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试问时光凉几许 > 第十二节 拂儿还你

第十二节 拂儿还你


  “她的孩子为什么会死在我手里?”
  冷冽的声音响起,苏婳出现在秦淮的视线里,她看上去有些憔悴,嘴唇苍白不见血色,眼神却是一如往日的倨傲冷酷,她走近,瞥了一眼秦淮,然后目光落在秦绯的脸上:“二夫人,之前秦大少爷说我还不信,原来你真是知情啊?”
  “什…什么?”秦绯说着,局促地看了眼秦淮。
  “我听留依说过,你嫁进曲府的时候最先是住在笼袖苑的,也不知怎么的,就搬到了曲明熹的清照苑去了,此番你助他设计自己的兄长在先,前日他又能堂而皇之地出入清照苑,出现在我住的西厢,我想请问二夫人,”苏婳嘴角扬起一抹轻蔑的笑意,“你跟曲明熹,什么关系?”
  闻言,秦绯气极,扬手就甩了苏婳一个耳光,咬牙切齿地骂道:“下贱东西,你敢污蔑我!”
  苏婳脸上的笑容愈发肆意,她以手背轻抚了火辣辣的脸颊,然后站直身子,迎视怒不可遏的秦绯,再次冷言相向:“比起令兄的杀伐果决,我不过才动动嘴皮子,二夫人莫不是被说中心事,又何至于恼羞成怒?”
  “凭你也敢往我身上泼脏水,苏婳,你是不是太瞧得起自己了?”秦绯冷笑着,她抓住苏婳的手腕,一把将她推倒在地,“告诉你,我弄死你跟踩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分别,你要是聪明,最好别跟我作对,否则……”
  秦绯在苏婳身边蹲下身,她动作流利地从发髻上拔下一枚发簪,以簪尾轻轻划在苏婳皙白的脸上,往下游移,威胁似的抵在她的颈上。
  秦淮低吼出声:“秦绯,你敢动她!”
  闻言,秦绯抬起脸看了秦淮一眼,讽笑着反问他,“你觉得我不敢?”
  相较于秦淮的紧张,苏婳却是一脸的泰然自若,她一把捉住秦绯拿簪子的手,加重了力道,簪子的尖端扎进她的肌肤,渗出些血来。
  “若我当真如蝼蚁一般,可以任你欺凌,你就不该多费口舌,直接扎进去就是了,”苏婳冷笑着,对秦绯说,“可若你没有胆子杀我,最好也别招惹我……论心眼小,二夫人怕是比不过我。”
  像是瞧见了妖物一般,秦绯瞬间抽出了被苏婳握着的手,她瞥了眼苏婳,她脖子上的口子汨出了一些暗红的血,可她却还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你在干什么?”曲瑾凉的声音突然响起,吓了所有人一跳,包括苏婳。
  秦绯也吓得不轻,手里的簪子应声落地,曲瑾凉很快就发现了苏婳脖子上的血迹。
  “相公,你不是陪宣城王……”
  “滚!”曲瑾凉冷声呵斥道。
  “相公……”
  “还是,你也想要让我在你脖子上扎个洞才肯走?”曲瑾凉冷冷地瞥了眼秦绯问。
  见曲瑾凉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一旁的秦翰忙拽着秦绯离开了。
  秦淮还在一旁站着,曲瑾凉像是没看到似的,他朝苏婳走了过去,伸手就要碰到她脖子上的伤口,却被苏婳躲开了。
  对视上曲瑾凉心疼至极的目光,苏婳却是一脸的无畏,她嘴角噙着笑,丝毫不避闪曲瑾凉的目光,在曲瑾凉开口之前,她脸上的笑容绚烂得有些凄凉.
  只听到她声音明朗地威胁曲瑾凉:“你敢碰我,我真的会对你的第一个孩子下毒手。”
  “拂儿……”曲瑾凉沙哑着声音,瞬间红了眼圈。
  “还不如,就叫我苏婳,”她垂下眼睫,笑容里满是苦涩,末了,又迎视曲瑾凉的目光说,“拂儿这个名字,我还你,从此这世间再不会有人唤我拂儿。”
  曲瑾凉眉头紧蹙,他摇头,朝苏婳伸手,却再次被她躲开。
  “你救了奶娘,我欠你一条命,等有一天,我还清了,”苏婳的声音哽住,好一会儿才轻轻地说,“我会走。”
  曲瑾凉眼里隐隐闪着泪光,他束手无策地看着苏婳,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拂儿,我知道你很生气,我知道,都是我不对……”
  “生气?”苏婳冷笑着,反问曲瑾凉,“生气什么?”
  “拂儿,我带你回云歌院,我跟你解释……”
  “解释什么?你觉得我会在意你跟哪个女人生没生孩子吗?你有几个女人,有几个孩子,你觉得我会在乎吗?你觉得我会放在心上吗?”苏婳大声说。
  曲瑾凉的神色逐渐转冷,他盯着苏婳,冷声问:“你不在乎?不放心上?那你告诉我,你的心里有谁?你在乎谁?”他指着秦淮大吼出声,“他吗?!”
  “是他又如何?”苏婳无畏地反问,“你忘了,我只是妾,你一个高兴,信手将我送了人,也无可厚非的……”
  曲瑾凉暴怒,他的手扬起,眼看这苏婳就要挨他一记耳光,秦淮忙冲上前,一把挡住了他的手。
  “你疯了吗?你要对女人动手吗?”秦淮暴吼。
  曲瑾凉一把将秦淮推开,他捉住苏婳的双肩,直视她的目光,像是希冀从中看到一丝不忍:“拂儿,你在说什么?你要逼疯我吗?”
  “你忘了你在牢里发过的誓吗?你信誓旦旦地保证,和我之间绝对不会有孩子,你现在又要指望我吃你夫人肚子里那个孩子的醋吗?”苏婳的眼中迅速盈满泪水,“你不觉得好笑么?是你逼我忘记那些过去,是你拿走我的名字,你在指望什么呢?指望我念着旧情把你放在心里吗?你凭什么?你给过我什么?名誉,身份,地位,……还是爱情?!”
  泪水从苏婳的脸上滑落,她露出苦涩的笑容,“都没有,都没有,你不择手段,你费尽心机,你骗我,对你来说,拂儿不重要,苏婳也不重要,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只有,我姓肃,我跟她一样是该死的肃姓……”
  “拂儿,你说什……”
  “你看看我,从那个不可一世的肃家二小姐,到如今卑贱如泥的苏婳,我还有什么……”苏婳以手指着自己的心口,“就这颗心了……曲瑾凉,这颗心,我到死都不会给你,你想都不要想……”
  说完,苏婳闭起眼睛,两行清泪落下,她软倒在曲瑾凉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