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穿越封神我成了纣王 > 第一六八章 送上门的先天五方旗 为什么背锅的又是我杨戬 求订阅支持 .

第一六八章 送上门的先天五方旗 为什么背锅的又是我杨戬 求订阅支持 .

明显西王母并没有要立刻回西昆仑的意思。
  
  闻听果然瞬间也不禁好奇道:“陛下你知道那文殊广法天尊接下来会去何处?”
  
  帝辛也不由宠溺看着身边这位娘娘,笑道:“朕不知道他会去何处,但朕却知道紧接姜子牙就会被那九龙岛四圣追杀,然后往五龙山方向逃去。”
  
  西王母微微不解:“那姜子牙为何要往五龙山逃?难道是陛下你安排的?”
  
  帝辛摇头笑道:“并不是朕安排的,应该是那元始安排的四不相,即只要那姜子牙骑四不相,四不相就会带他往五龙山逃。”
  
  西王母还是不禁不解,干脆直接悠悠道:“你如此说,我还是不明白,你且详细说一下。到底如何等着去杀那文殊广法天尊。”
  
  帝辛也只好一笑道:“都怪朕没有说明白。却是朕看到的后世记载,接下来那姜子牙必会骑四不相去对那九龙岛四圣。
  
  但那姜子牙仙道未成,九龙岛四圣却已入了仙道,则必不是九龙岛四圣对手,然后四不相就会带他逃走,直接逃到五龙山。
  
  而五龙山,却正有那文殊广法天尊在等着,等着姜子牙不死都不现身,等姜子牙被九龙岛四圣杀了,却才会现身来一句:贫道奉玉虚符命,在此久等多时也。”
  
  终于西王母听明白,美眸中再次不禁闪过一瞬古怪道:“如此,倒的确是那元始的性格,但我还是有点不太信。
  
  也罢,我就再跟你去看一趟,如果真跟你说的一样,我便不带你去西昆仑,并顺便帮你救了那刑天。
  
  然后我需要闭关一下,等过后我再化身下山找你,且跟着你一段时间。”
  
  瞬间帝辛也忍不住激动大手紧一下西王母的玉手。
  
  但紧接西王母却又抬头美眸疑惑道:“只是以陛下你现在的修为实力,怕还杀不了那文殊广法天尊吧?你不会是像要我为你杀那阐教十二金仙吧?”
  
  帝辛直接自信笑道:“朕有曾经的乾坤弓震天箭。”
  
  西王母:“那震天箭的确是够了,那岂不就会让元始知道是大商杀了那文殊广法天尊?”
  
  帝辛再次笑道:“娘娘多想了,当面对死亡时,尤其是对于那阐教的十二金仙,突然面对时是不可能坦然面对的,而只会感到从未有过的惊恐。
  
  然后第一反应必是真灵逃走,连自己怎么被杀的都不知道,所以即使朕用震天箭杀了那文殊广法天尊,那元始也不可能是朕大商杀的。”
  
  西王母点点头:“陛下你分析的的确有理,但你就不对那姜子牙手中的两件法宝好奇吗?”
  
  帝辛自也是不动声色故意拖延一下时间,而等着袁洪的回报,明显感觉以这位西王母的身份,只怕不会也愿意跟那伊洛一起。
  
  但对于伊洛,不说美貌丝毫不下于西王母半分,除了身份气质完全不同之外,帝辛却也是真的喜欢,那么就还是暂不要让两人相见的好。
  
  并且一旦两人见了,自己身份却也就会曝光,帝辛却不想现在就曝光,那伊洛以化身的身份现身,自己大商君主也以化身身份与其为夫妻道侣。
  
  帝辛却很喜欢这种默契的感觉,反正那伊洛目的也是要助大商,甚至有着准确的目标要助‘那位大商君主’。等将来有一天发现自己夫君就是那位大商君主,帝辛倒想看看到时伊洛的表情。
  
  自是又暗中吩咐袁洪,让袁洪回去打探一下,如果伊洛正在汜水关前等着,便立刻再回来好让西王母避开汜水关,直接往五龙山去等着那文殊广法天尊。
  
  但既然这许久袁洪都没有回,显然伊洛并不在汜水关前。
  
  于是微微好奇的同时,不在汜水关前等着自己又去了何处?
  
  帝辛心中也不禁微放松道:“朕也正想问娘娘,姜子牙手中的那打神鞭后世也有记载,却是只对特定的人有用,哪怕就是普通人持打神鞭,都可以杀一名练气士;
  
  但打神鞭可以杀的人,没有打神鞭同样可以杀,且对其他人并没有用;
  
  所以倒是一形同鸡肋的异宝法宝,就是夺了那打神鞭,也伤不了那阐教十二金仙。
  
  朕好奇的是,那姜子牙手中两丈有余的杏黄旗,当真是先天五方旗之一的中央戊己杏黄旗?朕看到的后世记载却是为一尺七寸。”
  
  终于帝辛认真的好奇话音落下,西王母明显依旧是不习惯微笑,看着这位陛下好奇,心中就是洪荒无数年都从未有过的感觉有趣。
  
  于是强忍下心中的激动失态,难道这位陛下真机缘之下看到了后世对这一场封神的记载?却就算亲眼看到,也依旧是忍不住震惊激动不敢置信。
  
  而表面却又平静微点头道:“先天五方旗,的确都是长一尺七寸,不过那也是真的先天五方旗,既是为先天之宝,自是可大可小。
  
  我也正好奇,那元始为何要将中央戊己杏黄旗变化的那般大,叫姜子牙扛着往西岐。”
  
  但帝辛闻听却瞬间再次忍不住微激动了:“那元始将先天之宝的中央戊己杏黄旗交给姜子牙,就不怕有人从姜子牙手中夺走吗?”
  
  西王母美眸悠悠看帝辛一眼:“陛下以为这天地何人敢夺圣人的法宝?而且还是圣人用来防御的一件至宝。”
  
  帝辛直接一笑:“朕敢!走,娘娘,朕这就去夺了那中央戊己杏黄旗,过后我们再一起往五龙山。
  
  他元始敢以西岐为马前卒灭朕大商,朕都敢将他阐教打为天地邪教,又还有何不敢的!”
  
  帝辛拉着西王母一只手就走。
  
  西王母也是继续任由被帝辛拉着。
  
  闻听却也才蓦然醒过来,同样不知觉中身处在了局中,洪荒中的确没有任何人敢取圣人的法宝,尤其是那元始的法宝。
  
  但却不包括这位陛下!
  
  更尤其还是在两阵之前,不想那圣人元始却又出了一个昏招,竟然白送给这位陛下一件先天灵宝的防御至宝中央戊己杏黄旗。
  
  但显然即使取了,也只能这位陛下自己用,不然大劫中任何人用中央戊己杏黄旗,都会难逃那元始的毒手,圣人法宝的因果却只有这位陛下能承受。
  
  结果心念电转间,眨眼便即大商汜水关在望。
  
  只见前方汜水关阵前,九龙岛四圣也正各骑狴犴、狻猊、狰狞、花斑豹而出,花斑豹便不说了,但其他三头神兽却让帝辛都不禁微微眼红。
  
  可惜是截教下练气士九龙岛四圣所有,不然便强抢了来给大商谁。
  
  紧接两人停下,袁洪也立刻从远处迎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