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捡漏 > 0751 好玩不?

      小÷说◎网】,♂小÷说◎网】,
  
      康老扁没有丝毫的犹豫,当即就把棋盘从金锋手里抢过来,嘿嘿嘿叫道:“小锋子,你吴总说的对。棋盘我就拿着了。”
  
      “你可别小看了这棋子,那可是我祖辈上传下来的。”
  
      “你拿着不亏你。”
  
      金锋脸色悠变了好几下,逮着棋盘不松手,一幅恋恋不舍的样子。
  
      吴佰铭狠狠的拍了金锋手一下怒斥出口:“赶紧放手。还逮着干嘛。不想干了是吧。”
  
      “信不信我开除你。”
  
      金锋低声说道:“吴总。不是我不放。我倒是无所谓,反正都是赢的。”
  
      “我只是担心,我拿了这棋子以后,扁老又反悔……”
  
      “扁老刚才都说了,这是他们家老辈传下来的,没准是个好东西。”
  
      吴佰铭愣了愣,嗤笑出声,狠狠重重的骂道:“你个二球货,人扁老在中原这块大地之上那是一言九鼎,一诺千金的主。”
  
      “就连我老爹都是他的晚辈。扁老怎么会跟你计较?怎么还可能反悔。”
  
      “真是笑话。”
  
      康老扁嘿嘿笑了笑,冲着金锋点头大声说道:“一口唾沫一口钉。我,康老扁,说把这棋子给你,那就给你。”
  
      “决不食言。”
  
      “齐老就是见证。”
  
      金锋喃喃自语的说道:“那可没准。你悔棋都悔了好几次了。”
  
      “除非你立字据。”
  
      康老扁脸色通红,沉下脸。
  
      康雯倩站出来娇声说道:“你放心。我爷爷要是敢反悔,我第一个不答应。”
  
      吴佰铭一把抢过棋盘来,恭恭敬敬的把棋盘交在康老扁的手里。
  
      这回,金锋也没话说了,默默的吃着烩面,脸色很是不高兴的样子。
  
      康老扁却是乐坏了,拿着金丝楠木的棋盘看了又看,摸了又摸,高兴得不住的开怀大笑。
  
      最郁闷的当属齐老头了。
  
      自己辛辛苦苦捡来的漏被赢了,心头不爽,连烩面都不吃了,转身走人。
  
      旁边的少妇风子筠有些摸不着头脑。
  
      自己肯定知道金锋跟吴佰铭在唱双簧,但这双簧又唱的是哪出?
  
      他们俩这么做的目的到底又为了什么?
  
      轻轻的凝视金锋的背影,这个男子啊,就是一个谜。
  
      这时候,吴佰铭上前弯腰跟康老扁说了两句,康老扁当即就换上了另外一副脸色。
  
      歪着头看看吴佰铭好半响才叫道:“给你看可以。买的话,你就别想了。我可不差钱。”
  
      吴佰铭嗳嗳应承着:“就是想看看里面老外传教士的东西。”
  
      “没别的意思。”
  
      康老扁大刺刺的叫道:“看在你小子还算有孝心的面子上,我就让你看一眼。”
  
      没一会,康老扁从里屋抱了一个盒子出来。
  
      里面装着的,就是他从甘家湾乱葬岗里收来的东西。
  
      盒子打开的瞬间,金锋早已把里面的东西看了个真切,心头一紧,失望透顶。
  
      这里面的东西并不少,有两件还是堪比那把西洋重剑的顶级货色。
  
      要是拿到神圣帝国去的话,那就是相当于永乐大典一个等级的无上宝物。
  
      这些东西,金锋太熟悉不过了。
  
      但是,遗憾的是,自己要的东西这里面并没有。
  
      一边刨着早已冰冷的烩面,一边把玩自己赢来的旗子。
  
      吴佰铭早就经过金锋指点的,又是搬山派最后的传人,对金锋的一言一行领会很深。
  
      金锋这些动作是在告诉自己,慢慢的拖时间。
  
      于是乎,吴佰铭慎重其事的戴上了手套,慢慢的捡起盒子里的东西,挨个挨个的寻摸起来。
  
      金锋这时候吃完烩面,捧着碗连汤都不放过。
  
      咂咂嘴意犹未尽,轻声说道:“老板,我还没吃饱。能再来一碗不?”
  
      这话顿时遭受到了康老扁的严重鄙视。这么大海碗的烩面都吃不饱,你真的是猪啊。
  
      康雯倩在旁边格格格的笑起来,娇声说道:“等着,我再给你做一碗。”
  
      “吃撑你。”
  
      这时候,金锋点着烟抽起来,手里拿着自己赢来的旗子用力的搓了两把,嘴里说道:“这么脏,也不知道多久没洗了。”
  
      “扁老。借你家洗洁精用用。要的不多,一小**就行。”
  
      “你要不肯的话,我给你钱。”
  
      这话可把康老扁气得不轻,重重一挥手,冷冷说道:“稀奇你个二球这点钱。就在厨房后面。自己弄去。”
  
      金锋面不改色抱起棋子进了后厨,一边的风子筠好奇得心痒难耐,说了一声洗归洗,别乱动扁老家的东西。
  
      后脚就跟着金锋去了后厨。
  
      到了厨房,康雯倩正在给金锋做烩面,见到金锋进来也是一脸有些奇怪。
  
      金锋把棋子倒进老式木桶里加上洗洁精泡了一会,拿起刷子狠狠的在棋子上刷了起来。
  
      风子筠轻轻的蹲在金锋的身边,拿起了钢丝球帮忙清理。
  
      好闻的成熟女人的馥郁芬香飘飘荡荡传入金锋鼻息,带着丝丝的诱惑和暖暖的温情。
  
      两双手在木桶里不时的触碰,传来丝丝直流电的刺激,一浪一浪的导进空闺怨妇风子筠的肌体,心里一阵有一阵的酥麻。
  
      这个谜一样的男子,自己,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而吴佰铭也从来不告诉自己。
  
      这个男子,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在散发出无尽的魔力,让自己越陷越深,情难自禁。
  
      风子筠手上的动作越来越慢,柔柔的看着金锋,眼前浮现出小时候邻家的那个冷酷酷的小弟弟。
  
      忍不住的,风子筠藏在水下的手悄悄的,试着去靠近抚摸金锋的手。
  
      一下!
  
      两下!
  
      金锋这时候脸色一凛。
  
      风子筠赶紧移开手,咬着唇不动声色的继续刷着棋子。
  
      低垂脑袋,紧紧的咬着唇,一颗心噗通噗通直跳,耳根子都红透了。
  
      心底却是喜欢得要命。
  
      捞起棋子来,风子筠拿来了干净的手帕拭干棋子,一时间却是愣住了。
  
      这当口,康雯倩端着大海碗过来没好气叫道:“二师兄司机,尝尝我下的……”
  
      下面的话,康雯倩却是再没说出来。
  
      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风子筠手里的棋子,小嘴鼓得圆圆的,眼睛一眨不眨。
  
      “这是……”
  
      风子筠蹲在地上,双手捧着这枚棋子,禁不住抖了一下,满脸的震怖惊恐。
  
      “好像……好像……”
  
      康雯倩娇躯僵硬,呼吸急促,脸色越来越不好看。
  
      金锋这时候把棋子全部捞起来,轻声曼曼:“海黄象棋。”
  
      “明朝晚期……”
  
      说到此处,金锋将一个车翻了过来,指着车背后的刻着的两个楷体字说道:“宏德!”
  
      两个女孩禁不住脑袋凑到金锋跟前,定眼一看,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康宏德!!!”
  
      “这是我们康家老祖宗的象棋!”
  
      “咣当!”
  
      一声闷响!
  
      大海碗跌落在地上,康雯倩娇躯簌簌发抖,呆立半响之后,枪了一个棋子就往外面跑,嘴里发出杀猪般的叫喊。
  
      “爷爷!找到了!”
  
      “找到了!”
  
      几分钟后,依旧是在康家的老窑楼里面,金锋静静的坐在扶手椅上,双手抱着十几个棋子。
  
      吴佰铭手里也拿着十来个棋子,就连风子筠也拿了五个棋子。
  
      三个人的脸色神情都很不好看,甚至无比的愤怒。
  
      在紫檀方几的对面,康老扁跟康雯倩一个人拿着两个棋子同样怒视金锋三人。
  
      不用说,见到这些海黄棋子以后,康老扁当即就变了卦。
  
      什么绝不反悔之类的话完全抛在脑后,当场就扑过来抢起了棋子来。
  
      金锋这边三个人,人数占优,抢到了二十八枚。
  
      康老扁爷孙女俩只拿到了两枚。
  
      “嘿嘿,年年打雁,今天倒是被雁啄瞎了眼睛。”
  
      “小锋子,你个二球货原来是真人不露相嘞。”
  
      “倒是小瞧了你。”
  
      此时此刻的金锋哪里还有半点司机跟班的样子,翘着二郎腿,嘴角叼着烟,流里流气的冷笑说道。
  
      “承蒙你老看得起。小锋子不胜荣幸。”
  
      “哼。”
  
      “少来这套。”
  
      康老扁冷哼出声,叱喝出声:“我告诉你,都是千年狐狸精,没必要跟我摆聊斋。”
  
      “小兔崽子你少在我跟前插葱装象。”
  
      “这棋子是我们康家宏德老祖宗的东西,给我交出来。我把金丝楠木棋盘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