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宁平修仙传 > 第373章 归来

第373章 归来


  雷云宗山门,吴道通祖师居所,落霞峰上,一座精美的大殿中。
  此刻,那位叫做秦素娥的美貌师娘正着急看着一位矮小老头,问道:“吕师侄,怎么样,明儿他有没有事情。”
  那位被其叫做吕师侄的矮小老头,赫然是宁平所认识的那位丹炉峰的炼丹大师吕伯阳,他原本正看着床榻上一个浑身包裹白色绷带的男子,听见秦素娥询问,他连忙开口道:
  “秦师叔放心,我已经给吴师弟服用了我炼制的三转护心丹,吴师弟的内伤应该没有大碍了,只是其半边身子都被天雷子炸的血肉模糊,其上的经脉骨骼都被损毁,即便我已经给其敷上了秘制的玉灵散,可也只是治标不治本,至于后续情况,此师侄也是无能为力。是寻找新的炉窍夺舍重生,还是由结丹祖师施展断续之能,为其接续新枝,还请秦师叔快拿主意才好?”
  秦素娥听得吕伯阳前面话语,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只是听到后面,她却又是面带担忧之色,沉吟一下,她才道:“吕师侄,你放心,我已经玉符传讯,将此间事情,通知道通知晓,想来他现在已经在赶回来路上。不瞒你说,我也没想到,那小小的吴越国境内,居然有四圣门余孽作乱,更没有想到那钱明居然胆大包天,敢勾结那些妖人,坑害明儿他们,才导致了如今惨剧发生。如今明儿身受重伤而归,还有与他一同前往的宁平,他也不知所踪,也不知道如今是什么情况了。”
  吕伯阳原本静静听着,可当听得宁平名字之时,他却是惊讶一声,道:“什么,宁平宁道友也去了那吴越国?”
  秦素娥听得吕伯阳的吃惊,不由看了他一眼,道:“吕师侄也认识平儿?”
  吕伯阳点点头,一摸花白胡须,道:“不瞒秦师叔,我与宁道友确实相交不错,想当初他刚刚筑基时候,还是我带他去办理的登记手续,之后年月,宁师弟陆陆续续也前往丹炉峰拜会,一来二去,我们也就熟识了。我记得几个月前,宁道友还从我这儿购买了几瓶真元丹,我还以为他正在闭关修炼呢,没想到他却是去了吴越国。”
  秦素娥闻言,精致的面容上不由露出几分懊悔道:“也是怪我,本来他是雷云宗坊市内的执事,不必插手这些事情的,是我用了道通的玉符,将他传召而来,没想到遇上了这种事情,我听明儿回来所说,他先让平儿带着钱家众人先走,他本来却是去救那钱明,没想到钱明狼子野心,居然突施偷袭,他猝不及防之下,身受重伤,又被三名筑基修士追杀,仓促之际,只来得及放出求救讯息预警,也不知道平儿收到没有……”
  吕伯阳听了,连忙安慰道:“秦师叔且不必太自责,如今之际,也只能希望宁道友他吉人自有天相,我听说宁师弟主修的乃是土属性功法,且又精通土甲防御与土遁之术,想来,宁师弟若是收到提醒,小心一些,即便不敌,逃遁应该还是可以的……”
  秦素娥闻言,轻轻叹息道:“我十几天前,就请掌门娄师兄派精锐弟子前去吴越国调查,听闻那里如今已经变成一片尸山血海,几无活人,也没有了那些四圣门余孽踪迹,可也没有发现平儿的身影。如今,也只能借吕师侄吉言,相信平儿他能够幸运逃脱吧,否则,他毕竟是道通亲收的关门弟子,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和他家人交代,特别听说那位辛道友已经一百八十余岁高龄,若是平儿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如何去说,好在,我已经派了慧儿先去安慰她,如今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秦素娥感慨几句,随即看到那吕伯阳尴尬站在一边,才反应过来,似乎对其一个外人,没有必要说这么多,不过她到底是温婉性子,又做事得体,很快脸上露出歉意笑容,对着吕伯阳道:“吕师侄,我只是一介女流,多年身居落霞峰内,因为有道通庇护,也没有遇到什么大的变故,如今明儿与平儿出了这么多事情,我心中已乱,倒是让吕师侄你见笑了。”
  吕伯阳见此,赶忙摇摇头,道:“秦师叔此乃真性情,对门下一片拳拳爱护之心,舐犊情深,师侄对两位师弟艳羡还来不及,又岂敢笑话。”
  秦素娥听了,轻轻颔首,似是对吕伯阳的申明通义很是满意,随即她又对吕伯阳嘱托道:“吕师侄,那明儿的伤势就拜托你了,你多多费心,起码在道通回来之前,不要有什么变故才好。”
  吕伯阳立刻坚定点点头,道:“秦师叔放心,师侄一定竭尽全力,稳住吴师弟的伤情。”
  秦素娥听了,这才急忙忙走出了外面,在大厅中焦急踱步,也是不由得她不有些着急,一方面是担忧吴名与宁平的安危,另一方面,却是担忧另一人的生死。
  此人不是其他,正是钱明。
  其实,她那一大半的担忧,都是因为钱明此人,这倒不是这位美貌师娘与那钱明之间有什么私情,而是那位吴道通祖师当初在玉符传讯中已经说得清清楚楚,说钱明此人对他十分重要。
  原来当初那位钱祖师在坐化之前,生死之际,对于那虚无缥缈的修仙大道,早就看穿。唯一让他割舍不下的,只有自己的独子钱明,毕竟父子情深,血浓于水的亲情,最是让人牵肠挂肚。
  因此那位钱祖师在临死前,不惜将自己一生积累的资源财富,就连性命交修的紫电锤法宝,都倾数交托给吴祖师。而唯一的条件,就是让吴祖师以心魔发誓,庇佑钱明一生平安无事,大富大贵,若是有违此誓言,吴祖师就得一生突破无望,并且还会被心魔反噬,走火入魔而亡。
  这个誓言,不可谓不重,而当初吴祖师肯发如此誓言,也是因为钱祖师留下的资源太过庞大,利益动人心。说起来,这落霞峰,当初就是那位钱祖师的道场,那时的吴祖师,结丹不过数十年,在一众结丹修士之间,资历太浅,就连本命法宝都还未练就,也是因为继承了钱祖师这份遗泽,才能让他一路突飞猛进,到达如今结丹中期之境,在一群结丹修士之间也有一定实力威望,甚至连极魔门齐素冕齐老魔那种比他先结丹的积年老魔,他都敢叫板。
  也正是因为这,那位钱明才会那样愤愤不平,认为吴祖师亏欠他太多,最终因为吴祖师不愿意给他长春丹续命,愤恨之下,不惜投靠四圣门,陷害吴名与宁平二人。
  当然,这些情况,宁平是根本不晓得,至于吴名或许知道,也可能亦不清楚,可这位美貌师娘秦素娥,那时已经跟在吴祖师身边,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她也是知道的。
  故而,她才会显出那样的焦急神色,毕竟她与吴祖师伉俪情深,她今天的一切殊荣,与吴祖师已经牢牢绑定在一起,他生怕钱明落到那些四圣门余孽手中,以至于发生什么不利于吴祖师的事情。
  就在秦素娥在大殿中排行着急时候,却是突然看见一个炼气期仆役弟子匆匆忙忙来报:
  “禀师娘,山下有一个筑基修士,自称是宁平宁师叔,奉师命外出,特来回命。”
  “什么,是平儿回来了!”秦素娥听了,面色上亦是露出喜色,虽然她对于宁平这位弟子,说不上什么特别的好感,可对于其死活,还是有些在意的,她立刻对那仆役弟子道:“快快,快传他上来。”
  那仆役弟子闻言,飞奔而去,不一会儿,宁平的身影,就沿着那上山的道路,一路前行。
  回到雷云宗山门内,宁平的心头已经松懈下来,也有心情一路观察,见这山上各处,如同十年前一般,四面都是开采出的灵田,上面种植着许多种类繁多的灵花灵草,一个个身着杂役弟子服饰的修士,在期间除草施肥,忙来忙去,过得不远,还有一个巨大的建筑,牌坊上写着灵酒坊,里面影影绰绰,有不少人,不时更有一阵阵奇异的酒香,从中飘出,让人垂涎。
  一路走,一路观察,不一会儿,两人就来到了山腰那一片金碧辉煌,气势恢宏的仙台楼阁之前。
  看到那一连片的仙台楼阁,雕栏玉宇,一栋栋精美别致的水榭楼台,灵桥流水,灵花灵草花团锦簇,灵水池中种着娇艳的灵莲,养着一尾尾灵鱼。
  宁平忍不住左顾右盼,目不暇接,只感觉人间仙境,莫不如此,绕是宁平已经见过不止一次,还是忍不住惊叹,在他看来,建造这一片帝王般的宫殿,只怕就得花费不下千万灵石。
  宁平惊叹之间,已经轻车熟路,来到那座熟悉的金色大殿内。
  依然如同十年前一般,开阔的大殿内两侧排列着一十六座巨缸,巨缸内香气蒸蒸上腾,大殿正前方摆着一张张长形的玉桌,上面摆放着各式精美的灵花灵果。
  不过,这一次,宁平的目光却没有东张西望,他一眼看到那位正在大殿内焦急等待的美貌师娘,宁平赶忙上前,大礼朝拜道:“弟子宁平,见过师娘。”
  “平儿回来了,回来就好,快快起来,让师娘看看,你有没有事。”
  见到宁平,那位美貌师娘似乎也是露出一丝喜色,见宁平大礼参拜,她直接上前,将宁平扶了起来,上上下下打量一番,见宁平身上不见有伤痕,她好似还舒了一口气模样,连一直蹙起的眉头,都舒展了几分。
  宁平见此,赶忙又道:“禀师娘,弟子与吴师兄前往吴越国,保护钱明,没想到遇上四圣门余孽作乱,那钱明与妖人勾结,弟子侥幸逃脱,顺带将钱明带回,还请师娘发落。”
  说完,宁平拿出一个漆黑袋子,轻轻一抛,立刻露出钱明那昏迷不醒的身形。
  此个袋子,不是其他,正是当初宁平与白石谢琳二人前往西北时候,那位西北狂魔雷不动用来装三煞门门主尸体的袋子,宁平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他当初得了那雷不动的储物袋,这袋子也一起得了来,其内部禁制似乎十分特殊,居然可以盛装活人,想来这应该是那雷不动拦路抢劫时,用来劫持修士时候所用。
  宁平这次抓了那钱明,一路逃命,携带不方便,就将其放入了这个袋子内。
  而那位美貌师娘秦素娥此刻,根本没有听清宁平的任何话语,她只是呆呆看着地上的钱明,一脸喜色,那一瞬间,就连那原本紧紧蹙起的峨眉,也彻底舒展下来。
  这位师娘本就生得体态丰盈,明艳动人,加之其似乎还修炼有魅惑一类的功法,一颦一笑之间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风韵,让人心醉,这一刻淡扫蛾眉,露出笑意,更如百花绽放,美而不娇,愈增其妍,看得宁平都是呆了一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