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试问时光凉几许 > 第十三节 只是兄长

第十三节 只是兄长


  “苏妹妹怎么样了?”墨染瞳柔声问。
  她眼前这个男人形容憔悴,全然没了平日里的风采,他出神地望着窗外,似是在想些什么,听到她的声音才回过神来,问她,“你说什么?”
  “我听说了,苏妹妹病倒了,刘大夫来诊脉的时候,我多问了几句,听他说,苏妹妹是凶多吉少了……”
  曲瑾凉点头,目光低垂,好一会儿,他叹了口气,才开口:“她上次在云歌院就大病了一场,没好全又挨了家法,……我出事那几日她也是寝不遑安……”
  曲瑾凉数落着苏婳近些日子遭受的,不觉眼眶又热了;那日,她从菡萏苑离开不久就下的那场暴雨,想来她也没来得及避开吧……
  墨染瞳也叹了口气,黛眉轻蹙:“我听说了,她亲自炮制药丸,手上被烫得起了好些泡…”
  “我把婵筝找来问过了,……她说,苏妹妹回清照苑的那两日,发着高烧却滴米未进,她既明医理,何苦这样折腾自己?”
  何苦?曲瑾凉叹了口气,这两日,他不断想起苏婳在花园里说的那些话,她说要还他一条命,欠的还清了,她就走了……那时,他也只当她是赌气说的话,殊不知,她早就打定主意要把自己熬得油尽灯枯,用她的命,还她奶娘的命。
  曲瑾凉站起身来,“你好好养着身子,其他的就别管了。”
  见曲瑾凉要走了,墨染瞳再次叫住他,犹豫着问出口:“听说,你这两日便要出发去枋州是吗?”
  “是,”曲瑾凉看了眼墨染瞳,见她一副不安的样子,便出言安慰说,“崔伯伯的夫人寿诞,我答应过要去,不好食言。”
  “我……”墨染瞳欲言又止,末了,她笑了笑,问曲瑾凉,“那苏妹妹呢?”
  曲瑾凉沉默着,没答话。
  “我听下人们说,是苏妹妹替我诊出了喜脉,”她仰着脸看着曲瑾凉,眼神里满是探究,“她是不是气我怀了孩子才……”
  “跟你没关系,你别多想。”
  曲瑾凉打断她的臆测,他说着,朝墨染瞳笑了笑,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回到云歌院时,留依还守在苏婳床榻前,见曲瑾凉回来了,忙起身行礼。
  曲瑾凉只远远看着苏婳,也不走近。
  “少爷,府里都在传,说晋乐郡主长得跟过世的二少夫人一模一样,甚至还有人说,郡主就是二少夫人……”留依走到曲瑾凉身边,语气小心地说。
  “等她走了,流言自然会平息。”
  “可是,如果四姨娘醒来,见到了郡主,说不定又会多想……”留依忧心忡忡地说。
  曲瑾凉似乎并没把沅奕的事放心上,只是问:“那些药丸,都是她亲自做的?”
  “少爷不知道吗?”留依惊诧地问道,见曲瑾凉只是痴痴地望着苏婳,便又自顾自地说,“四姨娘说,少爷在牢里,没法次次熬了药送去,就把药材配好了捣粉,和炉火炼好的蜂蜜搅拌匀,再搓成药丸,因为炼的蜜太烫了,四姨娘也没让我和其他丫头碰,只有林遇搓了几颗,大小不合适,也被四姨娘丢了……”
  留依说着,就看到曲瑾凉朝苏婳走了过去,他在床沿坐下,将苏婳一双手握在手里,这才发现,她的手指上果然还有好几个水泡,一些已经破了,一些消散了,还是通红。
  “我居然都没发现……”曲瑾凉喃喃自语。
  留依跟了过去,并没有察觉曲瑾凉眼里的痛苦,她又说:“那些药丸还剩了许多,都让林遇收在少爷你的书房了,四姨娘还说,那治伤的药方是她的师父教的,比外面那些郎中配的管用,还真是,才几天啊,少爷你的伤就都好得七七八八了。”
  “留依。”
  “嗯?”
  “你知道,为什么过了那么多年,她还记得那个治伤的药方吗?”
  留依摇头,“留依不知。”
  曲瑾凉的目光停在苏婳苍白的脸上,良久,才说:“以前,我练武常常受伤,她那时候虽然小,却总爱逞强,每次都会亲自帮我上药,每次上药她都爱哭,眼泪就滴在我的伤口上,又辣又疼……”
  “有一次,我在战场上为了救宣城王几乎丧命,她就是那时候偷了殷空的秘方,背下来的……”曲瑾凉的嘴角漾着宠溺的笑意,他说着,声音温柔,“我自认比这世间的任何人都更了解她,自小她性情乖张,不服管教,常常跟她父亲顶嘴;她也仗义,见不得弱小被欺凌,可她对人的好也都是点到即止,从不愿人家对她予取予求;她不爱说话,也不爱与人亲近,……只有我,她只愿黏着我,同一句话,只要是我说的,她必然能放心上。”
  “少爷……”
  “可是,就在两家为我们订下婚约之后,她却气得离家出走了,等我回来,只听说她染上瘟疫去世了……”曲瑾凉的眼眶渐渐湿润,“在她心里,我只是兄长,她当然不愿意嫁给我;我以为现在不一样了,我以为我是以一个男人的身份出现在她生命里,我以为一切都会不一样,可是八年过去了,我依旧只是兄长,只是家人,她可以跟小时候一样对我好,却不会交付真心,……”
  是这样吗?留依心里暗问。
  若苏婳只当曲瑾凉是兄长,得知墨染瞳怀孕时,她又怎么会那么生气呢?留依回想着苏婳那时的样子,她虽然没有发火,没有撒泼,可留依就是感觉得出来,她很在意很在意。
  留依正想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曲瑾凉却先开了口。
  “我要带她走,”曲瑾凉突然说,“这次去枋州,我带她一起走,贺寿之后,我送她去印城郡见她奶娘。”
  曲瑾凉说着,郑重其事地嘱咐留依:“留依,等到了印城郡以后,你就跟在拂儿身边伺候,不用回来了……”
  “什么?”留依差点惊呼出声,“少爷,你要把四姨娘送走?不行啊,你要违背老爷临终的遗愿吗?老爷让少爷你查出肃家满门被屠的真相,让你找到二小姐的下落,终你一生照顾她,你难道忘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