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捡漏 > 0538 祖传的

      小÷说◎网】,♂小÷说◎网】,
  
      在检验过白虹刀之后,沈佳琪看金锋的眼神更加的柔嫩如水,眼中更是异彩连连,那副模样媚得恨不得要将金锋吃下去一般。
  
      “没想到金先生竟然是白虹刀的主人。不知道这把刀金先生愿不愿意转手啊?”
  
      金锋轻声说道:“你买不起。”
  
      沈佳琪轻轻柔柔的凝望金锋,忽然咬了咬唇,娇滴滴的说道:“如果你把白虹刀给我做聘礼,琪琪就嫁给你好不好?”
  
      这话一出来,全场轰然炸锅!
  
      好几个女孩勃然色变,有两个女孩当即就大声叫道:“想得美。”
  
      “狐媚子**。”
  
      “臭不要脸!”
  
      沈佳琪却是不为所动,直勾勾的看着金锋,玲珑凸爆的娇躯散发出夺命摄魂的诱惑,令人心魄俱动,神魂颠倒。
  
      金锋手里拿着白虹刀,淡淡说道:“不用我娶你。只要这个宣德炉是残器,这把刀你拿走。”
  
      沈佳琪美眸闪烁,轻咬着唇,娇柔无骨的身子轻轻的扭动,娇声说道:“相比宣德炉,琪琪更愿意嫁给弟弟你哦。”
  
      媚眼含春,娇艳如桃花,娇媚的笑让人为之深深沉迷,那副嗲嗲撩人的话让人骨头都酥了。
  
      不过转瞬之后,沈佳琪忽然笑了起来,大声说道:“那,弟弟你就检查好了。”
  
      狐媚的笑容绽放,挨得近的好些个男人禁不住呼吸都难以维系。
  
      这个女人,天生的媚骨,内媚到了骨子里,绝对红颜祸水级的尤物。
  
      尤物在旁,金锋却是丝毫不为所动。
  
      从包包捧出一个奇怪的铜扁壶来。
  
      众人不由得一愣。
  
      见到这个铜扁壶的时候,夏玉周罗挺几个人嗯了一声,犀利的眼神直直打了过去,露出一抹惊惑。
  
      “这是……”
  
      “彩绘铜壶?!”
  
      金锋双手握住彩绘铜壶腹部两侧,握住了铜壶两边的两只异兽禽鸟的脑袋,用力的往下一扭!
  
      跟着,扁壶盖子就被金锋给提了起来。
  
      一瞬间,众多人睁大了眼睛。
  
      只见着这个铜扁壶里面赫然装着一大堆的金光灿灿的东西。
  
      金锋伸手取出一叠金光闪闪的东西出来,逐一的在长条桌上摆好。
  
      众人这才看清楚,原来这一叠金闪闪的东西竟然是几个铜碗。
  
      跟着,金锋又从包包里拿出几件东西,各自到出一点液体和粉末混合在一起,倒进一个铜碗之中,静静的等待。
  
      这当口,罗挺慢慢的站了起来,神色现出从未有过的凝重,一字一句的叫出声来。
  
      “这……是青铜器?!”
  
      听见罗挺的话众人咯噔一下,咝了一声。
  
      这怎么可能是青铜器?
  
      开什么玩笑?
  
      青铜器不都是黑黑的绿绿的吗?
  
      什么时候青铜器会是金闪闪的这种颜色了。
  
      金锋嗯了一声,点头说道:“罗院士果然见多识广。这,的确是青铜器。”
  
      这话出来,顿时石破天惊,现场顿时掀起一阵海啸般的震动。
  
      罗挺面色狂变,丝毫不顾自己的评委的身份跑了过去,定眼一看,伸手一摸,顿时哎呀的惊叫起来。
  
      “秦国青铜扁壶!”
  
      “二师兄,五师兄,你们快来看呐。秦国青铜彩绘收纳青铜扁壶。”
  
      “终于见着实物啦!”
  
      此时此刻,就连夏玉周、鲍国星都站了起来,亲自下场细看这个青铜扁壶,嘴里不住的叫唤不可思议,激动不已。
  
      “竟然是全新的。竟然没变色。”
  
      “这……这,这么可能。”
  
      “我的天呐,还装了这么多的东西,这个收纳壶竟然装了这么多东西。”
  
      “设计得这么精巧,举世罕见,举世罕见呐。”
  
      众多的嘉宾富豪却是一脸的懵逼,一直搞不懂这些金光灿灿的铜碗它怎么就是青铜器了?
  
      好在又旁边的专家解释以后才弄明白,跟着就是倒吸冷气。
  
      不是吧。两千年了,都还没变色!
  
      青铜器刚刚做出来的时候,那无一例外,都是金色的。
  
      因为青铜器里锡的比例占了三成到四成,所以做出来的青铜器颜色那都是金光闪闪的。
  
      在古代,青铜器是专门有人做保养维护,颜色会一直保持金色不变。
  
      就像是家里的铜火锅一样,放置的时间久了,也会出现一些铜绿铜锈和暗色。
  
      青铜器也同样如此,埋在地下几千年自然会产生氧化和腐蚀,挖出来的时候也就变成了现在看到的那种颜色。
  
      想想在古代时候,清一色的编钟,大鼎煮食,酒爵杯常满,金光灿烂,何等的恢弘大气。
  
      两千年来都没变色的青铜器,那是何等的无上至宝呀!
  
      在座的富豪名流们露出深深的**,恨不得将之据为己有。
  
      几个宗师把青铜扁壶里的碗碟纷纷取了出来,细数之下,竟然是一套成套的餐具。数量共计二十一个。
  
      这个不过二十多分高的青铜扁壶竟然能装进二十一个大大小**不一的青铜餐具,这……
  
      太过惊世骇俗了。
  
      现场的专家们却是激动得跳了起来。
  
      这可是国内首次发现这么样子的青铜扁壶收纳器呀。
  
      以前只是在战国出土的大幕中看见过这种器形收纳器的记载,却是没人相信。
  
      今天却是见到了实物。
  
      这如何不叫人激动狂喜。
  
      就算是现在这种科技手段,要做出这么一个餐具收纳器也是几乎不可能的。
  
      而在两千年前,我们的老祖宗却已经做到了。
  
      夏玉周几个大咖一个人捧着一个餐具,默默无语,呆呆的看着金锋。
  
      “别告诉我,这东西就是在天都城收的?”
  
      罗挺轻声说道。
  
      金锋神色平静,拿着一把青铜勺子把青铜碗里的液体勺了起来淋在宣德炉上。
  
      嘴里静静说道:“祖传的。”
  
      几个老货瞬间无语。
  
      只要金锋敢说是在天都城收的,那,立马就给没收上缴没得跑。
  
      几个来货为了这东西,那绝对是干得出这种事来的。
  
      但金锋说是祖传的,那就没话说了。
  
      人祖传的,合法!
  
      几个老货相视一眼,摇头长叹。
  
      又被这头妖孽得到了一件顶级国宝!!!
  
      一边的狐媚子沈佳琪就见到这套青铜器也是惊讶得不要不要的。
  
      美目含情带媚,幽怨低吟:“弟弟,这套收纳器梦能不能转给琪琪姐姐……”
  
      “价格随你开哦。”
  
      金锋看也不看沈佳琪,勺着不知名的液体继续往宣德炉的腿足上浇淋。
  
      沈佳琪不死心的继续向前,嘴里发出深情款款的呼唤。
  
      就在这时候,只听见一声忒的声响。
  
      那尊宣德炉的一只腿足竟然……
  
      啪嗒一下子脱落下来。
  
      跟着,那尊宣德炉也同时歪倒在地。
  
      这一幕出来,无数人倒吸冷气,齐声大叫:“断了。残的!”
  
      “断了!”
  
      “是残的!”
  
      沈佳琪的脚步硬生生的停住,呆呆的看着歪倒的宣德炉,露出一抹惊骇。
  
      旁边的几个专家大师们腾然起身,呆呆的看着条桌上,那一只孤零零的腿足,嘴巴张大都能塞个鸭蛋进去了。
  
      沈奇文沈孤鸿两兄弟却是激动得跳了起来,紧握双拳,奋声大叫,激动不已。
  
      金锋平静的把青铜勺子往条桌上一扔,目光瞥了瞥呆若木鸡的沈佳琪,偏头再看看沈子敬,嘴角狰狞一笑。
  
      “现在,满足没有?”
  
      沈子敬跟赵天霸如惊雷劈中一般,半响没回过神来,齐齐抢上前来,一个人拿着宣德炉,一个拿着断腿,满满的心痛,再说不出话来。
  
      这条断腿仅有三公分,从宣德炉的一只腿足断裂开来。露出宣德炉的真身。
  
      从断的那只腿足的中心可以清楚的看见,这只腿足的材料与宣德炉真身的材料并不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