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捡漏 > 1164 殖民地
只见那神州的入口处,又是一列护宝仙子齐出。
  
  美若天仙的护宝仙子们簇拥着一位女子缓步进入会场。
  
  那女子平胸削肩,宽額长眉,单凤眼,悬胆鼻,樱桃小嘴,面目白皙,神色清雅,气质忧郁,凄神寒骨。
  
  身着一身唐时宫廷盛装的女子怀抱一方琴盒慢慢进入会场,轻轻曼曼的将古琴放在琴台之上。
  
  跟着,护宝仙子们捧着各种重宝上前。
  
  北宋琴陈上摆着元青花香炉,上插沉香。
  
  六十四件永不出境的镇国之宝鎏金银竹节铜熏炉中点燃的是最名贵的龙涎香。
  
  青烟渐起处,氤氲异香溢散开来,闻之心怡。
  
  女子黑发齐腰,轻轻向全场鞠躬,最后转向金锋再次深深鞠躬,默默的坐下,打开琴盒。
  
  那是一方圆头钝剑一般的古琴。
  
  浑身漆黑,琴身各处斑驳不堪,好些地方已经露出琴体的本来面目。
  
  造型异常的端重,古朴沧桑而浑厚,极富美感。
  
  在琴的左边,贴着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三个字。
  
  女子自然是金锋钦点的唐亚丽。
  
  唐亚丽初见这方古琴有些疑惑,但却是没有任何怀疑。
  
  异于常人修长的双手轻轻平放在琴弦之上,面色凝肃,神州略偏,右手单手食指起,轻轻挑下第一道音符。
  
  “浜!”
  
  一指空灵!
  
  “咚!”
  
  一指清远。
  
  两声琴响,整个会场已然风起云涌。
  
  白千羽白墨阳李坏三个公子哥整个人如筛糠一般的抖动起来。
  
  一串琴音自古琴之处而起,金戈铁马陡现跟前,杀伐狂起,叫人忍不住眯起双眼。
  
  琴弦捻动,巨石断裂,悬崖崩碎,雷鸣狂响,风雷暴起,天地动容,振撼心弦。
  
  毓囍瞬间变色,浑身战栗。
  
  白士月跟苏老女士又惊又喜,互相一看,露出绝不可能的神色。
  
  “广陵散!!!”
  
  唐亚丽手指轻挑间,激烈悲壮的琴声汹涌澎湃,如巨浪滔天,耳畔边回荡着振颤人心的凄厉叫喊声。
  
  渐渐地,音调低沉,苦涩凝咽。
  
  跟着琴音再变,一指风云,一指惊雷。
  
  苍茫大地,北风悲歌,易水寒江上,一剑光寒,杀气满天,听得人鸡皮疙瘩都起来。
  
  一连串不属于人世间的音符在空中跳动,天崩地裂,壮怀激烈。
  
  一曲终罢,琴声叠加纠葛在一起,绕梁余音久久不绝,杀伐重重森森的琴声依旧回荡在会场每一个角落。
  
  会场上所有人全都沉浸在那琴声的深深震撼中久久不能自拔。
  
  弹指一挥,也不知道是千年还是一瞬,无数人眼前还清楚看得见那凄绝的聂政刺相的千古悲壮。
  
  余音刚烈依旧带着不甘和悲呛,最终化作历史长河中的一滴水,烟波浩渺,随风而逝。
  
  如梦初醒的观众爆发出最惊人最狂放的的呐喊,声动九霄。
  
  唐亚丽缓缓收起双手,眼眸凝望在这方圣琴的左方,轻轻掀开贴在上面的纸条。
  
  一行古纂小字映入眼帘。
  
  唐亚丽娇躯猛然一颤,随即深深拜服下去。
  
  “大圣雷公!”
  
  “天脉绝音!”
  
  “圣琴!”
  
  现场的人还在为这神妙圣音而惊颤的时候,斗宝台上,七世祖跟小恶女互相看着,面露最火热的炙热。
  
  也不知道是谁先动手,还是谁先动口。
  
  两个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咬了一起。宛如野兽一般的撕咬,啃噬。
  
  王晓歆静静的看着台上的金锋,一行清泪滑落绝世无双的脸庞。
  
  “看见没有?唐亚丽不过只是金锋的一个弟子,入门不到十天,却是比你弹得好一万倍。”
  
  苏老女士静静的在狐媚子耳边说了一句,顿时就叫沈佳琪呆立当场。
  
  而白士月老爷子却是早已扑到了唐亚丽跟前,乍眼一看顿时就给天脉绝音跪了下去,用力全力凄厉的大叫。
  
  “大圣雷公!”
  
  “天脉绝音!”
  
  “圣琴呐!”
  
  轰!
  
  白千羽、白墨阳、李坏不顾一切冲了上台,见到天脉绝音的当口齐齐变色,跟着用尽闭上力气仰天大吼。
  
  “赢了!!!”
  
  “我们赢了!!!”
  
  “赢了——”
  
  “啊——”
  
  沈玉鸣鲍国星两个人连滚带爬的冲上去。
  
  罗挺、刘江伟、夏玉周奋力将手中一切扔掉,离座狂奔而去。
  
  曹养肇、夏侯吉驰、王小白、周皓、女领航员曾诗容跳下座椅飞一般冲上台前。
  
  佛国谢家、锦城葛家上下、天贵阎家父子疯了一般冲上台前。
  
  黄冠养刚想站起来就被后面的梵家少爷梵星松一把推倒在地,趴在地上,哈哈哈的大笑,双拳重重击打厚实的地毯,老泪狂流。
  
  几十个,几百个人,无数人,数不清的人,疯狂的往台前狂冲,就像是小鬼子宣布无条件投降的那个消息发布,全都疯了。
  
  星洲的弯刀部队挡不住,神州的特勤挡不住,大汉十二战将、大明十二飞鱼服更是挡不住。
  
  无数人激昂到爆炸,惊喜到爆炸,振奋到爆炸,混乱到爆炸。
  
  神州星洲四位主持人用尽最大的力气最大的嗓音吼破天都没人理睬,没有一个人理睬。
  
  山崩地裂的欢呼,十米巨浪海啸的热浪,整个会场的声音穿破苍穹之顶,直刺九霄之外。
  
  这一刻,就连星洲天空之上的太阳也黯然失色。
  
  前场之上人山人海,人声鼎沸,无数人不论是男是女,不管认识不认识,见到谁就互相拥抱互相亲吻。
  
  无数人,无数人紧紧的抱着,跳着,肆无忌惮的叫着,喊着。
  
  “金锋!”
  
  “金锋。”
  
  “金锋。”
  
  “金锋——”
  
  到了最后,无数人的声音汇成两个字,那就是金锋。
  
  “金锋,金锋,金锋——”
  
  远远的,在那龙岛之外的入口处,同样传来到了整齐划一的金锋两个字的叫喊。
  
  “金锋,金锋,金锋,金锋……”
  
  在这一刻,人们仿佛听见了在那神州祖国大地之上,传来的金锋两个字。
  
  没有任何言语和词汇能形容这一刻人们的心情和场面,台上台下,无数人竭尽全力的嘶吼大叫。
  
  只有用这种最古老最直接的方式才能发泄自己的心中的情绪。
  
  一个国家打一个人。
  
  一个世界打一个人。
  
  结果,却是被一个人打了一个国家,打了一个世界。
  
  所有的屈辱,所有的憋屈,所有的耻恨,所有的所有,在这一刻尽数发泄出来。
  
  然而奇怪的是,所有人都没去打扰台上坐着的金锋。
  
  没有一个人去打搅他。
  
  斗宝台上,李圣尊双目暴凸,呆呆的看着汹涌狂浪一般的人潮,脑袋一片混乱。
  
  金锋静静的回过头来,轻声说道:“李先生,你输了。”
  
  李圣尊宛如一具行尸走肉,呆呆的看着金锋,嘶声叫道:“那又如何?”
  
  “你还是个收破烂的。”
  
  金锋平静的摸出烟来,静静的点上,轻声说道:“我从来就没否认过我是收破烂的。”
  
  “现在我这个收破烂,马上就要收你们的家了。”
  
  李圣尊嗯了一声,露出一抹冷笑:“就凭你?”
  
  “我们星洲人均纯收入都是三十万软妹纸。你,想收我们?”
  
  金锋冷冷的看着李圣尊,轻声说道:“你老爹肯定没告诉你。”
  
  “在斗宝的半个小时之前,我,投了两百亿刀在你们的投注站买我胜。”
  
  李圣尊眨眨眼,冷笑说道:“才这么点。你知道我开菠菜以来,接到多少买我胜的吗?”
  
  “你这点钱,我们一年的收入就够了。”
  
  金锋轻轻闭上眼睛,冷冷说道:“我还忘了告诉你,在斗宝半个小时前……”
  
  “还有另外四百亿的投注买了我胜。”
  
  此话一出,李圣尊面色乍变,颤声叫道:“你说什么?”
  
  金锋轻描淡写的说道:“我说,你们李家这回要输得倾家荡产!”
  
  “我说,你们星洲这回要输得国家破产。”
  
  “我说,这一回,我要叫你们星洲回到殖民地。”
  
  轰!
  
  李圣尊身体就被电击一般的颤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