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试问时光凉几许 > 第十节 他没有娶她吗

第十节 他没有娶她吗


  “怎么,他都回来了,你还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下了雨,到处都湿答答的,苏婳拖着疲惫的身子正要进屋时,身后突然传出了一个男人阴诡的声音。
  苏婳吓了一跳,迅速转身,就看到在灯笼的映照下,曲明熹那张笑容扭曲的脸。
  “是你,”苏婳迅速镇静下来,她吁了口气,才又说,“多年不见,没想到你还是这副德行。”
  苏婳看着曲明熹,他眉宇之间倒有些神似曲瑾凉,只是那双眼睛到底不比曲瑾凉的清澈动人,尽管他看上去衣冠楚楚,英俊风流的样子,可眼底那藏不住的乖戾,跟幼时并无二致。
  “你倒是变了,”曲明熹说着,朝苏婳走近,“若非不是回来那日撞见秦淮和大哥在园子里起了争执,我怎么料想不到,当年堂堂肃家嫡女,居然会嫁进曲府,成为一个低贱的妾室。”
  苏婳盯着曲明熹瞧了许久,突然问:“曲明熹,你居然早就知道,我没死?”
  曲明熹也有些愣住,似乎没想到苏婳会这么说,顿了一会儿,他扭过脸去:“当然,我不过是躲在那偷听了一会儿,他们俩可是什么都说了。”
  说着,曲明熹又转过脸来看着苏婳说:“你猜大哥还说什么了?他说他瞧不惯你那副倨傲的样子,他就是要为你长姐出一口气,所以他娶了你。”
  苏婳挑眉,她盯着曲明熹的眼睛,嘴角不自觉地扬起,然后语带嘲讽地说:“曲明熹,你这么恨你大哥,是不是你也知道,自始至终肃星濡喜欢的人不是你,而是你大哥?”
  雨声淹没了曲明熹暴怒之下粗重的呼吸声,他死死地瞪着苏婳,好半晌才发出声音来:“你呢,是不是因为你知道,大哥对你好只是为了接近你姐姐,所以你自小就欺负她,折磨她!”
  苏婳不以为然地瘪嘴,“她死了,左右现在嫁给你大哥的是我,不管是妻或者妾,都轮不上她,”苏婳说着,盯着曲明熹急怒的脸端详了一会儿,突然笑了起来,“我不会像你这么善良啊,你那么着急要了你大哥的命,不就是想早点送他去见肃星濡,成全他们那对苦命鸳鸯吗?……你说,肃星濡泉下有知,会不会对你感激涕零?”
  “仲肃!”曲明熹大吼出声。
  “别说你不是这么打算的,谁知道呢,说不定午夜梦回,肃星濡梦里就是这么苦苦哀求你的,求你让曲瑾凉下十八层地狱,好让他们泉下相会,终成眷属。”苏婳的神情冷得渗人,说完,她径自走向她住的厢房。
  曲明熹却不肯罢休,他一把拽住苏婳的手,盛怒之下几乎将她的骨头捏碎,“我早知你不会把肃家的大仇当回事,可我父亲呢,他待你如亲生女儿,为了你肃家的祸事,他一病不起,你就一点也不感念他当年对你的维护之情吗?”
  “你不会是要对我晓之以情,劝我跟你一起谋害你的兄长为你父亲报仇吧?你想说,因为肃老爷把肃星濡许配给你,所以曲瑾凉激怒之下杀了肃家满门?”苏婳一把甩开曲明熹的手,“你有没有脑子曲明熹,你大哥若要跟你争什么,你觉得你有挣扎的余地吗?你觉得,如果他开口,凭什么肃家人放着曲家的嫡子不要,非把女儿许配给你一个庶子?还是你觉得,是肃星濡移情于你,铁了心非你不嫁?你不觉得荒唐吗?肃星濡有多你喜欢你大哥啊,她甚至……”
  苏婳深吸了口气,平复了情绪,她若有所思地说:“凭你,永远都想不到,肃星濡有多喜欢曲瑾凉…”
  沉默了许久,曲明熹回复泰然自若的神情对苏婳说:“我知道,你说这些,不就是不想让我伤他性命嘛?简单,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就行。”
  “洗耳恭听。”
  曲明熹打了个响指,房门从里面打开,婵筝低垂着脑袋走了出来。
  “我知道大哥不会轻易放过筝儿,所以,只要你答应我保她一命,我就向你保证,不再对大哥动手。”曲明熹说。
  苏婳狐疑地看了眼曲明熹,并不把他的承诺当真,只问他:“她是你的人?”
  曲明熹笑了起来,笑容里满是嘲弄:“你不知道吗?筝儿原是在你姐姐身边伺候的,你姐姐去世后,大哥念着她平日里照顾你姐姐入微,便收留了她,”他说着,作苦思状皱起眉头,“可是仲肃,大哥为什么要把筝儿安排在你身边伺候?”
  见苏婳一脸苍白,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婵筝忙上前将她扶住。
  “怎么,筝儿的身份大哥从来没提过吗?”曲明熹幸灾乐祸地笑着问道。
  苏婳再无话,只是挥开了婵筝的手,径自进了屋。
  曲明熹也不恼,心情大好地吩咐婵筝:“她是星濡的妹妹,说到底还得管我叫一声姐夫,你好生照顾她,有什么事随时来菩藤苑找我。”
  婵筝也不敢应声,只匆匆揖了揖身,便跟着苏婳进了屋,将房门关上了。
  待到外头没有动静了,婵筝才转过身来,见苏婳在圆桌旁一声不吭的坐着,身上的衣服也都被淋湿了,婵筝瞧不出来她在想些什么,也不敢问,只好从床上拿了准备好的干净衣物递到苏婳面前。
  “四姨娘,你把湿的衣服换下来吧,当心着凉了。”婵筝小心翼翼地说。
  “你跪下。”苏婳有气无力地开口。
  闻言,婵筝忙跪下身。
  好一会儿,苏婳才问婵筝:“你在肃家可曾见过我?”
  婵筝摇头:“奴婢是在您去世……是在您离府之后才被卖入肃家的。”
  “那……你一直宝贝的那双鞋,上次你说不是你绣的,所以,是她做给你家少爷的?”苏婳又问。
  犹豫了一下,婵筝点了点头。
  苏婳的目光落在婵筝那张姣好的脸上,良久,没说出话来,又沉默了许久,苏婳轻轻吐了口气,眼神越发淡漠,她幽幽地开口:“她为什么会死?当真是自尽而亡的吗?”
  “当时,奴婢并不在二少夫人身边,她出事以后,我也是从听雪那儿听说的,说是二夫人用一尺白绫悄悄在自己房间里自尽了……”婵筝说。
  “听雪也是肃星濡的人?”苏婳忙问。
  “她是二少夫人的陪嫁丫鬟,二少夫人嫁进曲家时,她一道从肃府过来的。”
  闻言,苏婳呆愣了半晌,好一阵儿才苦笑了出声:“他还说……他说他没有娶她,”她眼里盈满泪水,对视上婵筝关切的目光,她的声音里满是绝望的哭腔,“他没有吗……他没有吗?”