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捡漏 > 0743 你摆不下去

      小÷说◎网】,♂小÷说◎网】,
  
      现在能找到完完整整一套大五帝钱的,那真的是很不简单。
  
      尤其是品相完好的秦半两和永乐通宝,非常的珍贵。
  
      五帝钱放在郭龙手里,按照顺序以红绳依次打结悬挂在老榆树上。
  
      接下来,坐柜的又从盒子里拿出一套品相完整的大五帝钱来。
  
      金锋在旁边看着也是微微动容。
  
      果然不愧是豫州第一古玩店,这么两套真品大五帝钱都能搞到。
  
      两套五帝钱挂上老榆树,屋子里隐隐有了一些变化,对人的感觉那就是比刚才更加的暖和了。
  
      心里面的压抑和恐惧也随之消散不见。
  
      做完了这个局,郭龙再次点头。
  
      坐柜再次拿过来一个盒子,慎重打开,小心谨慎的捧出一个来一个十多公分高的三足金蟾来。
  
      这个金蟾的造型很别致,背背北斗七星,头顶太极两仪,嘴里还含着一个金珠。
  
      在金蟾的背上,还刻着符咒,很明显,这是道家所用的法器。
  
      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了。
  
      见到这只金蟾的时候,郭龙也面露喜色,异彩连连:“竟然是玄空派的化煞八宝金蟾。这个东西我记得他们只有三个,风董竟然能求到一个,真是福缘深厚。”
  
      风子筠轻轻颔首,似乎有些无奈。
  
      坐柜的在旁边也是一脸的肉痛。
  
      看得出来,为了求到这只金蟾法器,风子筠付出的代价绝对的不低。
  
      “百年雷击榆树化煞,道家法器金蟾纳财。”
  
      “风董,有你这尊金蟾,日后你的吴稀堂将会更上一层楼。”
  
      风子筠信心满满的说道,开始了最关键的一步。
  
      摆放金蟾。
  
      金蟾的摆放位置那是有很大讲究的。这种金珠金蟾摆放的位置更是需要精准的细算。
  
      郭龙端着罗盘在房间里走动起来,掐着手指测算方位,没几分钟郭龙微微变色,惊咦不断。
  
      再次在房间里转悠起来,脚步越来越快,手里掐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额头上多了一层细密的汗珠,白白的脸上竟然泛起一阵青灰。
  
      周围的人明显的感觉到郭龙的不对劲,互相看看面露惊惑。
  
      这是出了什么问题?
  
      什么问题能把堂堂关中第一地师郭龙难住了?
  
      郭龙足足在房间里晃悠了十几分钟,不但把众人的眼睛都看花,更把他自己的脑袋都转晕了。
  
      “啊……”
  
      郭龙嘴里重重闷哼了一声,一下子扶住了一张紫檀雕花八仙桌。
  
      跟着一屁股坐了下去,面色苍白得可怕,眼珠子布满了血丝,脸上惊慌失措,带着一抹深深的恐惧。
  
      竟然找不到吉位!
  
      竟然找不到金蟾放置的吉位!
  
      这怎么可能!
  
      这绝对不可能!
  
      道教法器乃是神州最好的镇宅之宝,尤其是像这种玄空派亲自制作的法器,那是最好的招财化煞的至宝。
  
      没有之一。
  
      要知道,玄空派可是当今世上风水堪舆的第一门派呐!
  
      他们做出来的东西怎么可能放不下去?
  
      一时间,郭龙完全懵了。
  
      吴稀堂所处的位置那是一等一的上加风水宝地,这是整个风水界公认的。
  
      自己在吴稀堂里待了三天,对这里的所有一切都了若指掌。事先也是做了完全的准备,可是到了最后这一招,怎么……
  
      怎么他就放不下这个金蟾了?
  
      郭龙神色惨淡的样子让所有人都围了过来,关切的询问。
  
      郭龙冲着美少妇风子筠轻然一笑,挥挥手说道:“出了些问题。”
  
      “不过难不倒我。”
  
      这时候,忽然间,不远处传来一声冷笑。
  
      在这寂静的房间里,这声冷笑传入众人耳中,无意是嘲讽和蔑视。
  
      众人回头望过去,只看见衣衫褴褛的金锋手里拿着烟,端端正正的坐在一张鸡翅木的椅子上,神色冷蔑,带着不屑。
  
      看见是这个拉板车的,众人顿时沉下脸来。
  
      “你笑什么?”
  
      “有什么可笑的?”
  
      金锋的雇主鲁老板冲了过来,指着金锋大声骂道:“你个二球蛋,赶紧给我滚出去。”
  
      “这里没你的事了。”
  
      金锋曼声说道:“我跟你的买卖结束。你管不着我。”
  
      “滚一边去。”
  
      鲁老板顿时就哑巴了,指着金锋哦破口大骂:“你给我滚蛋,这里不欢迎你。”
  
      “耽搁了郭大师的法事。把你拆零碎卖了都赔不起。”
  
      金锋轻描淡写的说道:“我拆散了卖无所谓。倒是郭龙郭大师,放不下这只金蟾,法事做不完……”
  
      “后果……可比把我拆零件严重多了。”
  
      听到这话,郭龙顿时面色乍变,抬眼死死的看着金锋,冷笑出声:“你也会看风水?”
  
      “会一点皮毛。”
  
      金锋淡淡说道:“郭大师号称关中第一地师,手法手段果然高人一筹。佩服。”
  
      郭龙面色稍缓,点了点头,不再理会金锋。
  
      鲁老板冷哼一声,指着金锋叫道:“你也会看风水?就你这个拉板车的?”
  
      “你知道郭大师是什么人吗?”
  
      “说出来吓死你。”
  
      “一个收破烂拉板车的竟然质疑郭大师的实力?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你是什么德行。”
  
      “呸。”
  
      “郭大师身为关中第一地师,看过的阴宅阳宅何止十万,相比之下,你算什么东西。”
  
      吴稀堂的其他伙计和坐柜对金锋也是报以厌恶的目光和脸色。
  
      金锋冷笑看看鲁老板,抬手点了点鲁老板:“你说这样的话,是要把郭大师往火坑了推吗?”
  
      鲁老板顿时一愣,面色蕴怒。
  
      美少妇风子筠这当口轻轻说道:“鲁老板,这里没你的事了。请你出去吧。”
  
      “还有这位小哥,谢谢你的帮忙。晋叔给他一百块钱,算是我们他的辛苦费。”
  
      鲁老板啊了一声,浑身一个激灵,顿时后悔不迭。
  
      这么重大难得一见的大场面,自己竟然没看完就被赶走。心里头猫抓似的难受。
  
      但是风子筠已经下了逐客令,自己,只好灰溜溜的滚蛋了。
  
      这时候,坐柜的晋叔过来递给金锋一百块钱,挥挥手让金锋走人。
  
      金锋接过钱来,在纸币上弹了一指,嘴角上翘,站起身来冲着风子筠微微颔首。
  
      “谢风董打赏。”
  
      “今晚我的晚饭钱有着落了。”
  
      风子筠平静的坐着,轻声说道:“下面有糕点,早上买的。不嫌弃你带走。”
  
      “留下你的电话,吴稀堂以后送货你来就是。”
  
      金锋嗯嗯两声:“风董大气。”
  
      “既然接了风董的钱了,在走之前,我也告诉风董一件事。”
  
      “郭大师今天摆不下这只金蟾。”
  
      “非要强摆,不但化不了煞,还得出人命。”
  
      此话一出,全场纷纷变色。
  
      坐柜的和伙计们纷纷冲着金锋破口怒斥起来。
  
      这回,就连风子筠变得有些愤怒,满脸的寒霜。
  
      本来吴稀堂就噩运连连,所有最忌讳的就是死字了。金锋竟然口没遮掩,顿时激起了众人的愤慨。
  
      金锋神色自若,淡漠一笑,抬脚就要走人。
  
      这当口,郭龙却是咬着牙硬撑着站了起来:“这位小哥想来也是同行。我郭龙今天倒是让你看笑话了。”
  
      “你说我摆不下这只金蟾。我今天,还真的要试上一试。”
  
      冲着金锋冷蔑一笑,双手捧起了金蟾。
  
      这时候,金锋轻声开口:“郭大师非要试试强着摆这只金蟾,那我也无话可说。”
  
      “本来我是路过人,不应该掺和这事。只不过风董竟然这么大方……”
  
      “我也就多一句嘴。”
  
      “我劝你还是不要摆。反噬……会很严重!”
  
      “命,比钱比名声重要得多。”
  
      郭龙面色一凛,深深凝视金锋一眼,嘶声叫道:“多谢指教。”
  
      说完这话,郭龙捧起金蟾到了西北的一个位置。
  
      这是自己早就算好的位置,也是唯一能摆放金蟾的一个活水口。
  
      站定脚跟,深吸一口气,郭龙嘴里念念有词,双手比了几个法决,沉声一喝。
  
      高高捧起金蟾放了下去。
  
      在放置金蟾的过程中,郭龙的身子竟然开始轻轻颤抖,大汗淋漓如雨下,就连牙关都在打颤。
  
      这一幕看在众人眼里,所有人都被吓得变了颜色。
  
      眼看着金蟾就要摆好的瞬间,只听见楼下一声闷响传来,当即就把郭龙颤抖的手吓得剧烈一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