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捡漏 > 1873 请你多担待

1873 请你多担待

目中杀机杀机一闪而没。
  
  “*喜少天师,又见面了。”
  
  与那七世祖面对面站立的,正是前些日子跟金锋闹掰的*喜。
  
  *喜依旧是那幅丰神如玉湛然若神的高贵身姿,一身白色立领国服将他的俊秀神采凸显得淋漓尽致,就连跟他面对面站着的小鲜肉包小七都比了下去。
  
  *喜不屑一顾的看了看七世祖,目光轻抬望向金锋,单掌稽首,微微点头,动作规范,气质稳如泰山。
  
  只是那星辰般璀璨的眼眸子中,孕育了多少的怨毒和仇恨,只有金锋看得出来。
  
  “不好意思金委员,冒昧登门还请你不要介意。”
  
  “我们应邀来给贵客治病。”
  
  “若有打搅,纯属无心。”
  
  淡漠沉厚的话语出来,*喜的气势更加高了一分。阳光打在他的背影上现出一幕背光,细嫩秀气的脸上更是泛起一层翡翠的荧光,宛若天人一般。
  
  传承千年,未来道尊,名不虚传。
  
  金锋单手负立,左手抬手一指淡淡笑说:“我的寒舍欢迎所有朋友。”
  
  “小人除外。”
  
  *喜玉脸悠变正要说话,金锋的手指却是在空中横横一划定在*喜的身边,脸上的笑容更加深了一分。
  
  “袁顾问,你也来了?”
  
  七世祖一听袁顾问三个字顿时变了颜色,牙齿都咬紧起来。
  
  “他就是袁延涛!?”
  
  “好哇,胆子够大都他妈打上门来了。”
  
  “这回,少爷我给你们来个一锅端。”
  
  站在*喜背后,位置又靠聂建很近的袁延涛微昂着头正视金锋,脸上无悲无喜淡淡说道:“你好金委员。我代表夏总顾问陪同聂建首长过来,希望你不要有什么误会。”
  
  金锋嘴角翘起一个弧度漠然说道:“误不误会不重要。还是那句话,我的乌龟壳足够大,装得下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也装得下狐假虎威的狗奴才……”
  
  这话出来,袁延涛脸色顿时一沉露出阴鸷的笑容,而*喜背在身后的手都揪紧了起来。
  
  周围的人听到金锋这话神色各异,气氛在这一刻也变得非常的压抑。
  
  双方一见面就是唇枪舌剑针尖对麦芒的怼上,丝毫不在乎别人的感受和看法,足见双方的矛盾也是达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金锋忽然间笑了曼声说道:“刚刚我说的就是个玩笑话,两位不要对号入座。”
  
  这话出来,周围人的心狠狠被蛰了一下,径自连呼吸都已经停止。
  
  袁延涛可是身披无数荣耀头衔的顶级大师,彗星崛起般堂堂天工。*喜的身份高贵更不用说,未来统领天下道门的领袖。
  
  然而却被金锋当着如此多人的面讽刺羞辱,就差没指名点姓了。
  
  这让*喜跟袁延涛两位天才俊杰如何受得了。
  
  羞辱!
  
  *裸的羞辱!!!
  
  “呵呵……”
  
  “我跟少天师光明磊落做事,堂堂正正做人,金委员对我们的误会,我们也不用去辩解。”
  
  “俗话说身正不怕影子斜,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袁延涛昂首挺胸不卑不亢的说出这番话来,大义凛然,俊朗的面上倒是多了几分庄重。
  
  *喜半垂眼眸,俊秀粉嫩的脸上现出一抹凌傲:“袁顾问,请不要忘了我们来这里的目的。”
  
  “金委员,我们要去救治那位贵宾,请你多担待。”
  
  说着,*喜绕过七世祖就要往屋子里走。
  
  金锋居高临下的看着*喜冷冷说道:“这里没你们要找的贵宾。”
  
  *喜抬起的脚步定在半空淡然说道:“金委员,我是接到求助才来的。”
  
  “救人如救火,请你摒弃我们之间的恩怨,先救人。”
  
  “关于我们之间的恩怨,道尊已经说了,一年之后再做计较。”
  
  金锋冷漠说道:“我没接到任何人的通知,谁敢踏上这个台阶……”
  
  “后果自负。”
  
  *喜傲然说道:“为了一点点小恩小怨就阻止我救人,这可不是你金委员该说的话。”
  
  袁延涛上前一步静静说道:“如果贵宾出了意外,这事金委员可得担责。”
  
  聂建这时候寻摸到机会赶紧走了上前,跟金锋低声交流起来。
  
  末了,佛国大使志坚中将也快步过来,冲着金锋合什行礼叫着萨瓦迪卡。
  
  听了志坚中将跟聂建的话,金锋有些愤怒。
  
  梵老太爷跟赵老先生一帮子贵宾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弄得如陷五里雾中,满是迷惑。
  
  贵宾!?
  
  家里还有贵宾!?
  
  我们怎么都不知道啊。
  
  什么样的贵宾才能把聂建这般大人物都惊动了。
  
  佛国大使中将也来了?
  
  难道是佛国的贵宾?!
  
  那是……
  
  就在众人迷惑猜疑的时刻,梵惢心搀扶着琳公主出现在众人身后。
  
  见到两位公主的那一刻,一帮人全都惊动完了。
  
  那一刻,现场的人也着实被狠狠的刺激了一把。
  
  佛国两位声望最高的公主竟然会联袂出现在金锋家里,而外面却是没听到一丝丝的风声。
  
  梵老太爷在这一刻总算是明白了金锋刚才对自己所说的那些话的了。
  
  两拨喜鹊两拨贵客。
  
  在这两拨贵客跟前,自己还真算不上喜鹊。
  
  猛然间,梵老太爷咯噔了一下,倒吸一口冷气。
  
  送公主!?
  
  佛国要……把镇国神器送给那小狐狸了!?
  
  “对不起大上师,龙虎山张家是我请来的。”
  
  “请你理解。”
  
  琳公主向金锋轻声道歉,解释了原因。
  
  金锋并没有说什么,轻轻点头。
  
  很多年前琳公主还是豆蔻年华在神州留学之际,跟道尊张承天有过数面之缘,也算是故交旧识。
  
  这些年,张家跟郑家来往也比较频繁互动亲密。也就是在琳公主的推动下,才有了道门在佛国的立足。
  
  现在佛国道观有十一座,都是琳公主关照下建起来的。
  
  郑威的病情事关佛国未来,郑家命运,琳公主求助于道门也是病急乱投医,死马当作活马治了。
  
  这是人之常情,金锋并不在意。
  
  聂建、钟大国医跟志坚中将来这里的意图自不用说。
  
  聂建是带队的,钟大国医是顾问,志坚中将则是郑威的嫡系。
  
  解释清楚以后,金锋神色平静,居高临下看了看*喜跟袁延涛,轻哼出声让出路来。
  
  这一让,也就是金锋输了。
  
  袁延涛跟*喜两个人嘴角同时上翘露出一抹傲慢与鄙夷。
  
  任你金锋再狂再嚣张,就算这里是你的合金碉堡乌龟壳,那也得乖乖让路。
  
  两个人心底更是暗爽至极。
  
  这世上再没有比打上门打脸更爽的事了。
  
  这口恶气,出得真好!
  
  当下*喜跟琳公主稽首见礼:“父亲在亲自监督雷公山贤姬女师老祖陵墓修复,让我前来为贵宾治病。”
  
  “贵宾病灶我们已经大都猜到,治愈贵宾不是难事。”
  
  琳公主双手合什道谢,神色从容而高贵。
  
  事态虽然已经万钧一发,但琳公主依然表现出了应有的气度和定力。
  
  跟着琳公主把梵惢心介绍给了*喜。
  
  见到柔美绝俗的梵惢心,*喜闪过一抹异色,风度翩翩的与梵惢心见礼,举止风范令人折服。
  
  琳公主冲着金锋说了声对不起,带着*喜与龙虎山的长老快步走进洋楼。
  
  袁延涛紧随其后,故意的在金锋跟前停滞了一下,目露嘲讽的浅笑,轻声说道。
  
  “金委员,你的这座宅子,我可要免费参观了。”
  
  “真是不好意思了啊。”
  
  金锋轻哼一声别过头去。
  
  等到袁延涛大摇大摆走进大门,七世祖走到金锋跟前低低说道:“哥。现在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