我。”
  
      “我全力支持你。”
  
      可惜孙宇并没有听到金锋的回应,嘴角忍不住一抽,轻轻的将烟蒂扔出车窗。
  
      嘎吱!
  
      一声响处,越野车紧急突停下来。车上的人随着惯性往前一顿。
  
      孙宇轻轻嗯了一声,摁着耳麦轻轻低语了一声。
  
      没几分钟,一个靓丽婀娜的身影出现在孙宇的跟前。就那么站着,也不说话也不敲窗。
  
      几秒之后,孙宇似乎有些沉不住气摁下车窗笑着跟那女孩打起了招呼。
  
      “孙主任。乱丢烟蒂可是一种不好的习惯。”
  
      一只白玉素手拿着一个小小的塑料袋探进车窗,娇声说道:“天高气爽,小心火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