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捡漏 > 0382 十米之外,就是天堂

      小÷说◎网】,♂小÷说◎网】,
  
      金锋点上烟,往前走了两步,静静说道:“刚才够,现在我走了一米……”
  
      “你,退一米。”
  
      “谢谢!”
  
      梵青竹只感觉自己都要疯了,精致的鼻孔中呼出两道热气,消散在寒冷的空中。
  
      往后退了大大的两步,冷笑说道:“够不够?”
  
      金锋抬手一指:“够了!你还可以再走一步。”
  
      梵青竹万般的屈辱,却是倔强的高昂臻首,冷冷的看着金锋,嘶声叫道:“金小贼。我梵青竹,绝对不会放过你。”
  
      金锋轻然转身,淡淡说道:“随你的便,梵大首长。”
  
      “请记住,十米,这是我们之间的距离。”
  
      “永远!”
  
      天字将军炮在指挥部由六名荷枪实弹的特勤看押,刘江伟和黄冠养几个老头钻一块商量之后,决定立刻将天字炮押运回锦城。
  
      金锋跟车也回了锦城。
  
      下午五点多,天字炮炮管里的东西清理出来,整整二十多件特级国宝摆满了一大桌。
  
      最重要的东西终于找到。
  
      张献忠的金冠还有襄王的金冠。
  
      两顶金冠,震惊天下!
  
      消息传出,举国震撼!
  
      天都城的各个大专家,院士,大师们闻风而至,国家宝藏栏目最先抵达。
  
      然而,这些事都与金锋无关。
  
      现在的金锋正在自己的小屋里悠闲自得的喝着茶。
  
      左手盘玩着康熙最爱的手链,右手盘玩着张啸林保险库中的一件羊脂白玉节节高升的大牌子。
  
      不过,茶现在却是不能再喝了。
  
      金锋将宇航员的专用茶杯拧开盖子,取掉滤网,顶级峨眉山的雪芽倒在了盆子里。
  
      反手一扣,紧紧一抓。
  
      再摊开手来,一个直径三公分的白色珠子跃然在手。
  
      任谁,都不会想到,金锋已然得手。
  
      梵青竹想到过,但梵青竹却没有想到,金锋,竟然把珠子藏在了这个宇航员专用的太空茶杯当中。
  
      那些金元宝、腰牌、各个金册、金器、以及金冠金锋根本完全不在乎。
  
      这颗珠子,秒杀整个宝藏!
  
      摸着光滑如玉的珠子,金锋嘴角露出最狰狞的一抹笑意。
  
      窗外,梵青竹走下车来,手里拎着七八个杰尼亚的大包,刚要走过来,却发现小平房墙上写着几个大字。
  
      “十米之外,就是天堂。”
  
      刚劲嶙峋、锋芒傲骨的天鹤骨体无情的刺入梵青竹的双眼。
  
      鲜红的油漆尚未干涸,如鲜血一般,让梵青竹心都在抖。
  
      果然,梵青竹停在十米之外,冷冷的盯着金锋的小屋。
  
      女特勤华钦接过梵青竹手里的八个杰尼亚大包走到金锋门口,轻声说道:“头赔你的衣服。”
  
      金锋长身起立,将珠子揣进包里,开了门出来,哂笑说道:“我替养老院孤儿院的老人和孩子,感谢梵大首长的捐助。”
  
      “谢谢!”
  
      听到这话的梵青竹气得扭身就走。
  
      这个脸丢得太大了!
  
      无往不利、无所不能的特科接二连三的在金锋手底下栽了一个有一个的跟头。
  
      简直就是从未有过的奇耻大辱。
  
      这个耻辱大得来梵青竹在一个小时后就飞回了天都城述职。
  
      梵青竹一走,剩下的五个特科特勤在金锋跟前完全成为了小米渣。
  
      收到上面的命令之后,五个特勤对金锋的监视更加的严密了。
  
      拎着一大包的杰尼亚,金锋跳上三轮径直去了王大妈的家里,将几大包的衣服鞋子包包交给王大妈,让她转送给福利院。
  
      杰尼亚,那是世界十大男装品牌,比起阿玛尼都还要高级。奢侈品中的奢侈品。
  
      这些衣服价值不会低于三十万。
  
      金锋却是眨眼间就送了出去。
  
      顺手还给了门口卖水果的老袁头一件羽绒大衣,把老袁头给乐得不住道谢。
  
      老袁头跟卖水果的柳寡妇搞上了,最近收破烂的时间也少了,见到金锋很是亲切,附在金锋耳边窃窃私语,告诉金锋一些个道听途说的小道消息。
  
      这当口,王大妈回来,满面春风,接过金锋的包包定眼一瞧,惊讶出声。
  
      “锋,淘宝买的?”
  
      金锋却是咦了一声,看着王大妈胸口上的挂着的胸针,轻声问道:“干妈,我送你的胸针呢?”
  
      王大妈抬手摸摸胸针,大声说道:“就这个啊,怎么了?”
  
      金锋轻声说道:“不是这个。”
  
      “啊!?”
  
      “不是这个又是哪个?”
  
      “你才好笑哦,连送干妈的东西都记不到,我给你开点补脑子的药。”
  
      金锋静静说道:“干妈,我送你的,是钻石胸针……”
  
      “你这个,是假的。”
  
      听到这话,王大妈猛然变色,颤声说道:“钻石的哇?”
  
      “那贵不?”
  
      这个钻石胸针是金锋在张啸林保险库里挑出来专门送给王大妈的。
  
      而王大妈胸前这个虽然款式一模一样,但却是玻璃做的。
  
      金锋的眼力不可能看不出来。
  
      金锋自然不会告诉王大妈这个胸针值一百多万,微笑摇头:“干妈,最近几天去过哪?”
  
      王大妈疑惑的摇摇头:“没去过哪啊……”
  
      老袁头在边上说道:“王主任,你忘了,前天你陪马千万去了福源当铺,说是看便宜的金首饰得嘛。”
  
      王大妈一拍大腿,哎呀一声:“是的是的,千天是去了福源。”
  
      “哪个经理还说我这个胸针别致得很,我还取下来给他看了嘞……”
  
      “小锋,你……”
  
      听到福源典当的名字,金锋面色一沉,嘴角上翘,轻声说:“又是云家。”
  
      “敢掉我干妈的包。我要看看谁有这么大的本事。”
  
      “掉包!?”
  
      一听这话,王大妈也急了,颤声叫道:“小锋,那胸针贵不贵?”
  
      金锋轻声说道:“干妈别急,你先把当时的情况给我说下。”
  
      王大妈听到钻石胸针也是慌了!
  
      要知道钻石胸针的价格绝对的不便宜,最少也是几万块。
  
      努力的回想起前天去福源典当行的事,一五一十的给金锋讲述起来。
  
      “要过年了,我想给你买个金项链,那个经理不晓得一下子就从冒出来,说要看我的胸针……”
  
      “说是我的胸针跟他们店子里的胸针一模一样。”
  
      “还真的是。”
  
      “他把他们店子的胸针拿出来给我看了嘛,说我这个是仿的,把我说得不好意思了……”
  
      “马千万买了一条金狗,喊我也买一条……我才不要喃……”
  
      “后面,那个经理就把胸针还给我了。”
  
      王大妈这么一说,金锋就知道,胸针被掉包了!
  
      对方用玻璃做的胸针换了王大妈的的钻石胸针。
  
      几块钱的东西换了上百万的民国精品。
  
      福源典当!
  
      我绕不了你!
  
      骑着三轮车直奔云家的福源典当行,一路上冷风呼呼,从裤管、衣袖、领口里见着缝隙的钻,冷得刺骨。
  
      王大妈坐在三轮上更是冻得发抖。
  
      到了福源典当之后,三轮直接听到门口,两个不认识的保安立刻上来叫金锋把车挪开。
  
      金锋根本不理会两个保安,抬脚就往里面闯。
  
      两保安还要阻拦金锋,金锋火了,指着两保安冷厉叫道:“不要作死。”
  
      冰冷的话语让两个保安呼吸一滞。
  
      金锋转身牵着王大妈的手,推门进了福源。
  
      一阵冷风狂灌而来,带着呼啸,温暖如春的大厅顿时陷入北国之冬。
  
      大厅里西边密密麻麻的坐着二三十个人,正在聆听某个人的训话。
  
      正在讲话的一个男人蓦然看见两个不速之客进来,面带不悦。
  
      金锋牵着王大妈的手大步过来,冷冷叫道:“干妈,认人!”
  
      王大妈指着讲话的那个男人叫道:“就是他!”
  
      讲话的男子乍见王大妈,猛然色变,却是很快冷静下来,挥挥手叫了散会,主动走过来。
  
      “哎呀,大妈您又来了。快请坐,快请坐……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快步过来,握着王大妈的手礼貌客气的热情招呼。
  
      男子的胸牌上写着男子的名字。
  
      福源典当行锦城分行总经理燕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