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捡漏 > 0771 那是老爷庙

      小÷说◎网】,♂小÷说◎网】,
  
      水面、空中无数鸟儿施展着各式各样的轻功绝学争夺食物,好看得不得了。
  
      楚老头呵呵笑起来,静静地看着这一副激烈的场景,轻声的感慨。
  
      “以前的鸟儿更多,小时候的冬天我还见过一只鹤王,估计都成精了。”
  
      “好家伙,光是那脚杆都有两尺高,站起来比我都高出一个头。”
  
      “展起大翅膀来一出手就跟大鹏鸟一般,海子里一个那么长的金鲤鱼打挺就被鹤王抓起来扔泥地里……”
  
      “那一年还有几个龙虎山道士过来想要抓这头鹤王去当坐骑捏,结果一个道士当场就被鹤王啄下了一只眼睛。”
  
      追忆年少时候的往事,忽然间楚老头笑着说道:“我把这事给我妈妈讲了,我妈妈还骂我见鬼了。”
  
      “锋哥儿你信我说的不?”
  
      金锋闭着眼睛点头,轻声说道:“我信。”
  
      楚老头呵呵笑了笑,似乎不信金锋,有些感慨的说道:“那鹤王再没来过。”
  
      “这些年,海子越来越小,鸟儿来的一年比一年少……”
  
      金锋嗯了一声。
  
      鄱阳湖这些年面积确实一年比一年在减少,连路过来,昔日的河道早已露出了干涸的河底。
  
      小丫头连着洒了几把鱼干出去,鸟儿们争抢得更加激烈了,抢不到鱼脾气不好的几只鸟儿把矛头对准了小丫头手里的盆子。
  
      一哄而上,瞬间就把小丫头包围在其中。
  
      盆子被打翻在地,几百只鸟儿挤在一起疯狂的抢食,顷刻间小半盆的鱼干被啄得干干净净。
  
      满地的狼藉,小丫头全身沾满了各色各样的鸟毛,脸上沾着几坨黑乎乎的鸟屎,满是无辜的看着金锋。
  
      金锋难得的咧嘴笑了起来。
  
      小丫头愤怒的抹下鸟屎满是恶心,抄起水洗着自己的脸,气得跳脚。
  
      一时间,金锋有些恍惚。
  
      小丫头像极了自己的妹妹,当年她被自己母亲带走的时候,也是像小丫头这般的年纪。
  
      莫名其妙的心头一痛,拿着的烟轻轻掉进湖中。
  
      忽然间,金锋抬眼望向四点位。半空上,一头黑色的大鸟不住的挣扎着,梦地下一头栽进湖中,溅起一朵水花。
  
      金锋鹰视之眼打过去,嗯了一声。
  
      这是一头黑鹳,全世界仅存五百只的黑鹳。
  
      “楚叔靠过去。”
  
      “那是黑鹮。”
  
      楚老头咝了一声,面色轻变,低沉的声音中带着一抹恐惧。
  
      “那是鳖老仙的地盘。过去会死。”
  
      金锋面色轻变,却是没有丝毫犹豫,刷的下脱掉衣服,一个猛子扎了下去,消失在湖中。
  
      楚老头吓得魂不附体,疾步出了船舱来,只见远远的,金锋冒起了脑袋。
  
      楚老头的嘴巴顿时张成喔形!
  
      这么快?
  
      都能赶得上我老楚年轻时候的速度了。
  
      眼睁睁的看着金锋眨眼功夫游出了几百米后,忽然间身子一沉,就跟水下有水鬼逮着金锋一般,瞬间就没了影。
  
      见到这一幕,楚老头慌了神,狠狠的一跺脚,面色犹豫不决回到船舱里抖抖索索的点燃三根香。
  
      出来一下子跪在船头望着前方,嘴里喃喃自语的叫道:“鳖仙人定江王。无意冒犯,保佑锋哥儿平安无事。”
  
      “楚老头给你磕头上香咯!”
  
      重重的磕了三个头,把金锋买的一干零食水果不住的往湖面上撒。
  
      跟着回到船舱调转方向,直奔那片阴森恐怖的水域。
  
      小丫头早已不顾自己身上脸上的污秽,紧紧的把住船舷,眼睛一眼不眨的看着金锋消失的地方。
  
      船只很快进入到那片水域,一瞬间,周围的气温便自降了下来。
  
      湖风一吹,冷得人发抖。
  
      几乎在同一时刻,小丫头跟楚老头同时打了一个大大的冷颤,身子骨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船舱里的楚老头脸上现出从未有过的严肃和冷峻,握着舵盘的手青筋毕露,两只脚不住的抖着。
  
      这片水域是鄱阳湖最恐怖的老爷庙水域,号称东方的百慕大。
  
      在老爷庙这片水域沉没的船只不知道有多少,光是最近几十年有清楚记载的都不下两百艘。
  
      最著名的一艘船是东瀛狗的神户九号。
  
      1945年4月16日,这艘两千多吨的装满了掠夺的金银财宝和古玩等顺长江入海回国,谁知船行驶到鄱阳湖老爷庙水域无声无息地下沉了,船上的200多人没有一人逃生。
  
      东瀛狗的海军派出了一支优秀的潜水队伍来到老爷庙来搜寻,这里水深最多才三十多米,谁知潜水员下水后,只有一个人生还。
  
      这个人后来精神失常了。
  
      关于老爷庙的传说太多太多,多不胜数。
  
      最出名的自然是朱元璋跟陈友谅争夺江山,在这里决一死战。朱元璋被鄱阳湖的老鳖所救,后又帮助朱元璋打败了陈友谅,被朱元璋册封为定江王。
  
      还有传说说这下面有一头万年老鳖,是秦始皇养的诸如此类的东西。
  
      还有更玄奇的未知生物水怪和不明飞行物等等怪诞的传闻。
  
      楚老头在这湖面上混了一辈子了,深深知道这片水域有多么的恐怖。
  
      前些年鄱阳湖水位降到历史最低,那一个月这地方来了很多穿制服的人,把整个湖面都封锁了起来,挖掘机开了下去足足折腾了好些天。
  
      至于在下面找到什么,根本没人知道。
  
      船只到了金锋消失的地方,楚老头却是不敢熄火,疾步出来抄起长杆在水里不住倒腾。
  
      此时此刻,已经距离金锋消失整整过去了十五分钟。
  
      楚老头绝望了。
  
      没有人能在老爷庙海域这片水下活过十分钟,这是千古以来不争的事实。
  
      因为,这下面除了暗流还有恐怖的漩涡。
  
      几百吨的大船都可以被瞬间吞噬不见,更别说一个小小的人。
  
      忽然间,一阵狂风猛然间过来,船只竟然摇晃了起来。
  
      楚老头吓得面如土色,痛苦的闭上眼睛,哀嚎了一声,万念俱灰。
  
      不敢有任何停顿,连滚带爬的扑向驾驶台。
  
      这片水域的旋风是没有任何征兆和动静的,但只要有旋风来,那就肯定要出事。
  
      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这时候小丫头静静的站了起来,冲着楚老头轻声问道:“我师父死了吗?”
  
      “你会养我不?我会挣钱。”
  
      楚老头蓦然回头。吃惊的看看小丫头,长叹一声没好气叫道:“我都没人养,还养你做则个。”
  
      小丫头哦了一声,神色不变,走到了船沿,没有任何犹豫,纵身一跳。
  
      就在这时候,忽然间,哗啦一声响。
  
      一头黑色的鸟儿猛然窜出湖面,喔喔叫了两声。
  
      小丫头被吓了一大跳,硬生生倒退了一步,坐倒在船上。
  
      这当口,一只手重重的搭在了船沿,一个脑袋映入小丫头的眼帘。
  
      黑黑的头发紧紧的贴在脸上,却不是金锋又是谁。
  
      小丫头呆呆的看着金锋,一下子紧紧的咬住自己的嘴,奋力上前,揪着金锋的衣服死命往上扯。
  
      “我没事。”
  
      金锋轻松翻身上船,手里兀自带着黑鹳的翅膀,脸色有些难看,身上各处地方全是紫青烂黑的於痕,就跟全身被打了火罐一样那般恐怖。
  
      重重的吐着嘴里的泥沙,抄起水不住的漱口,鼻孔耳朵里尽是泥沙,让人看得心悸。
  
      手里的黑鹳足有一米五高,算是黑鹳里的巨人,黑黝黝的羽毛在阳光下闪着乌光。
  
      红红长长尖尖的嘴无力的张合着,似乎已经到了生命的尽头。
  
      这是三毛子家的国鸟,全世界的存量不足五百只,堪比元青花还要珍贵的活宝贝。
  
      懂事的小丫头早已把金锋的大包包挪了过来,静静的坐在金锋的身边,不住的给金锋递水。
  
      稍微把五窍里的泥沙清理下,金锋立刻着手救治这头黑鹳。
  
      弹开了陨针摸着黑鹳的心脏,轻轻扎了下去,捏了几下。
  
      抱着黑鹮一只手不住的蠕动揉捏,没一会就让从黑鹮的胃里硬生生的挤出了不少的黑色淤泥。黑鹳立刻活了过来。
  
      几分钟后,金锋拿着陨针给自己扎了两下,翻江倒海的吐出来一大堆黑沙淤泥,满嘴的腥臭令人作呕。
  
      重重的将一口水吐入湖面,金锋深深吸了一口气,发出一声长长久久的叫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