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捡漏 > 1972 圈起来要考的

1972 圈起来要考的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捡漏最新章节!
  
  当初传闻海昏侯墓里就有连山易的简书,把夏鼎都给激动得不行。还亲临了现场监督发掘。
  
  前些年在天贵省也出了一本古书,被认定为水族书。
  
  这本共计五册的水族书被认为是连山易最古老的版本,同样让神州史学界和考古界兴奋激昂。
  
  可这些到了最后都被证实为空欢喜的一场笑话。
  
  海昏侯墓里的简书仅仅只关于连山易七八个字的内容,而天贵省那老农家里的水书则被确认为道门符咒字体。
  
  自夏商周断代工程成立起来,全神州挖空心思找遍了全国能找到的地方生生找了几十年,仅仅只找到二十几个夏代文字的只言片语。
  
  你神眼金却大言不惭的说你家里有一打!?
  
  这样的话听在众人耳朵里,无疑是真的吹牛逼。
  
  “你有一打!?”
  
  “你要是有一打的话,那你们神州夏代遗址早就挖出来了。”
  
  诺曼阴鸷的脸上桀桀的笑着,挖苦讽刺语气极浓。
  
  金锋半垂眼皮目光清冷,淡漠说道。
  
  “知道你不信,我也没想过要你信。”
  
  “我,只要你竖起耳朵给我听好……”
  
  “第二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边说,金锋抬手指了指前方自己的七重厅:“我,也有件非常好玩的东西。”
  
  “那东西是你们老祖宗的。”
  
  说到这里,金锋神色突然变得无比的怪异。
  
  直勾勾看着诺曼的僵直的脸上慢慢露出一抹笑容,跟着那笑容的线条越来越柔和越来越放大,再接着,那笑容变得异常的开心,开心得不得了。
  
  “呵呵……”
  
  “哈哈……”
  
  “桀桀桀……”
  
  金锋的微笑由抿笑变到微笑,再到旁若无人的开怀大笑,最后转为肆无忌惮的放声狞笑。
  
  那笑声像极了夜枭的嘶鸣,像极了死神的尖叫。
  
  笑得周围的人鸡皮疙瘩都起来,头皮一阵阵的发麻。
  
  金锋半转身回头冲着那些挤得不成的富豪们颔首致礼,昂起头来背着手漫步走向正前方。
  
  手指缓缓举在空中,慢慢地画了一个圈,阴笑迭迭曼声说道:“我已经在上帝圣坛前发过誓,永远反对笼罩着人类心灵的任何形式。”
  
  头也不回,金锋手指往空中一顿:“记住了,第二点,圈起来,要考的。”
  
  人群中,龙二狗冲着诺曼大铁头冷冷瞥了一眼,将诺曼的样子死死的刻在心底,不动声色跟着金锋走了。
  
  看着金锋远去,诺曼狠狠的捏着扶手,眼睛里的滔天杀意都快要把金锋砍成肉酱。
  
  突然之间,诺曼回想起金锋所说的那句话,顿时咯噔了一下。
  
  金锋嘴里念出来的那句话,不就正是自己曾曾祖父杰弗逊曾经说过的至理名言吗?
  
  那是什么意思?
  
  他手里有一件我们老祖宗的东西?
  
  那是什么东西?
  
  那会是什么东西?
  
  诺曼一下子被金锋的话所震慑,一颗心开始七上八下忐忑个不停。
  
  他可是太知道金锋这只黄皮猴子的厉害了。
  
  天使号角沉在两千米深的加勒比海海底都能金锋给扒拉出来。
  
  如果杰弗森老祖宗真有什么东西留存下来的话,那落在金锋手里也不是不可能。
  
  想到这里,诺曼的心神极度的不安起来。
  
  “亲爱的诺曼主人,金锋他这是在虚张声势。”
  
  妖魅的沈佳琪洁白的玉脸贴在诺曼的脸上,一双带电的魔手爱抚着诺曼的胸膛:“伟大的杰弗逊每一件遗物都在家族的密室里,他手里绝对不可能有得起。”
  
  诺曼神色放缓,情不自禁的点点头,望着金锋远去的背影恨声叫道:“我一定会让他承受痛苦的代价。”
  
  “我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
  
  八米高的楼层富丽堂皇,温暖喜庆的地毯铺满全场。
  
  从电梯走廊出来,眼前是一条面积超大的圆形会场。
  
  在这个圆形的会场上曾经有无数位重量级的政要莅临,更有无数个重要的会议在此举办。
  
  穿过圆形会场过去不过十米的距离,就是举世瞩目两个拍卖会的拍卖大厅。
  
  左边是七重厅,右边是七重阁。
  
  自中银大厦建立起来后的那几年,七重厅和七重阁都是最高等级的机密场所。
  
  直到港岛回归以后,七重厅阁才正式的走完了他们的历史使命。在随后的日子里,两个厅阁开始向游人开放,也对外出租。
  
  两个厅阁在今天迎来的两场拍卖会非常的具有历史性的意义。
  
  也只有这样的场所才配得起这样超重量级的拍卖会。才配得起那些远道而来的重量级的嘉宾贵宾们。
  
  所有的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
  
  所有的恩怨仇怨将会在这里做一个了断。
  
  还有所有的屈辱与耻恨,也会在这里做一个了结!
  
  当金锋当先走进圆形大会场的那一刻,正在会场里聊天的人们纷纷回头望向金锋。
  
  在这些人的眼睛里,有的人是怒火交加,有的则是愤恨不已,还有的人戴着厚厚墨镜,有的人下意识的捂住的胸口。
  
  昨晚上金锋的光球大杀器让这些人深深体会到了什么是踩踏的恐怖。
  
  自己眼睛的刺痛、自己身子骨的隐痛,全都拜金锋这个混蛋所赐。
  
  你做初一就别怪我做十五。你的拍卖会,我绝不参加。
  
  我们要亲眼看着你的七件东西全部流拍。让你在丢尽脸面,让你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一头男士短发的葛芷楠见到金锋,终于长长的吁出一口大气,拍拍自己的胸口露出疲惫欣慰的笑容。
  
  自己的小锋弟弟终于安全抵达了。
  
  从昨晚到现在这段时间,自己一夜未曾合眼,就怕金锋出什么意外。
  
  今天金锋的车队从太平山下来到这里,前前后后一共撞了三次,一次比一次惨烈,听得自己揪心。
  
  与上一次星洲斗宝一样,葛芷楠这一次当仁不让的做起了安保的工作,跟梵青竹一起肩负起看守金锋拍卖品的重任。
  
  上一次是神州兜底,这一次,则是金锋的个人行为。
  
  葛芷楠没有不来的道理。
  
  只要金锋有事,葛芷楠必定会出现在金锋的身边,哪怕天上下刀子。
  
  “没事吧?”
  
  见面第一句话葛芷楠板着脸就冲着金锋发问。语气一如既往的凶狠,脸色一如既往的冷酷,但那眼睛中却是充满了比往日更浓的关切。
  
  看着比自己整整大了八岁的姐姐,金锋笑着柔声说道:“能有什么事?我昨晚就一直在这。”
  
  葛芷楠眨眨眼,眼睛一下子亮了:“昨晚你龟儿就过来了?”
  
  金锋轻轻点头:“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噗哧!
  
  葛芷楠开心的笑了,狠狠捶了金锋胸口一下,皱眉眯眼叱喝出口:“精灵鬼。比鬼都精。”
  
  “对了。我咋没看到你拍卖的东西喃?”
  
  金锋又笑了,脑袋凑到葛芷楠耳畔低低说了一句,葛芷楠身子一震,大嘴巴缩成一个好看的O型,野性十足的眼中充满了惊讶。
  
  “你真的这么干的?”
  
  金锋抿嘴笑着点头,重重眨了下眼皮。
  
  “还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这回葛芷楠又捶了金锋肩膀一下,满眸子的笑意。那是为自己金锋弟弟感到最开心的的笑意。
  
  “老娘就晓得,你娃名堂多。”
  
  野性的葛芷楠这柔美的笑落在金锋眼底,也烙在金锋的心底。
  
  “这两天辛苦你了,一会拍卖完,我带你逛街,给你买衣服。”
  
  葛芷楠切了声,斜着眼瞥瞥金锋没好气叫道:“稀罕你的锤子钱。”
  
  顿了顿,葛芷楠突然说道:“要买就把商场买光。”
  
  金锋咧嘴笑了起来,重重点头,正要说话的时候,一拨人快速走到金锋跟前。
  
  为首一个中年人神色匆忙一脸沉肃,当即就要去拉金锋的手。
  
  葛芷楠面色一凛,柳眉一挑,厉声叱喝:“滚!”
  
  来人面色一沉,不怒自威,沉肃说道:“你是谁?”
  
  “老娘葛芷楠!”
  
  “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