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捡漏 > 0462 来了!

      小÷说◎网】,♂小÷说◎网】,
  
      “他太年轻了。估计他家里有人给他顶着吧。”
  
      “差不多吧,也就是家里有些钱的主。”
  
      金锋静静的坐在沙发的主位上,平静的抽着烟,看着一本奇怪的日记本。
  
      就在这帮人议论纷纷的时候,门外义大妈发出一声惊喜的叫声,义家三口簇拥着一个年近半百的老者进来。
  
      老者穿着很朴素,白衬衣黑西裤,标准的官场上的装束。
  
      见到这个老者进来,这帮子人赶紧起身,纷纷迎接了上去。
  
      义大妈带着老者到了金锋身边,主动的给金锋介绍起来。
  
      老者叫做邢玉广,义大妈叫他邢主任。
  
      现场就金锋跟邢玉广坐着,其他人全是站得好好的,眼睛视线全部都在邢主任的身上。
  
      看邢玉广跟众人打招呼表露出来的气度和淡淡的威压,邢玉广虽然是主任,但他的身份绝非一般的高。
  
      年过半白,在官场上正是往上冲的年级,这个人的前途必定一片大好。
  
      邢玉广跟义大妈算是青梅竹马,大学也在一起念书,本应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后来鬼使神差的没走在一起。
  
      不过,那份感情却是还在的。
  
      今天,也是豁出去要给自己的旧情人扎场子。
  
      邢玉广对自己坐副位沙发有些不满,虽然他知道金锋现在是和雅楼的老板,但自己坐在金锋的右手边,完全就是下属跟上级汇报工作一般。
  
      但见金锋淡淡从容的样子,邢玉广倒有些摸不着火门,也不知道金锋的深浅。
  
      这年月有钱的人太多,但,在,这天都城,有钱,真的不算什么。
  
      就算是百亿级的富豪,也算不了什么。
  
      这当口,金锋放下笔记本,从包里摸出一块白玉牌子把玩起来。
  
      看起来,金锋的闲情逸致还不错,那份沉着那份冷静也让众多人心里有些愕然。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玩牌子。
  
      老天都城的人历史底蕴不错,是个人都喜欢文玩古董这一口。
  
      邢玉广忽然间看到金锋手里玩着的牌子,不由得嗯了一声,直直的看着那个牌子,过了半响,忍不住轻声问道。
  
      “金先生,你手里的牌子好像是……羊脂玉?”
  
      金锋嗯了一声:“血玉。”
  
      听到羊脂玉三字,周围的人面色一动。
  
      但见金锋手里的那块牌子厚度至少都在六公分以上,那可是超大牌子了。
  
      又是羊脂玉,那价格还不得上了天去。
  
      “真是羊脂玉的!?”
  
      “能上上手不?”
  
      旁边的人禁不住发问。
  
      金锋神色淡定,轻轻的将玉牌子往桌上一搁。
  
      那人当即就要伸手去拿,冷不丁的,邢玉广曼声说道:“我也看看。”
  
      邢玉广一开口,旁边的人都不敢说话,奉承的笑着。
  
      邢玉广将玉牌拿到手里,轻轻一摸便自露出一抹惊叹。
  
      “真是羊脂玉呀。”
  
      跟着再看玉牌子上的两个字,邢玉广呆了呆,试着念了出来。
  
      “斋戒!?”
  
      “这是……金先生你这块牌子……”
  
      金锋淡淡说道:“宫里的斋戒牌子,祭祀时候戴的。”
  
      此话一出,现场的人纷纷变了颜色。
  
      好几个男人伸长了脖子俯下身去看这个牌子。
  
      又是羊脂玉,又是宫里边的,那……
  
      这块牌子肯定有来头的了。
  
      邢玉广也是微微有些动容,仔细把玩起这块玉牌,上面有鲜红无比的一团血沁,配着羊脂白玉,色差对比非常的强烈。
  
      拎着牌子的吊绳举在空中,玉光盈盈,血色鲜艳欲滴,非常震撼人的眼睛。
  
      众人不由得露出赞叹和羡慕来。
  
      邢玉广再看金锋的时候,态度依然悄然发生了变化。
  
      这块羊脂玉,不但让众人见识了金锋的财力,也见识了金锋的实力。
  
      在座的人都是老天都城的老天都人,哪有不知道传自清宫内羊脂白玉的价值。
  
      能戴得起羊脂白玉斋戒牌子的,自然肯定必须是亲王贝勒妃子一流的主。
  
      能玩得起这种羊脂白玉大牌子的主,肯定来头也不小。
  
      不过,光是有钱,在天都城,还真的是吃不开。
  
      随便出来一个人,就能把你摁得死死的。
  
      这时候,邢玉广又猛然瞅见了金锋手腕间无意中露出来的一串珠子,定眼一看,忍不住叫道。
  
      “那是天珠吗?”
  
      金锋平静的嗯了一声,淡淡说道:“九眼天珠。”
  
      轰!!!
  
      淡淡的一句话犹如一颗炸弹在小小的池塘里炸开,掀起滔天巨浪。
  
      众人无不变色。
  
      “这,这是……这是真的九眼天珠?”
  
      金锋这时候站起身来,轻声说道:“我的东西,都是真的。”
  
      这话又叫众人吃了一惊。
  
      说完,金锋拎着两个包包大步出门。
  
      因为,在门外,自己要等的人已经来了。
  
      看着金锋背着的两个包包,有个人忽然指着金锋的背影叫道。
  
      “嗳嗳嗳,好像他就是救乐语的那个人。”
  
      “嗳,就是他。就是他。他当时背着的这两个包包我记得清清楚楚的。”
  
      “嘘,小声点……”
  
      “嘘,赶紧给楼首长打电话。”
  
      说话的这两个人是夫妻俩,互相看了看,低声的嘀咕这,赶紧闪到一边去打起了电话。
  
      金锋迈步出门,东升的烈日正正打在自己的头上,戴上墨镜,静静地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宛如雕像。
  
      和雅楼的停车场上,十几辆车挨着排开,下来了二三十个个人,齐刷刷的站在门口。
  
      此时此刻,新订购来的广告牌已经立了两个起来。
  
      第一个字,赫然是一个金光闪闪的‘帝!’
  
      第二个字,同样是一个金光闪闪的‘都!’
  
      下来的人群中,年纪大都在二十来岁左右,开的车都是些轿跑和跑车。
  
      这些人站在停车场,背靠着自己的好车,抽着烟吹着牛,看这些人的新潮装束跟打扮,跟锦城葛家少爷葛俊轩一个吊样,一个德行。
  
      不用说,这些人肯定是对方过来助威扎场子的富二代三代四代们。
  
      见到这些个车的时候,忍不住撇嘴一抽。
  
      “小锋,你笑什么?”
  
      站在金锋旁边,僵尸一般的义舜洲轻声问道。
  
      金锋静静说道:“我还以为有多大的势力。只不过一群垃圾。”
  
      “土鸡瓦狗!”
  
      义舜洲一听懵了。
  
      半响才颤声说道:“他们……他们可都是……”
  
      金锋轻哼一声,漠然说道:“这里面十三辆车,没一辆超过五百万。”
  
      “不是垃圾,又是什么?”
  
      义舜洲瞬间就呆住了。
  
      这时候,一阵沉闷如雷的轰鸣传来,一辆红色超跑划了条弧线急速开了过来,漂亮的甩尾之后,稳稳的停住。
  
      停车场那些个富二代三代们对超跑吹起了口哨,热烈的鼓起了掌来。
  
      超跑是法拉利恩佐,这可是稀罕玩意,所有超跑迷们的最爱。
  
      这可是真正的超跑。以法拉利创始人恩佐为命名,当时总的就生产了四百零一辆。其中一辆在法拉利博物院,另一辆赠送给保罗教皇。
  
      保罗教皇那辆恩佐后来拍卖出来,成交价五百万美金!
  
      天价超跑!
  
      由于这车是绝版,更没有向国内出口过,撞报废的也不少,所以导致这车就跟宣德青花一样,一般市面上绝对见不着的
  
      国内据说有四辆,全是二手车。港岛省有三辆,宝岛省有两辆。
  
      富甲天下的神州,也只有四辆。
  
      也就是这种二手超跑,在国内至少也得三千万才能拿到手。
  
      在老天都城能玩得起这种车,光天化日之下敢开这种车招摇过市的。
  
      那自然是超级巨擘家族了。
  
      义舜洲也是老天都城混的主,看见这辆超跑勃然变了颜色,一张僵尸脸白得吓人。
  
      在金锋耳边轻声说起这辆超跑的主人来,面带恐惧,低低说道:“希望不是他来。”
  
      “他要是来了,咱们……真的完了。”
  
      金锋偏头看着义舜洲,冷冷说道:“怕了?!”
  
      义舜洲带着恐惧和不安,低声说道:“我不想我爸妈出事而。”
  
      金锋指着义舜洲叫道:“算句人话。”
  
      顿了顿,金锋静静说道。
  
      “待会,就拿这个人开刀!”
  
      “恩佐超跑!”
  
      “老子要了!”
  
      听到金锋这句话,义舜洲的感觉,那就是,金锋疯了!
  
      真的是疯了!
  
      这样的话都敢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